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嵌入式图画:家庭神学异象3

Article
2015-11-28

原文标题与链接:Embedded Portraits: A Theological Vision for Families 3

翻译:王悦

 

将要为人父母的最常听到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是:“你知道要生的是什么吗?”

当然,人们期待的回答不是“孩子”而是“男孩”或者“女孩”。若是女孩,就会有粉红色气球;若是男孩,则为蓝色。

在这一关于家庭系列的第三部分我们想问的问题是:除了气球颜色不一样外,生男孩或者生女孩就养育而言是否不同?圣经给出的答案斩钉截铁:是的!牧者们应该知道原因,以便在各自的教会中可以更好地装备男人和儿子、女人和女儿。

根据圣经,男孩和女孩不是可替换的。一方面,对大部分父母来说这不奇怪。基因差异以惊人的方式表达出来,就如我读到的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她的妈妈给她一个火车玩具,以塑造她的中性。小女孩拿起火车,小心翼翼地用毯子裹好,然后放在婴儿车里让它睡觉。但是另一方面,神塑造男孩和女孩的旨意有着根本的差别,而这对一些父母,甚至是基督徒父母来说,可能出乎意料。

在这一三部曲系列的前几篇文章中,我们已思考三位一体、福音和教会如何反应在我们和子女的关系中。在本文中,我们将思考神在我们的子女的性别差异中关于祂自己有何教导。我们也会谈论神设定男人和女人要扮演的角色以及我们能够如何培养我们的子女符合这些角色。

为何男人来自火星而女人来自金星?

关于性别,最根本的合乎圣经的教导是:神意在透过按照祂的形象同等被造的男人和女人以不同的方式彰显祂的形象。

因此,男人和女人对神而言在尊严和价值上是同等的(参创1:27)。这是因为,男人和女人“比宇宙中任何其它东西都更像神”,古德恩如是说(《建造强壮的家庭》,丹尼斯·雷尼(Dennis Rainey)主编,29页)。但是在设计和角色方面男人女人是不同的。我们不是可以替换的;应该说,我们互相补足。在神的设计中,“男人的软弱不是软弱,女人的软弱不是软弱。这些是补足,呼唤出彼此里面不同的长处”(约翰·派博,《恢复圣经中的两性观》,49页)(以下简称为《恢复》)。

人们通常以做头和顺服二词谈论这一互补的设计。我们在婚姻中看到这点:丈夫被描绘为妻子的头(弗5:23);以及在教会中,只有男人有教导的权柄(提前2:12)。这一互补设计在不同活动和角色中鲜活地显出来,这种差异“回溯至伊甸园的情景,那时罪还没有扭曲我们的关系。差异化的角色因着堕落被破坏了,而非堕落后才被创造出来。” (约翰·派博,《恢复》,35页)

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差异化的角色存在于神本身。圣父和圣子不是同一位格;祂们角色不同;但是祂们二者都是完全的神。“正如圣父和圣子神性同等,全部的属性也同等,但是角色不同,丈夫和妻子(以及男人和女人)在为人方面同等,但是在神赋予他们的角色上不同(古德恩,《建造强壮的家庭》,丹尼斯·雷尼主编,60页)。”

我们因而在此看到了家庭中嵌入的又一神圣真理——展现在我们性别当中的三位一体角色描绘。神在我们的家庭中将祂自己留了下来,感谢神这一奇妙的见证!

那么,如果神的确造男人和女人不同,我们该如何培养我们的男孩和女孩?简短的回答是我们应该培养男孩合乎圣经的男子气概,培养女孩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

教导男孩合乎圣经的男人气概

先从男孩讲起,很自然问到的问题是合乎圣经的男子气概是什么样子的。约翰·派博帮助我们这样回答:“在成熟的男子气概的中心,是以适合男人相异关系的方式,有慷慨的责任意识去带领、供应和保护女性”(《恢复》,35页)。

教导他们成熟的男子气概

注意派博的定义以成熟的男子气概这一概念开始。这不只是基督徒想要我们的男孩拥有的男子气概。这个世界充斥着不成熟的男子气概。这些导致(至少也推动了)极端的女权主义。我们的目的不是培养霸道无情、傲慢独裁的男人。

当儿子倚仗自己的强壮欺负年幼的弟弟妹妹时,这对父母是极佳的机会。父母不应该冲他大吼,而是私下把他拉到一边,指出神给他力量是要帮助别人。父母应当教导男孩他们的力量和勇气应该用来保护别人,以及为基督的缘故冒险。

教导他们慷慨的责任意识

这点引到派博定义的合乎圣经的男子气概的下一部分:基督徒想要培养男孩拥有慷慨的责任意识。即便男孩无法对女性活出他们慷慨的责任(比如他们上男校,或是单身,或是负伤),父母应当教导他们深切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寻找向女性履行责任的方式。派博写到,“例如,这样一个男人的责任意识会影响他如何谈论女性,影响他如何看待色情,以及他向身边男士的婚姻显出的关心”(《恢复》,36页)。

在我生命中,就我的婚姻显出最为诚挚、持续和智慧的兴趣,也是给我最大帮助的人之一,是一位31岁的单身男士。他是一位对女性拥有慷慨的责任意识的男士,即使他很少有机会将此直接行动出来,但他是很好的榜样。

教导他们慷慨的责任意识

这是什么样的意识?这是慷慨的责任意识。正如我已经提出的,慷慨就是运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人。派博写到,责任一词显出男子气概是“神赐下的信任……不是权利”(《恢复》,37页)。派博说,这并不是特权,而是呼召、责任、义务、任务。男人“特别被呼召在和女人的关系中负责带领、供应和保护”(同上)。我们在创世记第3章第9节看到这一点。夏娃引起人类第一对夫妻犯罪,但是神来寻找亚当。亚当被呼召负责任。在我们的家庭中也是这样。

父亲不仅应该感受到这一责任意识,他们也应该向儿子(和女儿)解释这一点。父亲应该教导儿女作为父亲被赋予的信托,或说呼召。事实上,他们应该告诉子女们他们如何无法胜任这一呼召,而基督如何能够胜任。他们应该让子女代表他们近到神面前,当年幼的男孩女孩学习求告神让他们的爸爸成为更好的丈夫和父亲时,关于男人拥有的这一慷慨的责任意识,他们将会学到更多。

当孩子们听到父亲在神面前承认他们的软弱并向神寻求帮助时,这对孩子们来说,是多好的教导、说明的宝贵时机。

教导他们带领

男孩应该学习的自己有责任去做的事情是什么?带领。正如派博指出的,“带领”一词对不同的人意思不同,比如“是否意味着我需要开车?”因此让我们说明、澄清一下:

带领包含服侍和牺牲。根据派博所言,带领不是一种“高要求的行为”,而是“使事情朝着目标发展”。带领特别是使事情朝着“圣洁和天国迈进” (《恢复》,38页)

耶稣在髑髅地的路上带领祂的新娘迈向圣洁和天国。祂看起来虚弱,但是在向世界的道路说“不”上却是无比强壮。因此成熟的男人也当常常如此……(同上)。

基督徒父母应当培养他们的男孩透过自己的自我牺牲,向着圣洁和天国的目标,使他人朝前迈进。儿子应该能够看到父亲如此对待母亲。如果他们有年幼的兄弟姐妹,就应该现在给他们机会这样做。

带领并不意味着优越,而是培养并调动他人的长处。基督徒父母应该教导他们的男孩不要贬低或无视女孩(对妇女也是),而应当出于侍奉基督来照顾她们。如国会山浸信会迈克尔·劳伦斯牧师所言,父母应该教导男孩借着照顾来带领。这对男孩通常不是会自然发生的,他们的兴趣在于服务自己。要培养男孩关心他人并促进他人成长,特别是那些处于弱势的人。

领袖并不必须着手每项行动,但是领袖感受到要提供大致的启动模式的责任。这听起来很好,但也很理论化。所以派博很实际地解释这点:

若是妻子通常不得不在吃饭时带领祷告,在主日上午把全家叫醒,聚集家人敬拜,发起对子女的道德标准要求的讨论,商讨财务的优先次序……这样的领袖模式并不合乎圣经。妻子可能发起任何这些事情的讨论和计划,但是如果意识到这一启动模式的常规责任的是妻子,而丈夫处于被动,就会发生与圣经中的男子气概和女性气质相悖的事情。(《恢复》,39页)

男孩不应该看到基督徒父母这样生活!被动的父亲养出被动的儿子。如果一个父亲不知道他是否过于被动,他应该问孩子们:“你们觉得谁在带领我们的家庭,妈妈还是爸爸?”

教导他们供应

成熟的男人也有慷慨供应的责任意识。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女性不能在经济上帮助家庭。我们的意思是,借用派博的话,“当桌子上没有面包时,感到更大压力要赚来面包的应该是男人”(《恢复》,42页)。

创世记第三章也暗示这一点,那里的咒诅涉及男人和女人生活的自然方面。这个咒诅并不是男人必须在田里工作以养家糊口或是女人要生养后代。这个咒诅是,生活的这些方面变得困难、令人沮丧。在神向祂悖逆的创造物发下咒诅时,神旨在针对各方生活的自然方面。显而易见,从创世之初,神就设定男人要劳力得粮来担当供应家庭的特别责任,而妻子会藉着养育后代来担当供应家庭的特别责任。这两方面都维系生活,也是必须的。

……

我再次强调此处重点不在于阐述家庭中任何劳动形式的细节。[例如,谁洗衣服?比如在我们家, 我的妻子洗衣服,但是我主要熨衣服;我负责赚钱,她处理财务。]重点是成熟的男人在神面前感受到要成为家庭的主要供应者这一慷慨的责任。对尚未结婚的男人女人组成的社会群体,也是这样。成熟的男人意识到主要是(并非仅仅是)他们的责任确保供应和保护。(《恢复》43页,引用申10:18;耶31:32;弗5:23;西2:19)

为了在儿子身上推动这一供应责任,妈妈可以鼓励孩子们观看父亲工作的辛苦。母亲也可以设立良好的榜样。每当花钱时向父亲辛苦工作表达感谢。另一方面,父亲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我的工作服事我的家人,还是我的家人服事我的工作?我问自己这个问题以确保我没有看重自己的工作是超过我的家人能够承受的。

教导他们保护

最后,成熟的男人有慷慨保护的责任意识。我们在以弗所书第5章25节中看到这一点,这节经文教导丈夫们“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派博说:

基督在此牺牲自己保护祂的妻子——教会免受罪和地狱的破坏。这不是强制的任务。这是恰当的,因为男人为此被造……保护的意识就在男人里面,因着创造时这样的设计,而非因着婚姻盟约。(《恢复》,44页)

在旧约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一点,就是男人,而非女人有责任参战。

在我自己的婚姻中,我的妻子想要我照顾她的主要方式之一是给予她我的保护。现在,我们有一对两岁的双胞胎;她的二头肌力量惊人。我记得刚从法律学校毕业后我和她在一片山地慢跑。她用一辆慢跑婴儿车推着两个大个头的孩子上了一个起伏不平的坡,超过我40码,步伐规律,呼吸匀称,而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记得当时我想:“到底谁是软弱的器皿?”但是在她坦诚(而非瞎聊)的时刻,我的妻子爱说:“我是朵脆弱的花。”她的确是这个意思。她需要我的保护——保护她的内心,她的心思,她的身体,包括她的身体健康。虽然我不经常出差,但是她不喜欢我出差。而这也是我为何得特别小心说话时不要带有哪怕一丝的着急语气。

靠着神的恩典,我们教导教会中的男士要施与这种保护。有单身的男人照顾他们的姐妹,就是夜晚送她们回家。还有很多人赞成为婚姻预备的求婚模式,为的是保护他们的姐妹。还有男人对质在和女人的关系中不够谨慎的弟兄。

再一次,要提醒妈妈教导儿子这一点的机会。男孩应该被教导感受他们的母亲和姐妹的需要,要照顾她们,保护她们,友好地和她们说话。

父亲应该给他们的男孩树立这一敏感需要、保护照顾的榜样,并挑战他们效仿。这里给父亲们一项任务。问你们的儿子: “你认为我对妈妈严厉吗?”

教导我们的女孩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

如果成熟的合乎圣经的男子气概是慷慨地带领、供应和保护的责任意识,成熟的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又是什么?(我想知道,因为我有三个女儿!)约翰·派博的回答再次帮助了我们:“成熟的女性气质的核心是一种自由性情,以适合女性相异关系的方式肯定、接受和培养来自够格的男人的优点和带领。”(《恢复》,46页)。

教导她们真正的成熟和美丽

如同对男子气概的定义,派博对女性气质的定义也以“成熟”一词开始。我们不要加给我们的女孩随便任何的女性气质。

世界提供了很多类型。现在流行的类型看起来很像成熟,就是果断独立、敢于表达。但是我们不想养育女孩成为仅仅和男人互相替换的女人。男女是不一样的!记住,圣经提供的性别图画是男人女人互相补足。

另一种类型看起来像箴言书中的妓女。这一极为性感的女性气质类型也很流行。只要问问任何一个女孩的母亲她青少年时期(或者甚至是二十几岁时)多么容易找到不只是得体的衣服;现在的青少年女孩中几乎找不到这些,而是些非常不雅的衣服。我那对文化机敏的妻子指出,现在最理想的女性似乎是综合这一又男性化又极其性感的女性气质类型。她称之为“Alias”女性气质,以电视剧Alias[1]命名——既勇猛又性感。我的妻子说“女人喜欢伊丽莎白·班纳特,但是她们想成为安吉丽娜·朱莉。”

那母亲该教导女儿什么呢?她们应该同女儿谈论内在美——心灵之美,“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温柔、安静的内心”之美。即使年幼时(五、六、七岁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不慈爱地、坚决地归正女孩的性情,她会成长为专横、刻薄、阴险的妻子,她会试图篡夺丈夫的权柄,凌驾于丈夫之上。母亲也应当与女儿谈论饮食习惯。女孩应该学习不要以完美的身材为偶像,或是在食物上找到安慰。

教导她们真正的自由

接着,成熟的女性气质是“自由性情”。1963年,贝蒂·弗里丹帮助发起将女性从她视为受奴役的模式中解放出来的运动。她认为一种“女性奥秘”将女性困在家里,她将此称为“舒适的集中营”(《女性的奥秘》,1983年,307页)。正如我们说过的,女权运动在很多方面是对男性“逊位”的反应,而这是说不过去的。但是只有真理能够使我们自由,能够解放我们。

如同我们所确信的,神的道是真理。我们也确信,唯有神的道会解放我们。伊丽莎白·艾略特优美地写道:

我们必须并切实探讨讽刺[男女之间]神圣区别的固有模式。我们探讨男人对女人施行的虐待……但是我们已经忘记了原型吗?固有模式一词通常被蔑视性地用来指示一种固定的、传统的观念或形式。原型是原始的形式或模范……我在此不是要抵制女性气质的固有模式,而是要努力专注在原始形式上。

第一个女人是特别为第一个男人造的,她是一个帮助者,认识并回应他,顺服和补足他。神从男人造了女人,从他的骨头造了女人,然后神把她带到男人面前。当亚当称呼夏娃时,他接受了作她丈夫的责任——供应她,珍惜她,保护她……但是夏娃拒绝接受神的旨意,拒绝她的女性气质。亚当降服于她的建议,放弃了他的男性责任。这是第一桩我们现在称之为“角色反转”的例子。这一确凿的悖逆毁坏了原始的形式,从此事情处于一团糟乱中(《恢复》,39页)。

接着,似乎是对弗里丹直接的回应,艾略特结束到:

世界通过自我肯定寻求幸福。基督徒知道喜乐在自我摒弃中找到。耶稣说“人若为我的缘故丧掉生命,他会找到真正的自我。”基督徒女性的真正的自由在一扇小门的另一边——谦卑的顺服,但是这扇门通往宽阔的人生,是这个世界的解放者们未曾想到的;通向神所赋予的两性之间的差异不被混淆而是被称颂的地方……因为是在男性和女性里,在男人为男人,女人为女人中,而不是在两个同样的、可互换的一半中,神的形象得以彰显。

要掩饰这些深奥就是要剥夺对女性心中的呼喊­­——“我是谁?”之核心的回答:没有任何人,只有那个故事的作者能够回答这一呼喊。(《恢复》,398页)

我花了额外的时间在这些引用上,因为这世界上弗里丹们和艾略特们之间的战争——称为“贝蒂们的战争”——可能是基督徒父母试图养育女儿的决定性问题。我们担不起中立的立场。

如同狄马可所写的,合乎圣经的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问题在教会中正“日益成为分水岭”问题,“区别使圣经适应文化的群体和尝试用圣经塑造文化的群体”。

牧师应该清醒看待文化。文化对回答女人和女儿心中的呼喊“我是谁?”上兴致甚浓。但是文化给出的回答是错误的,是困扰夏娃的同一个文化。因此牧师有责任帮助丈夫和妻子看到“这个世界的解放者们未曾梦想到的宽阔的人生”,这是在称赞两性间的差别中发现的。教会中的女人和女儿应该了解:真正的自由就是持守她们被造时的身份——女性。

教导她们肯定并接受男性的带领

成熟的女性拥有“自由性情”做什么?她拥有基督赋予的自由以肯定够格的男性的优点和带领。这不仅适用于已婚女性。即使未婚女性也可以通过肯定比如说她的父亲或是长老的神圣带领表达自己的女性气质。因此要鼓励女儿肯定而非抵制父亲的带领。虽然没有精确的关联,但是肯定父亲的带领对教会生活以及婚姻生活(如果主赐下婚姻)是很好的操练。

成熟的女性也拥有自由接受够格的男性的优点和带领。派博写到:

当受人尊重、正直体贴的男士发挥善解人意的优点并在带领中提供合宜的带头模式时,成熟的女性会很欢欣。她并不想反转这些角色。当男士不被动时,女士很欢喜。当男士显出体贴人的优点以及仆人式领导时,女性感到自己得到保障、光荣和自由(《恢复》,48页)。

应该教导女性和女儿在被带领、保护和供应时要喜悦。而女儿在看到母亲这样做时,就会学习在这样的事情上喜悦。

教导她们培养男性带领

最后,应该教导女儿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是在够格的男人身上培养优点和带领的自由性情。事实上,这应该被描述为女性的核心呼召。神说男人独居“不好”,所以为他造了一个“合适的帮助者”(创2:18)。如同迈克尔·劳伦斯牧师所言,亚当的问题不在于孤独,因为他和神有完全的相交。亚当的问题在于不足。他需要帮助。

教导女孩成为帮助者……

“帮助者”是什么意思?在原文希伯来语中意为“帮助者”。我们教会中的一位女士曾经说她起初对这个词的反应是退后,对很多女性来说这或许是对的。我们的印象是“妈咪的小帮手”是一个不需要的人,甚至可能是妨碍;你让这个人“帮助”你是为了他们的益处,而不是为你自己。但是圣经中的“帮助者”是一个有力的词语。大部分时候这个词是用在神自己身上。女性帮助男性根本上说不是出于她们的软弱;女性能够帮助的理由是女性拥有极大的优势。

……之于她们的丈夫

女性是丈夫的帮助者。这源于女性的定位。女性通过重视丈夫帮助他们,而不是主要重视自己。(正如我们在前面看到的,这不是说丈夫应该重视自己;丈夫应该看重神并带领家人侍奉神。)

我们教会曾有一位成员为这一丈夫-监护定位提供了榜样。当她未婚也没有马上要结婚的愿望时,她得到了一个法律学位而且没有负债。现在她结婚生子,她在法律学位上的投资成为她丈夫——一位美国辩护律师的主要优势。

女性也通过生养儿女帮助丈夫。在这一系列的第一部分中我们看到,神造人以在全地传扬祂的形象,一部分是通过生养。因此新约敦促已婚女性生养儿女(提前2:15;5:10;参多2:4)并通过“料理家务”帮助丈夫(多2:5;以及提前5:14)就并不让人惊讶。

考斯滕伯格(Andreas Kostenberger)阐释这些新约经文,写到:女性首先和最重要的是要委身在家里,周到、辛勤地照管家庭(《神,婚姻和家庭》,122页)。首先和最重要的?这不是文化告诉女性思考家务的方式。但这是圣经所说的方式。如果牧师担心这些话会挫败教会里的妻子和女儿,他可以思考约翰·派博对女性的挑战。派博对女士说:我的祷告是,

你们不仅提出问题:工作,还是全职主妇?而是同样认真地问:全职工作,还是自由侍奉?哪个对神的国更重大——是为某一个告诉你要做什么以使他/她的生意兴隆的人工作,还是成为神自由的代理人,梦想你的时间、家庭及创造力可以如何使神的事业兴旺?并且,在这一切之中,你的选择不是基于世俗的风尚或是对上流生活的期盼,而是基于什么可以增强家庭的信心以及推动基督的事业。(《恢复》,56页)

妈妈想要给自己的女儿设定高目标吗?妈妈应该抓住这一异象并传递给女儿。妈妈应该教导女儿作为“神的自由代理人”的喜乐,梦想如何使用自己的时间、家庭和创造力使“神的事业兴旺”。妈妈可以教导女儿不要随从世界的潮流或是生活方式,而要追求任何坚固家庭以及推动基督之事业的东西。

请不要错过“教导”一词。的确,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是领会到的,但也是教导来的。很多女性的母亲都是“料理家务”,也行出圣经上的美德,但是这些妈妈允许她们的女儿在几乎没有实践或是神学教导的情况下长大。因此她们的女儿今日正为此付上代价。这些女儿不得不培养自己从事实际的工作,重新培养自己的头脑基于圣经思考料理家务。

牧师们,鼓励你们教会的女士要有意识地教导合乎圣经的女性气质。否则,世俗文化一定会填满你们教会中的女儿的日程,她们长大后就成为可以和男人替换的女人。

……之于她们的教会

女性是教会的帮助者。即使女人在未婚时,她们也可以在教会中发挥恩赐。一位单身的女士可以考虑如何通过全身地帮助神的子民以更加“学习正经事业”(多3:14)。

这对妈妈意味着什么?妈妈应该预备女儿在“神的家”——教会里一生的侍奉,可以给女儿们机会从年轻时就参与服侍,并和她们谈起那些使在教会中服侍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的女士。

结论

家庭承载着救赎关系的嵌入式图画。父母-子女关系类似圣父与圣子的关系,以及我们与父神之间的关系。兄弟-姐妹关系类似教会中我们彼此的关系。因此孩子不是神的计划中后来出现的,而是神预备人类领会福音基本真理的一个重要方式。性别也不是神的计划中后来添加的,特别是在家庭中性别的表达。性别也是神使用的预备我们抓住基本的福音真理的主要方式之一——这个真理就是,神同等的位格之不同的角色。

牧师,你开始看到神对家庭及父母的养育的旨意这一图画了吗?这一焦点很犀利吗?从黑白变成彩色了吗?愿神赐予我们智慧和决心养育有男子气概的儿子和有女性气质的女儿,以致神的形象可以清楚地、优美地向世界彰显。

[1] Alias,美剧,中文译为《双面女间谍》。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