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健康宣教九标志

Article
2018-04-04

原文标题与链接:9 Marks of Healthy Missions

翻译:王悦

 

“那,麦克,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费了一番力气介绍了我们在危地马拉一处艰难地方的宣教工作后(我敢这么说吗?),有人问起这么一个好心好意的问题。

认识我的人要是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最好还是抓紧钱包吧。几年前,我意识到我几乎没有足够的资金完成面前的异象。而这个人认识我;他没有问我需要什么,而是问我需要多少。

我的回答让他惊呆了。

“你能为我做得最好的事情,”我说,“就是确保你的教会健康。此处的教会若不健康,我在那边就没法工作。”

我真地相信这点。原因在于:

1. 健康教会紧紧以福音为宣教的核心。不健康的教会则被宣教中的流行趋势裹挟。

健康教会严谨审慎地支持以福音为中心的宣教,在文化敏感性和处境化的限制和诱导方面,也是细致地理解和教导。每个人都面对压力和诱惑,意图让自己与文化“相关”,这样就极其容易犯错误,改变福音信息。我认为,相关的以及过度的处境化宣教都会立马衍生出异端。我们永远都不应该忘记,保罗严厉的话语都是对那些传讲另一个福音的人说的。

文化处境一直是一个挑战,却不是杀手锏。换言之,人类学不能超过神学。改变福音信息以适应处境不是我们应当做的。

2. 健康教会慷慨大方;不健康的教会仅仅是打发宣教士。

你会呼召教会会众在奉献上大方、乐意;同样,教会作为共同体,也有机会践行讲道的内容。不要打发宣教士;要真正地支持他们、拣选良善的人,长期支持他们,并且要慷慨。

我记得拜访过一家小型教会,他们告诉我他们是“宣教日不落帝国”。大厅地图上用大头针标识了那些地方。但是随之我发现,他们的地图似乎更像是想要看上去是一个扩展的宣教教会,而非实质上切实地推动福音。那间教会的确支持十几位宣教士,但只是每个月25美元。不要打发宣教士。宁可只支持一人,也胜过遍处都是。

3. 健康教会支持好的宣教士。不健康的教会支持不好的宣教士:一个双重问题。

教会不健康,就不清楚该差派谁,该支持谁。

我称之为747原则。意思是:搭上波音747不意味着你就神圣了。这边的罪也会跟你到那边。我真希望单单借着买一张机票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达成圣洁,但是飞行并不改变人。借着在本地的举止表现,教会需要确认一个人的呼召。若是在本地事工中没有果效,一般在海外也不会。

你能相信吗?一些教会领袖甚至向我承认,他们摆脱了一个麻烦的人,把他派到海外工作。

朋友们,如果他们不能在本地事工,就请不要差他们来。差派那些你愿意雇用作同工,或是任命为长老的人。使徒行传13章,安提阿的教会差派了保罗和巴拿巴。这是多大的牺牲!你若是如此行,上帝就会荣耀你和你的教会。

这是双重的问题,原因在于:好的宣教士不得不重建不好的宣教士的工作,特别是在教会植堂方面。重建之前做得糟糕的工作相当艰难。

4. 健康教会拥有有益的、支持性的宣教策略。不健康的教会容易拥有自私的宣教策略。

健康宣教策略的试金石是看你的支持是事工地区导向还是差派地区导向。这和你们、你们的教会无关;这关乎他们以及那边。

或许去墨西哥的青年宣教是件好事;至少帮助了年轻人。但是不要以为这就是使万民做门徒了;这是支持教会的青少年事工。对此我没有意见,但是不要夸大其实。这样的理念也轻易地渗透到了宣教中更重要的领域。

例如,几年前,我被迫拒绝了一项很大的宣教支持,因为那间教会要求我们接待他们的短宣队。我就短宣写过一本书;我喜欢短宣。但是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在不破坏脆弱的事工的条件下,接待短宣队。但是他们的政策是不能通融的,而在极其紧急的地区的事工也因此受阻。

5. 健康教会支持纯粹的、以福音为中心的教导。不健康的教会输出异端及错误教导。

你是否听过:“讲道含混,会众就糊涂。”放在海外,则沦为一片混沌。

侧重节目、方法以及以结果为导向的浮华方式在海外好像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因为这或许是宣教士的权柄带来的,不加重视就会摧毁健康教会。

健康和财富福音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并无大碍,到了海外则是极大祸害。

另外,我们承认也好,否认也罢,成功福音是美国输出的。当然,一定意义上说,它是披上了华丽现代外袍的摩洛和巴力。但是,它正在极其恶劣地破坏真正的福音。在诸如非洲、中东和印度这些土地上,人们在试炼中需要坚定的苦难和坚忍神学,但是健康、财富福音正在蔓延发酵。

我的朋友乔安娜和一个穆斯林学生聊天时,惊讶地发现这个学生看过约尔·欧斯丁的布道。“但是,”这个聪明的年轻女士说道:“可以看出来,他的信息不适于真地在受苦的人。”她的洞见使我们颇有感触,电视讲道人的普及惊醒了我们,一个穆斯林看到了有基督教背景的人没能看到的,这也使我们悲哀。

6. 健康教会产出健康宣教士。不健康的教会产出不健康宣教士。

注重节目的教会产出注重节目的基督徒,这些人成为注重节目的宣教士;本地化(inculturated)的教会产出本地化宣教士;煽动感情的教会产出煽动感情的宣教士;淡化基督的教会产出淡化基督的宣教士。如此种种。

健康教会产出健康基督徒,他们成为健康的宣教士。我们在海外需要来自健康教会以及在本地时看过健康教会运作的人。

7. 健康教会知道何为教会。不健康的教会在教会观上含糊不清。

谈到“健康教会”,我是说建立在纯粹、清楚的圣经原则上的教会。来自健康教会的宣教士看过其运作,也知道该往哪迈进。

例如,几乎没有人否定教会是宣教的关键。但是在我和致力于教会植堂的宣教士聊天时,他们对教会常常认识不清,而也正是这群人在尝试建立教会!我甚至也曾和在宣教机构担任高层的人讨论过,他们跟我争论说教会和福音机构之间没有差别。这是不对的,虽然我来自福音机构。

所以,作为在福音机构的人,我要申明教会是基督的首要宣教战略。宣教士绝对有必要知道何为教会的基本原则,并要知道如何基于圣经建立一间教会。可以说,知道何为教会可以帮助宣教士专注焦点,不健康的教会观则会引导宣教士做其它工作。

例如,有个从基金会筹集资金的人告诉我:“你们不应该只募款建教会,你们也应该建一间医院!这样能得到更多的钱。”

我没开玩笑,他真是这么说的。我也不怀疑他说的是真的。这个人以及很多像他一样的人,并不真地以福音为中心,这样他们就会追求其它在人看来正确的东西。但是不要忘记箴言书14:12中至终的结局。

教会要使人做主的门徒,这是耶稣为教会清清楚楚设定的道路,我们要避免偏离这条路的试探。我是反对建立医院吗?根本不是。在艰难的地区,经过深思熟虑,如果这是推进福音的长期策略的一部分,那就去建吧。只要确保你是在推进福音,而不只是追着钱走,或是其它恩惠,以致使我们偏离使万民做门徒。大使命不是去捣鼓点什么。大使命是去使万民做门徒。

8. 健康教会产出许许多多的宣教士。不健康的教会产出不多。

这里要说的不多;只是长期以来我注意到,人均来说,有多少宣教士来自健康教会。我期待能有更多健康教会。

9. 健康教会为他们的宣教士祷告,支持他们。不健康的教会缺乏行动。

伊朗有对因基督徒身份被抓的夫妻突然从德黑兰的狱中被释放,并被追踪到国外。他们一路逃跑,不知道去哪里。在害怕和孤单中,他们来到我们家。我给五间教会打了五通电话,这是五间支持宣教士的健康教会。他们都祷告了,一个小时之内,这对夫妻租房子所需的钱款筹到了,并在我们居住的城市开始了面向伊朗人的事工。这项事工持续了很多年。我知道那些教会支持我。我信任和他们的关系,这对宣教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知道我可以信靠他们。

那一刻,突然,我知道了如何回答“麦克,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