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九标志牧师与神学家论坛

Article
2014-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9Marks Pastors’ and Theologians’ Forum
翻译:何之是

在这个论坛中,我们询问牧师和神学家们这个问题:“就教会纪律而言,以您的亲身经历,有哪些经验教训?”

我们收到了这些牧者和神学家们的回答:

  • 汤姆•阿斯可尔(Tom Ascol)
  • 乔博(Bob Johnson)
  • 纽寇克(Dennis Newkirk)
  • 普莱斯(Walter Price)
  • 萊肯(Philip Ryken)

汤姆•阿斯可尔Tom Ascol:

虽然这些问题常常让人头痛,但是教会纪律方面,知道需要做些什么和如何去做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部分其实是执行。这是件痛苦的事。我们得当面指出弟兄的罪;要是他坚持,带上一两个人再去见他;如果他仍不愿意悔改,就得把这事告诉教会。这每一步都不容易!直到最后,如果他不肯听从教会的劝诫,把他从教会成员中赶出去更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

贯彻这些步骤没有任何便捷的方法,而面对这些情况,是我作为一名牧师所学会的最发人深省同时也是最有帮助的经验。当带领教会执行纪律的最后一步时,我心中暗想:“是不是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呢?我们是否还能做些什么来避免走这一步?”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疑问,我想是出于合理的期望,那就是在处理关于一个人灵魂的问题时,教会应尽量避免采取最严厉的措施。但作为一名牧师,我同时也要说服自己:在执行教会纪律的过程中,遵守基督的教导必然会带来痛苦。通过教导,我们应当使会众认识到:执行教会纪律是为了神的荣耀并当事人的益处,也是背起十字架。

因着上帝的慈爱,我有机会见证教会纪律带来的果效。这些果效不单单包括顺服教会惩戒的弟兄姐妹被神恢复和更新,也加增了教会对神的敬畏之心,甚至带来非信徒的归信。以下是麦琴(Robert Murray M’Cheyne)描述他作为牧师对于教会纪律的洞见,我完全认同。

当我刚来到你们中间开始教牧工作时,我完全忽略了教会纪律的重要性。我当时想我最重要也是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祈祷传道。当我看到你们的灵魂是那么的饥渴,时间又那么的紧迫,我就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花在了传讲神的话语和教义上。当我和长老们面对教会纪律的问题时,我甚至深恶痛绝。我逃避这样的责任;不得不承认,这几乎让我彻底逃离了在你们中间的事工。但是上帝教导祂的仆人不像人教导的方式,祂乐意借着这些纪律问题带来祝福,让我们看到会众生命的见证和灵性的转变。那时,我突然醒悟:如果讲道是基督的命令,那么教会纪律也是!现在我由衷地认识到,这两者都是从神而来,这是基督给予我们的两把钥匙。一把是关于教义的钥匙,我们可以开启圣经的宝藏;另一把是关于纪律的钥匙,我们可以用来打开或关闭通往信仰条例之路。这两者都是基督的礼物,放弃任何一项都是犯罪。(《麦琴回忆录》,1978年英文版104-105页)

【汤姆•阿斯科尔是弗罗里达州开普科勒尔恩典浸信会主日牧师】

乔博(Robert “Bob” Johnson):

这是我在教会纪律方面学到的四个教训,都是我曾经深信不疑的错误教条:

误区一:当你掌握了教会纪律之后,你就可以去做其他事了。

教会纪律并非像学骑自行车那样:学会了就可以束之高阁。教会纪律需要不断地公开和私下教导,而不能只讲一遍就放在一边。

得出的经验:对于教会生活而言,门徒训练和纪律应该和讲道、教导和传福音一样成为常规项目。教会领袖必须有规律地教导纪律,常常实行规范性纪律,并且必要的时候,采用矫正性纪律。

误区二:即便我忽视发生的问题,情形也会自己变好。

当有一个状况需要被提出来,我可以找到许多借口今天不去管它。但是,只要我不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会众就会根据主观想法和情绪反应去理解这个事件,而圣经的原则却被丢在一边。

得出的经验:正确的事,只要做了都不嫌迟,但是越早做,越能够在会众表明立场之前澄清事情的真相。

误区三:人们理解教会纪律是理所当然的,圣经上就是这么写的,不应该有任何疑问。

事实上,当我告诉人们我们确实要执行教会纪律时,许多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当人们看重家人之间的忠诚过于圣经,我们并不会太意外。但是当接受惩戒的人离开我们去了另一个地方教会,那间教会并不认可我们执行的纪律,这才是最让人痛心的。

得出的经验:不要以为会众或其他教会会理解和支持教会纪律。因此,牧师必须持续不断地用各种方法教导会众在这个问题上成长。

误区四:如果教会这么做,人都走光了。

当一些人选择了离开,我发现更多会众开始认识到他们属于这样一个相信并践行上帝话语的大家庭。教会纪律是基督赐下的礼物,维持教义纯净,杜绝假教师,保持新妇(教会)的圣洁。

得出的经验:上帝的话不能改动。

【乔博是密西根州罗斯维尔房角石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纽寇克(Dennis Newkirk):

我相信教会纪律的确是圣经的教导。但是,我们太容易在这个问题上犯错了,所以,必须谨慎执行,恒切祷告。

我学着不要带着先入为主的想法和偏见执行教会纪律。我学着进行彻底调查,并且对于每一个参与的个人进行面谈。我学着这么做是因为我曾经做出过错误的结论,并且因为对事实了解不足而做出错误的决定。结果是痛苦的,甚至可能更糟。

牧师不应该仅仅掌握细节,同时也应该清楚一旦开始执行纪律,就很难停下来了。换句话说,在开始之前思考一下结果。我们必须执行纪律,但是我们一样需要小心谨慎。

我也知道,一些教会成员并不同意处理一个人的罪行需要上升到教会纪律的层面。他们呼吁恩典、宽恕、耐心和怜悯。我们相信,对于一名罪中的信徒,纪律可能是最能够体现恩典的行为之一,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因此,长老们需要随时准备应对。

我最深刻的教训来自于那些没有执行教会纪律的案例,从那些教训中我认识到:不执行纪律,弊大于利。

曾经,我们的领导团队中有一个人,总在幕后制造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我们没有马上采取行动,期盼情形会自己好起来。事与愿违,本不必发生的伤害还是发生了,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弥补我们疏忽所造成的后果。当他拒绝悔改,被逐出教会时,就好像云开雾散,新的一天破晓而至。

什么是我学到的功课?必须执行教会纪律!但务必小心,谨慎,不住祷告。

【纽寇克是奥克拉荷马州埃德蒙顿亨德森山浸信会的牧师】

普莱斯(Walter Price):

我所学到的一个经验是,教会纪律可以成为大喜乐的机会。每当我们不得不执行最后一步,就是把罪人逐出教会的时候,教会的领袖都在经历一场极大的痛苦。但是在某些情形下,喜乐最终会抚平心痛。

就在前不久,有一位男士来到我的办公室。十年前他因为公然淫乱的缘故被我们教会逐出,而今天他流着泪告诉我,上帝是如何让他看到生命中的罪。他深深地悔改,并且感谢我能够接受他的道歉和悔改,同时他也愿意见教会的众长老,表达他的悔改。我曾经以为他已经不会回头了,但是借着他来拜访和悔改,神提醒我祂的计划高过我们的计划。

为此我向神感恩,祂让我们经历施行赦免的大喜乐,并且开始重建的过程。尽管我们知道当我们顺服神话语时的喜乐饱含痛苦,这却使重建带来的喜乐更加振奋人心。如果我们在实行以圣经为本的纪律上并不忠心,我们将无法经历这一切。

【普莱斯是加州博蒙特Fellowship in the Pass教会的牧师 】

萊肯(Philip Ryken)

事实上,我所学的关于教会纪律的一切,都源于痛苦的经历。

迄今为止,在我牧会生涯中最痛苦的困难莫过于对背弃神的成员进行正式惩戒了。每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第十长老会的长老们都会伤心流泪。

我都学到了些什么?

我学到了,当需要的时候,我们不能延迟正式纪律流程。属灵的问题不会自我修复,犹豫不决的处理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学到了,任何参与惩戒的人,都必须非常注重保密,包括在使用电子通信设备交流时,以及与配偶说话时也要小心谨慎。

我学到了,罪的欺骗性会带来内心的刚硬,只有通过禁食和祷告才能解决。

我学到了,大多数人会选择一走了之,而不是遵照他的会员誓言,诚实并直接的面对他们的牧师和长老。

我学到了,当真实的悔改发生时,犯罪的当事人会尊重长老,与他们合作,而不会发怒或试图掌控惩戒的过程,或是努力应付他们犯罪的后果。

我学到了,没有什么事会给教会带来更大的困难。就是一个男人(尤其是男人)过于傲慢、自我为中心或是对于他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感到愤怒,尤其是对他的家庭。

我学到了,需要寻求箴言28:13,14以及29:1,9,19,22的智慧。

我学到了,没有什么比罪人悔改带给牧师更大的喜乐。

【莱肯是宾州费城第十长老会主任牧师,现任惠顿学院院长】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