耶稣,我们的大牧人,经历过“耗尽”吗?这取决于你怎么定义它。但是,他从没有失去事奉、付出、爱的渴望。这对你我来说是少消息。我们不是耶稣。只有他在父里面完全安息,也只有他完全被圣灵充满。尽管耶稣身体会疲累,他总是流淌出爱和恩典。赞美他!

九标志问答28: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

Jonathan Leeman | 2019-02-16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一位仆人、长老或讲道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教会领袖应如何回应

Aaron Menikoff | 2019-02-12

无论你最终采取什么行动,都祈求你的教会把认罪看成是一种敬虔得胜。没错,罪应当有后果——尤其是如果这罪特别严重,这位仆人是在进行特别公开的服事。但不要掩盖这事实,就是神仁慈地让这罪曝光。你的领袖们现在有机会证明神的恩典和怜悯。你的教会是不是一个看重恩典与圣洁的地方?对这问题的答案,表现在你如何回应一位跌倒落入色情当中的带领仆人。

如何让你的教会成为认罪的安全空间

P.J Tibayan | 2019-02-12

一位成员告诉我,在我们的教会认罪更容易,因为“这里的集体习惯是大部分教会成员彼此承认自己具体的罪。”另一方面,如果“大多数人不愿分享他们自己的罪,那就是在强调罪应该被隐藏。”但是“当更多的人分享时,就为相对怯懦的人设立了榜样,让他们能够摆脱东躲西藏的羞耻,能够承认罪,寻求支持,并获得帮助。”

在你的教会中培养敞开文化

James Choi | 2019-02-12

对于一个地方教会而言,如何才能保护她的会众不被这种可怕的瘟疫所感染?我们应该考虑,将建立透明敞开的关系,作为教会如何帮助会众对抗色情问题的态度、实践以及保护方法。

督责分好坏吗?

Jaime Owens | 2019-02-12

作为基督徒,有的罪几乎一夜之间就会消失,有的罪则会穷追不舍,直到我们见耶稣。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色情和所有的性犯罪都是复杂的,根深蒂固,难以根除。我们中一些人可能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实质性进展。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长期彼此委身。我们必须坚持到底。

门训面对色情试探长大的一代

Allen Duty | 2019-02-12

我们必须训练年轻的基督徒如此争战。许多人能通过普通的蒙恩之道——阅读经文、祷告和教会督责得胜。而另一些人则需要“剜掉眼睛”,这可能包括把智能手机换成无法联网的“老人机”,或者决定不买笔记本电脑而只在公共图书馆使用电脑。成长于数字时代的人无法想象没有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生活,但正如耶稣所说,失去暂时的东西比失去永恒的东西要好。关键是要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对抗罪恶。这是我们在死之前赢得战争的唯一方法。

教会成员如何共同对抗色情成瘾

Deepak Reju | 2019-02-12

更好的选择是让我们的教会成员对彼此负责。我希望我们的教会文化让成员们愿意追求彼此的属灵益处,他们彼此帮助和鼓励,一同来对付罪。我的孩子们想要作为一个乐队演奏,但最终只不过是制造一堆杂音——教会应当与此不同。当教会成员在彼此的生命中投入时,会演奏出合一的乐章。当一个教会一同对付罪时,你会开始看到一个教会应该有的样子。

不对付色情问题给教会共同体造成的后果

Jason Seville | 2019-02-11

走进一个圣徒们满怀激情和信念歌唱的教会是一次美妙的经历。来自神子民强有力的赞美是对会众极大的鼓励,也是向可能进入教会的非基督徒的迷人见证。但在一个色情泛滥的教会中,这种来自教会共同体的混响将被掩盖。羞耻、虚伪和对基督之美的麻木通常不会带来对神的大声歌颂。

牧师性犯罪后,还可以恢复他的职分吗? 一个详尽的回答

Jared C. Wilson | 2019-02-10

首先得说,我们常常无意识地谈及两种不同的复职。在名牧出现丑闻、不能继续任职时,很多福音派的问题源自无法或者不愿区分恢复侍奉职分和恢复团契相交。就后者而言,答案不容置疑应该是肯定的。任何在道德上犯罪的信徒,牧师也好,不是牧师也好,根据他们的悔改情况及其教会的恢复进程,应该完全恢复到基督徒共同体中。

色情犯罪会使牧师失去资格吗?

Garrett Kell | 2019-01-20

如果一个牧师没有抵挡住色情的诱惑,他也会尝试着去隐藏自己的罪。失去现在的工作或者被公众嘲笑,这都让这些牧师们瘫痪。教会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应该既要对牧师负责不去隐藏罪,也应该对悔罪的牧师给予恩典。然而,这样的处理方式与方法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一套公式,而是需要祷告、智慧还有神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