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神无条件的拣选是如何支撑牧养事工的?

Article
2019-04-26

原文标题与链接:How Unconditional Election Sustains Pastoral Ministry

翻译:韩冰

 

因着神的恩典,我做了二十多年的牧师。

有的时候,年轻的牧师会问我是如何服事得又长久又成功的。我总是回答说:“作一个加尔文主义者。”

我是在开玩笑——

算是吧。

没错,我知道许多牧师虽然不是加尔文主义者,但是他们也是很有果效、坚信圣经、以福音为中心讲道的。我把这些牧师视为弟兄,并赞扬他们的付出。

不过对我来说,“加尔文主义”这种神学思想,特别是无条件拣选的教义,深刻地塑造了我对“成功的服事”的理解,帮我走过了牧养的艰辛。就我自己的服事生涯来看,这点是我坚持下来的关键之匙。

定义教义

为什么神无条件的拣选对日复一日的教会服事这么有益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给这条教义下一个定义。

神无条件的拣选至少意味着两点:

1.创造之先,神拣选、定意、预定一些人得救,并且

2.祂作出的选择单单基于自己的主权和喜悦,而不是基于任何在祂以外的条件。

因此才称之为“无条件的”。神的命定不是视情况而定的,不是因为祂能预知这些人有一天能相信福音。恰恰相反:人之所以能相信福音,是因为神早已凭着自己的意旨选择了他们。神怜悯那些祂本就要怜悯的人,祂拯救的意旨是至高无上的。

我不花时间为神无条件拣选的教义作圣经论证,这条教义有许多能干的辩护者。在我自己的神学旅程里,我认为约翰福音6章耶稣的话语,以及保罗在以弗所书1章和罗马书9章中的教导,都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我也不会深入探讨这一教义所带来的哲学挑战。相反,我想解决另一个迫切的问题:那又如何?

定义成功

这种神学上的区别能给“战壕”中的牧师带来什么不同呢?上一次这条教义影响了你的行为是什么时候——你在病床旁讲什么?你如何规划长老会议日程?或者你选哪首回应诗歌?

无条件拣选的实际意义不会立即吸引我们。但是,我们一旦把神的意志当作救赎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就要彻底转变我们对牧养事工的看法。简而言之,无条件的拣选意味着牧者工作的首要责任就是

没错,神根据自己的意志来决定事工的果效。祂要拯救祂所选的人并让他们成圣。但是关键是:神通过祂的道与福音做成拯救和成圣的工作,这道与福音需要我们宣告、教导和顺服。想想保罗说的:“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10:17)”。神既预定了目标(选民的得救),又预定了方式(神的道)。

所以,我们牧师有重要作用;我们不是顶着预定论的旗号无所事事地坐着。不,我们要宣告、教导和顺服,然后神在祂的时间里实现了祂的目的。建立在无条件的拣选教义之上的事工,衡量其成功的标准是对神所托付的尽忠,而非教会信主和聚会的人数。

可持续的牧养

根据神无条件的拣选,我们的成功由我们对主的忠心来衡量,这实在是挪去了我们牧者肩上极大的重担。神只想让我们尽自己的本分,剩下的部分信靠祂。认识到这一点,我们的牧养生涯就能长久地继续下去,尤其是我们一直祷告、努力但没有结果的时候。

传福音

如果神主动地选择拯救一些人,并且是通过宣扬福音来做成此事的,那么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就该把福音传明白,并把福音给活出来。别人信或不信,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要做的是宣告,而不是改变。神要按自己的计划赐下拯救人的信心,正如保罗在安提阿向外邦人讲道就“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徒13:48)——或是他在腓立比向吕底亚讲道,“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徒16:14)。

如果有人拒绝福音,你不需要觉得自己是个传福音很失败的人,你也不需要感到苦恼,怀疑自己是不是该换个例子、提个更好的论点或者笑得更好看一些,以为这样就可以推着别人进入信仰的球门线。不要问自己“我有说服力吗?”相反,要问“我福音传得准确吗?”第一个问题会把你搞得精疲力尽而不得解,但是第二个问题是能够做到的。即使有人一开始拒绝了耶稣,他们也许仍然是被拣选的,只是以后才会相信。这样的可能性应当激励我们,当神给我们机会的时候我们就要传讲福音,即使是对那些向福音最封闭的人。永远记住:忠心即是成功。

讲道

坐在你面前的会众常常是个大杂烩:老的、少的、单身的、已婚的、非基督徒、新基督徒、挂名基督徒和成熟基督徒。你该如何为了耶稣,通过一场讲道就赢得他们的心呢?你会根据不同群体的感受和需要来制定每周的主题信息吗?你会为了特殊的人群打造教会的文化吗?或者,为什么不围绕暑期电影的主题进行系列讲道来打动每个人呢,毕竟,你知道,没有人不喜欢电影。你甚至可以用电影片段作为讲道时的配图!

但是,如果神无条件地拣选了那些藉着祂的道得拯救、成圣洁的人,那么,我们讲道的主题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清楚、无误地表达圣经。当我们将圣经的要点用作我们讲道的要点,然后我们在教会里应用这个要点时,我们就成功了。就像农民一样,我们能酣然入睡因知道“这种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可4:27)。牧师不必成为文化分析师、局势分析师、视频剪辑师、演说家或者护教家。我们只需要作一个传道人,每一周都忠心又清晰地解释和运用圣经,并且相信道能够按神的时候做成工作。

此外,我们可以从圣经的任何一个部分讲道,并且有信心主能做成这个工作,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3:16)。神能运用利未记在选民心中工作,同样也能用约翰福音在选民心中工作。这对我们不仅是一个解放,更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终生的图书馆作为有效讲道的素材。

辅导

我认为辅导是牧师工作中最难的之一。人和他们身上的问题是如此复杂。当他们正面临着巨大的现实问题,比如成瘾、夫妻冲突、虐待或者悲伤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劝导他们去正确地思考和做事呢?

当我们以忠诚心目的时,成功的标志就是倾注同情心、圣经教导以及让神来医治受伤的灵魂,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1:6)。学习如何让福音运用在生活中和如何有牧养性地分享这些洞见,我们可以以此为自己的目标。

大多数牧师都知道,在辅导的过程中应当保持合理的界限,避免出现救世主情结。不管怎样,他们晚上必须回家,不用对那些人的糟糕境况承担终极的责任。对无条件预定教义的坚定信念为“肩负重担”和“放下重担”都提供了神学基础,相应地也让服事更加长久。

受苦

神学院里通常不会为牧师准备“受苦”这功课。但是,牧师们却普遍经历过苦难。正如保罗劝勉提摩太说,“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2:3)。

苦难会以外在受逼迫的形式出现——它甚至可能来自教会内部:背叛、失望、叛道、诽谤和流言、感情枯竭的情况、不切实际的期望、抱怨和批评、危机和孤独。除此之外,我们还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就是还有更多事要做。正如保罗说的,“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林后11:28)。我不知道保罗是如何承担众教会的责任的,我连一个教会都处理不好。我们牧师试图看起来很有能力,但是我们经常困惑、疲倦和害怕。

感谢神,祂教会的命运并不取决于我们。即使在试验中,也尤其在试验中,祂向我们所要的只有忠心。正如保罗所说,“你们要记念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祂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提后2:8-10)。

你看见了吗?保罗为了选民忍受苦难。正是因为神拣选了祂的子民,神的道是不被阻挡的、有效的,所以我们才能忍受苦难。神使用我们为福音忠诚受苦的心,带领祂拣选的孩子回家。

不可能的使命

再次重申,这些想法不仅是我的神学理论,还是我坚持下去的基石。我目前在中东的一个大型多民族教会牧会,会众来自许多不同的文化,身边也有许多未及之民。如果神的工作依赖于我解读不同文化的能力、依赖于我能对他们每一个进行说教和建立关系、甚至是打动不信的人,那么我就完了。贴近一个群体就会让另一个群体厌恶。

但是无条件的拣选给了我希望。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会丢弃他”(约6:37)。所有的选民都会来,因为耶稣亲口呼召他们:“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作为牧师,我的职责就是坚持宣扬福音和圣经,并且相信耶稣会亲自做呼召和喂养的工作。

你知道吗?这行得通。如果你问我们教会的成员,是什么吸引他们加入教会,你会一次又一次地听见这个答案——他们在这里因为这里的中心是圣经和福音。福音把这种高度多样化的群体聚集在一起,就像一种超自然的化学结合。

所以我和你们的使命是非常清晰的:忠诚地宣扬神的道、以道劝勉、以道歌唱、以道祷告以及顺服这道。“人们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4:1-2)。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