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福音派需要一个更好的福音吗?

Article
2018-06-28

最近有许多关于“福音派”的对话,讨论它到底是一个政治性的帽子或文化性的标签,还是一个神学上的称呼,抑或两者不可分割。

我不假定自己是站在唯一完美的客观立场上,但容我阐明由我的角度所见之事,然后再告诉你们,我将要撸起袖子来捍卫的三件事。

首先,我在民调中看到81%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投票给了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而阿拉巴马州(Alabama) 也有相似百分比数的人投票给了罗伊•摩尔 (Roy Moore) 。天哪!当时我就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第二,我看到许多年轻的基督徒和不同肤色的基督徒因为这些选票而感到受背叛,开始说:“我们放弃福音派吧。”

第三,我听到老一辈,通常是更传统的白皮肤福音派人士(像我?) 回应道:”等一下,以‘福音派’作为一个神学称呼和以’福音派’作为一项政治或文化运动是有差别的。请不要从那些告诉民调他们是’福音派’的人身上下太多定论,他们很多人并不是真的’福音派’。请不要放弃福音。”

最后,我听到年轻族群回应:“等等,想撇清关系没那么简单!我们的神学观总是形塑我们的政治,所以检视一下你的福音吧!它太以个人为中心了,对于基督使万国和好的工作太过盲目,对于公平正义的事情太过冷漠。”

有争议的推文

此类对话的不同版本出现在许多地方,例如就出现在提姆・凯勒 (Tim Keller)回应他人的一则推文中:

耶稣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解决世界上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祂来是为了饶恕我们的罪。

-提姆・凯勒 (@timkellernyc) 2017年12月18日

第二个人群看到这样的言论会觉得,这又是一个个人主义福音的范例——一个不关心与公义及宇宙和解相关之事物的福音。他们问道:提姆,那耶稣说祂来是传福音给贫穷的人,使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还有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路加福音4:18),又是在说什么呢?凯勒回复说,他当时用了“主要”这个词,但他的观点在之后的对话里被丢失了。

以上就是最近我在各个社群媒体上看到的对话的简要复述。当然,我只是大笔一画,简略勾勒。我对于我们是否该使用“福音派”这个词也没有答案,但当人们开始谈论福音是什么或不是什么的时候,我感到紧张,这也是我跳进来加入讨论的原因。

提姆・凯勒在《慷慨的正义》 (Generous Justice) 一书中,使用了一个有点不够华丽却很关键的说法——“不可分割的不对称” (inseparable asymmetry, 英文版136-37页) 。 这个说法能帮助我们了解福音本身以及教会使命中福音的含义。

由此我愿发出战书:我会为了“不对称”奋战至死,也会为了“不可分割的”奋战至死。我希望你也愿意加入。

请容我解释⋯⋯

1. 福音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我们悖逆神的罪

这就是我奋战到死都会去捍卫的“不对称”,也是凯勒的推文自始至终所强调的。

上帝是万有的法度。我们向他人犯罪之所以是“罪”,是因为得罪了神 (诗篇 51:4) 。罪的意思是亏缺了祂的荣耀和祂的律法,而非达不到你我的要求。

我们不是上帝,上帝才是上帝。支撑凯勒推文的力量是上帝的神性以及上帝的圣洁。罪首先是依祂的标准而量定,然后才衍生到我们的标准,这就是所谓的不对称。

我担心我们当中有太多人看不见上帝是何等圣洁及罪是何等地得罪神,这意味着我们也看不见恩典是何等奇妙。 (恐怕我每天都有所忽视。) 因为倘若得罪神不是如此糟糕的话,恩典也就不那么奇妙了。

将得罪上帝和得罪他人的罪视为同等,就是把我们自己看得“如神”一般 (创世记3:5),正如创世记中的假教师所说。它将我们的律法和荣耀视为独立于上帝的律法与荣耀的,也因此能够同样受到侵犯。我不假定有人会刻意这么做,但我认为这就是否认第一条所造成的逻辑后果。否认了第一条,我们就失去了基督信仰,因为我们自己成了神。

福音的中心是对上帝的得罪得蒙饶恕的应许:“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 (以弗所书 1:7)。

尽管如此⋯⋯

2. 福音解决的次要问题是我们向他人犯的罪

这就是我们许多人——黑人、白人和其他人——多年以来宣讲、解释的”不可分割的”那一部分。

我们不能把向别人犯的罪和向上帝犯的罪分开来:“人若说我爱上帝,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 (约翰一书 4:20) 。

我们不能把基督在十字架上让我们与神和好的工作跟祂让我们彼此和好的工作分开来。

然而,上帝⋯⋯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他使我们和睦 ,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以弗所书 2:4-5, 13-14)

我们不能将我们的信心从顺服的生命中分割出来:“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 (雅各书 2:22)。

我们不能把个人的不公义从生出它的结构性不公义中分割出来 (例:以斯帖记3:7-14; 以赛亚书10:1-2; 路加福音11:46; 使徒行传6:1-2; 雅各书2:1-9)。

换句话说,第二种人所说的完全正确:我们的神学观常常塑造出我们的政治观。

我认为我们所有人,无论左派或右派、多数群体或少数群体,在使用神学解释福音的意涵与整体框架时,都应该能做得更好。[1] 举例而言,我们教会的长老会读了《因信分裂》(Divided by Faith)一书,书中对于种族化和结构性的不公正的描述使得大家获益良多。你也该读读这本书。我同意书中对于许多保守信仰宣言的评论:他们可能过于个人主义了。

不过在那本书里你找不到诠释福音的更好的表述。请千万千万不要丢弃唯独信心的教义。因为只有唯独信心的教义能提供正确且合乎圣经的不对称性。然而我们需要把它在圣约、群体性和政治上的意义解释得更好一些,正如我在这里试着用一种冗长啰嗦的方式解释一样。

请千万千万不要放弃个人归信的呼召——那是一个人一辈子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但正如我试图在这里演示的一样,让我们​​先意识到这个教义是多么具有群体性。上帝拯救我们,是使我们成为一个族群。

然后呢,还有教会。天哪,没错,如我在这里这里论证的一样,教会也是政治性的。它是我们的政治观点开始形成和呈现的地方;它是我们学习真正的正义和公义是什么样子,并给国家作出榜样的地方。它应该是一个正义和公义的源泉,不断涌出到公共广场之上。其实,我愿意这么说:如果你的政治观点只存在于公共广场上,而没有对教会中其他的成员投入爱心和善行,我不确定你是不是一个基督徒。那就像是在教授一门育儿课程的同时却在家中忽视自己的孩子一样。

而如果你的正义和公义没有按各人的呼召往外倾流出去,那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个基督徒。真实的信心总是把人引向善行,称义总是把人引向正义。

我不是自以为我的神学公式就符合属天的神学公式。但我可以认为来自不同时间、地域和有着不同肤色的弟兄姊妹一定能于其上加以改善,补充、删减或精炼一些东西。杰马・提斯比 (Jemar Tisby) 在推特上说:“来自边缘的声音其实往往‘更’有助于解析当今的福音派状态”,我想他是说中了一些东西。

当一个人握有权力时,维持现状有利于维护其既得利益。这可能使得这个人难以看到不同形式的不公义。通常是身处外围的人才会希望人关注那些不公义。在多数族群中或掌握权力的基督徒应该持续努力,通过倾听这些边缘的声音、找出相关教导和发现不公义之处,孕育出基督的无私精神,即便这代表着打破现状和颠覆自身的权力。圣经学者莱昂・莫里斯 (Leon Morris) 观察到圣经中的正义无关乎“持守习惯”或“维系旧有秩序”,反而“恰恰是革命性的炸药”。

我们仍然只能讲说我们目前所知的事,而前面所讲的两点就是我对 “福音” 和 “基督徒” 的理解。若你基本上不同意其中任何一个原则,那么你我对于这两个词则有不一样的理解。即便如此,当白人或保守派只承认第一个原则,而不同意第二个原则时,少数族群会觉得我们 “没有抓住要点”,这是可以理解的。像我这样的人需要更努力说明、撰文解释两者必须兼得。

3. 让我们藉由施予恩典和守护基督徒自由来保存福音里的合一

我还有另一件事情想说,因为我认为它不断地在绊倒美国基督徒。我会为了捍卫前两个原则战斗至死,这个我也会捍卫,但大概不至于死。谈及公义之时,我们彼此需要留些空间给不同党派和不同政策的解决方案。经文在哪里束缚良心,教会也该在哪里束缚良心,那些 “可以用正当且必要的推论” (译注:出自于威敏斯特信条1.6)而来的事情也是如此。然而当你从逻辑出发,自经文向外推论了两步、三步或四步时,请你小心,不要强加你的观点在他人之上,使你的观点成为忠实信徒的标准。我们之中没有人是使徒,我们并不知道耶稣对于当今许多公共政策议题的确切心意。

直到你准备好因一个和你不同党派的人(例如纳粹党的人)明显违反福音而把他驱逐出教会之前,我们都必须为基督徒的自由保留空间,我们必须施予恩典及善意的信任。

如果你不能以真诚和爱心与一个人同享圣餐,只因他(她)在最近一次选举时投下了跟你不同的选票,那么我恐怕你已经把你的党派和你支持的政策置于福音之上了。

我为强力倡导自己所支持的政策立场的基督徒感到高兴。写书也好,游行也好,尽管去做吧!那都是追求正义和爱邻舍的一部分。但当我们错误地把自己那些非圣经的政治立场当成上帝的立场时,我们就侵犯了他人的良心,也违背了福音。我相信,福音派多年来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混淆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上帝的立场。现在我要呼吁大家不要效仿这个错误,即便你支持的是另一套政策和另一些候选人。

噢,我的朋友,请让我们带着基督徒的自由,认清人的经验和信念能陷得多深;认清你的立场可能会冒犯,甚至深深伤害另一个人。要留给他们一些空间来质疑和挑战你。基督徒的自由不是摆出防卫姿态的借口,而是在异议之中更加努力去了解、爱和学习的理由。

想像一幅充满多元族群和多元党派教会的美国图景吧,坐在教会长凳上的是彼此之间除了福音外没有什么共同点的人们。我们可以说,那个使他们联合的福音,比那个使他们分裂的政治更伟大。甚至我们能说,他们将自己全然献给了一个完全新造的政治,一个福音政治,一个重生的政治。

我相信我略过了许多复杂的问题,我也不认为这个对话仅此而已。然而我会捍卫这三项原则,我祷告你也愿意这么做。


[1] 请容我再为提姆·凯勒辩护一次:我想他完全了解这些,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纽约客杂志上的文章提及福音信徒会追求出乎意料的政治联盟。

 

本文蒙允转载自“福音联盟”网站(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zh/article/inseparable-asymmetry-gospel-zh/),由程松(基甸)弟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