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教会合并,可容忍的不规范情形

Article
2020-01-20

原文标题与链接:Church Mergers and Tolerable Irregularities

翻译:梁曙东

 

大概一周之前,我和一位想结婚的教会成员面谈。我问他的“清单”,他看重的潜在配偶身上“没有商量余地”的特质清单。他马上带着多少开玩笑的语气回应说:“其实只有一条。我不会考虑丑的人。”在他关系的“分级评估”中,美貌是没有商量余地的特质。

姑且不说他回应的智慧(或者完全没有智慧!),在面对是否要在一家教会担任牧师这问题上,我们需要做我们自己的分级评估工作。我们有自己的清单,列出哪些事情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哪些是强烈的偏好,哪些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事。一家教会考虑和另一家教会合并的时候,这些问题无可避免马上就会出现,但它们对考虑具体教牧侍奉的人来说也有更广泛的现实意义。

但是我们如何决定哪些事情属于哪一种分级范围?假定两家教会至少存在某种程度的神学和方法论差异,什么时候尽管这两家教会存在差异,却应合并,而什么时候它们恰恰是因为存在差异,所以应当各自继续独立存在?

首先,要做好你的功课。

没有高质量的信息,就不可能做出高质量的判断。仅仅是因为有一家教会愿意聘请你,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愿意担任这家教会的牧师。在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的时候,无需收入,无需工作,无需资产的贷款比比皆是。但它们都有一个陷阱。一开始的利率往往很低,一眼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经过一段时间,利率开始提升,到了最后你要为此付出代价。让人难过的是,很多买了房子的人被卷入这样的贷款,最后破产,流落街头。

类似,一位牧师不应想当然。他必须做好他的功课。他应当看一家教会的治理文件,例如,教会的信仰告白,教会盟约(如果有的话),以及章程。他应当要求看一份详细的教会预算表。因为正如个人预算反映出一个人的优先秩序,同样一家教会的预算,反映出这家教会灵命方面的优先次序,很能说明这家教会看重什么。他应当与教会领袖会面,了解这家教会的历史,收集关于这家教会长处和弱点的信息。虽然教会往往不会故意欺骗,但一眼看起来吸引人的事情,却可能隐藏了一些几年之后让你流落街头的情况。

第二,认识你自己。

你能合理担当哪些风险?较年轻,单身的弟兄,也许可以比已婚、有四个孩子上高中的弟兄冒更多风险。因为虽然教会只呼召弟兄,这侍奉却影响全家人。转变,特别在孩子身上,往往随着人年纪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难以适应。如果你已婚,要了解妻子和她生命目前所处的阶段,她能合理承担什么压力?“按情理”与妻子同住,其中一部分就是最细心考虑妻子的状况。

认识你自己,认识你自己的长处和弱点,它们如何与教会的文化产生互动。类似,你是孤身奋战,还是身边有一架“僚机”?就像电影《壮志凌云》,每一位主角“独行侠”都应有一位配角“笨鹅”。如果有人作你的后盾,补足你的弱点,爱你到能追着你不放,挑战你,却依然支持和鼓励你的地步,一同打信心美好的仗,情况就会很不一样。教会的局面越艰难,越至关重要的,就是你并非一人面对。

第三,紧盯大事不放。

对教会而言,讲台就像一条船的舵,没有了它,人就不能改变方向,甚至不应尝试改变方向。换言之,除非你已经有讲台,根据圣经的计划帮助制订教会的计划,否则我并不推荐尝试做任何重大的“改革”或“复兴”工作。如果你有讲台帮助,你必须马上改变的方面,若是有,很有可能也是非常之少。

除了讲台之外,人也必须在对得救而言核心的问题上意见一致。耶稣是身体从坟墓里复活吗?一个人必须悔改和相信才能得救吗?这是标志一家教会是“真”教会,而不是“假”教会的一部分。如果在这些福音基本点上人没有清楚认同,那么就几乎没有共同的根基,可以在其上建造教会。

这并不意味着你要确定每一位教会成员都是得救的(只有主知道人心),甚至对这些得救的基本信念清楚明白。一些教会的教导很糟糕,因此存在着各种各样差异甚大的信念和做法。然而,如果教会治理文件在福音认信方面清晰,会众当中对这些信念至少有一定支持,你就有了一个根基,可以开始工作。但如果教会在治理文件、以及/或者明确的教导和历史方面明显与福音认信的基本点不一致,这有可能对他们(或者对你!)并不好,而你也没有必要向教会发出挑战。这涉及到教会对圣经的信仰立场。

虽然在得救核心的事情上人必须意见一致,但对于教会聚集而言至关重要的第二层次问题,智慧的做法也是要保持一致。在这方面,你面对的是一家真教会,但可能它的一些做法并不规范。像洗礼或教会论的问题会浮出水面。如果你认为,你能让婴儿湿身子,但不能给婴孩施洗,那么接手一家要求你违背自己良心的教会,这就是不明智的举动。安静任职,心里却有清楚的意图要改变他们的做法,你这样做,既是没有智慧,也不是善待对方。如果他们在教会建立时就是一家婴儿洗礼的教会,施行婴孩洗礼,因为他们清楚相信这是圣经的教导,那么你同意担任牧师的职份,意图改变他们成为别样的教会,这若不是残忍,也是愚昧。你只要去找另一家施行信徒洗礼的教会,让他们继续接受一位相信婴儿洗礼牧师的侍奉就好了。

在教会治理的问题上,就像洗礼一样,每一家教会都有一种或另一种形式的治理,即使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是如此。现在教会往往不像严格坚持洗礼的做法那样在治理方面坚守立场,所以在这方面也许会有更多活动空间。我是一个相信会众制治理的人,如果一家教会认为,教会权柄在于另一个城市或州份的一位主教,或由另外一群教会组成的长老会身上,我就会非常犹豫是否接受这种教会的邀请。权柄最终在于会众的长老内部,这样的教会肯定是更好,因为至少权柄还在这家地方教会的成员内部。在实践方面,许多长老治理的教会有意义地把会众融入他们的决策过程当中,虽然他们对教会治理的认识不规范,但在实际运作当中可能看起来更规范。

另外两种信念可能类似属于这一类。第一种就是圣经无误。因为虽然相信圣经无误,这并不是得救必不可少的信念,但牧师讲道,不是看圣经是正确,就是看它有误。如果教会不愿承认圣经在信仰和实践方面具有权威,这就会要让你的工作无法进行,至少也会步履维艰。第二种就是会众聚集在一起的能力。如果你相信一家教会是聚集在一起的会众,那么有一个场地,能让每一个人在其中就坐,这就至关重要。

还有许多其他事情,人完全可以把它们定位在偏好和无关紧要之间。教会地点在哪里(大城市/郊区/农村,东北或西南?),很多人把这看成是第一等的问题(想想那个“我不会考虑丑的人”)。但是在我看来,虽然这并非不重要,却应在这份列表排在很后面的位置。我老家在北加州,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阿肯色州落脚,但我现在有幸牧养的教会,在对得救和聚会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上与我信念相同,这就让我的工作有了不可思议的喜乐。

还有其他重要的问题:他们有长老吗?有执事吗?他们有一幢建筑物聚会吗?是否欠下大量债务?教会的规模?很明显,在这些事情当中,一些比其他更重要,但这些事情没有一样会必然要让我决定不去服侍某一家教会。

所以,如果你在思考牧养一家教会的问题,或给其他人建议在一家教会担任牧师的问题,请认真思想你自己的分级评估。确保你是通过合乎圣经的视角思考,而不是只用世俗的眼光看问题。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