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一) —— 大斋期,中年蒙召,长老会议的日程

Article
2015-09-23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包括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张梦姊妹翻译。】

你们守“大斋期”么?为什么守,或者为什么不守?对基督教节期总体上有什么看法?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杰夫

在国会山浸信会,就是我作为长老所服事的教会,我们不守“大斋期”。但这并不是因为大斋期的特性,主要原因是对于基督教节日的普遍性不支持,无论是对传统的教会节期(将临期、圣诞节、显现日、大斋期,等等),还是对现代版的节日(宣教主日、生命神圣主日、公义主日、母亲节,等等),我们都不予以强调。

这属于需要智慧的领域,不是圣经原则上的规定。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事上我们是自由的。

但是,我们淡化节期也是出于为了更好地进行门徒训练。基督徒的生活是日常的行为——正如人们常说的,是朝着同一个方向长久的顺服。因此,我们想要每天、每周地促进门徒训练,而不是推进大起大落的属灵经历。通常,到了周一早上大概9点32分,我们的成员就知道他们需要再次参加主日敬拜——好消息是距离下个主日只剩六天啦!因此,我们强调每周的敬拜,而不是每年。

另外一个原因:在我们这个追求快速、兴奋上瘾、感动过后就忘了的年代,我想我们所有人都特别容易去追求有主同在的山顶经历。危险性在于,这些时刻使我们相信我们在信仰上取得了确实的进步,但实际我们并没有。真正的进步是心的改变,进而能够带来新的习惯,使我们每年、每月、每日、每小时分分秒秒的行为都保持一致性。

换句话说,我们不希望基督徒只知道如何在圣诞节表现慷慨,或是只在大斋期舍己,而是希望基督徒可以日常来操练慷慨和舍己。我们正试图建立一种新的文化,而不是发起一些激动人心的活动。

可以肯定的是,旧约的犹太人庆祝三个年度性的节日,并守每周的安息日。然而,新约的教会却没有任何这样的既定。事实上,年度性的逾越节已被可能是每周的主餐所取代。总的来说,使徒行传和书信都强调每周的聚会,而不是年度的节期。

此外,早期的基督徒决定在每周的第一天聚会(徒20:7;林前16:2),而不是在安息日。他们称这一天为“主日”(启1:10),因为耶稣在这天从死里复活。换句话说,每个星期日都是复活主日!我们需要每周提醒自己耶稣的死和复活,而不是每年。

在此,请你了解,我们的教会在圣诞节或复活节当天的聚会过程中,也会通告那天是圣诞节或复活节——可能是在讲道介绍中,或是放在欢迎和公告里。我们也会做些装饰布置,并尝试使用这些节日传福音。在这两个节日前后的主日上,我们也会唱一两首节日性的赞美诗,比如《以马内利恳请降临》、《基督今复活》。这些都是美妙的、意义深刻的赞美诗!当然,在母亲节特别向母亲们致意绝对是好的。我们完全可以把为母亲们的祷告放在母亲节的牧祷中——如果你不这样做,妈妈们才会感到失望呢!但说到底,这些都是根据不同教牧原则所做的决定。

我们不会根据这些节日做讲道计划,也不会用这样的节期事件对教会的门训活动做出任何改变。这是我们的判断,也许因为没有密切关注每年的节日,我们可能错失了一些益处。但对于这一端特别喜爱教会节期的会众,和另一端喜爱特别活动的会众,我对你们的唯一挑战,是想问问您们在建立日常门训文化中做得怎么样?你们能做什么,使你们的门徒训练脱离属灵上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而在每日每周的委身上建立如同旋转木马般的忠心?


对于那些生命后期被呼召成为传道人/牧师的人,你有什么建议么?我自己35岁左右,计算机从业十年,我想知道从一个标准的工作,在没有神学学位,还带着家庭的情况下,怎么过渡到全时间的服事。

——来自堪萨斯州的安德鲁

很好的问题,谢谢。我有幸认识很多弟兄,他们为了做全职服事,中途放弃了原来事业。当我被呼召进入全职事奉时,我还是一名记者,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成家。我有四个初步的想法:

1)透过教会评估你的“呼召”。当我告诉我的牧师,我想辞掉我在杂志社的工作,想去神学院学习,这样我就可以做他所做的。他说:“乔纳森,事奉的呼召包括内部的和外部的。内部呼召是你的愿望。但外部呼召是教会的意愿,以确认你的性格和恩赐。所以,让我们使你更多地参与到我们的教会中,然后我们会告诉你我们的想法。”多么明智的建议啊!我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更多地参与教会:教导主日学,带领一个小组,成为成员关怀执事,等等。通过所有这一切,我的心愿被考验,教会也有机会考察我——我的性格和恩赐。

现在让我快进到神学院的生活:我认识了许多“感到被呼召”的人,对他们而言,这只是意味着喜欢谈论基督教的东西,或是喜欢和基督徒呆在一起。但他们并没有被教会在任何意义上确认过。人会怀疑为什么他们在神学院,因为他们似乎缺乏恩赐和品格。

总结:你要将对呼召的主观感受告诉长老、更有智慧的人和教会全体。毕竟,你可能是错的!邀请了解你的人在你的生命中诚实地发言,如果你的生命中没有这样的人,这可不是个好迹象。

仔细想想你为了全职服事所正在做的事:你要其他圣徒用他们的收入支持你的生活,或者至少是你部分的收入。你是在假定,当亲爱的老寡妇琼斯太太把她那两个铜板放在奉献托盘上时,那两个铜板就应该支持你的事工。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个自以为是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完全依赖内在的、主观感觉上的呼召。我们应该依靠我们地方教会和其带领的智慧。

2) 学习神的话语。弟兄,我不管你是20岁还是50岁,不管你希望在教会讲道还是做教会的行政工作,你都要成为委身勤勉学习神话语的人。我想到了约翰,他原来是给一名美国议员做律师的,也想到另一位也叫约翰的弟兄,他以前在海岸警卫队,他们两人都感到必须要改变他们的事业,开始全职事奉。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两个人,因为他们都委身于学习神的话语。在他们职业转变的头几年,他们全力投入在学习神的话语上。哦,弟兄啊,如果你要带领神的羊,你必须要学习神的话!

3) 这种学习可能需要读神学院,也可能不要。这两个约翰都去读了神学院。但我也能想到其他弟兄,像沙伊、杰米、还有安迪,他们也都同样的转变了职业,但没有去读神学院。只是单单热切地学习圣经。而且他们都能教导得很好。

4) 要认识到你生活的阶段会限制你的选择。说白了,你家庭成员和银行存款的多少将会限制你转型中的机会。一般而言,你年纪越大,家庭成员越多,就越难去读神学院。当然,不去也没什么问题。圣经中几乎没有对读神学做要求。此外,债务可能阻止你进入宣教禾场。即便这样说,我也认识一些弟兄,他们都有好几个孩子,但他们有充足的资金,可以让他们几年不工作而去读神学。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不存在“正确的”途径。唯一正确途径,是确保你所做的对你的妻子和孩子来说是恰当的。正如路德说的,如果你不能牧养自己的小家, 就别想着牧养大的教会。

要记住,弟兄,你不是全职事奉也可以做牧养的服事。我认识一些弟兄,他们仍从事“世俗的”工作,但有的拒绝了升职,有的去做一些要求没那么苛刻的工作,以便能够作为教会平信徒长老更充分地服事。他们日常的工作让他们能够供养家庭,也成为他们个人事奉的平台。

我祷告,愿我的以上回答可以帮到你。


我们都清楚该怎么处理教会中不悔改的成员,那对于自称是基督徒,但又不悔改的家庭成员,你会怎么做呢?

我有一个哥哥,他目前正和女友同居。多年来他一直是这样,我也跟他说过无数次了,但他就是没有听道的耳朵。所以,我一直为他祷告,祈求神给他一颗新造的心。但同时,他仍一直称自己是基督徒,他不是任何教会的成员,而且一直和他女友同居。

所以,我的问题是,林前5:11只是针对地方教会的,还是也可以适用于任何朋友或家人,就是所有那些自称为基督徒,但仍然活在罪中不悔改的人?

感谢你能在这个问题上谈谈你的看法。谢谢。

——来自华盛顿特区的约翰

约翰,非常感谢你的提问。有几点想法:

1) 在神面前,你有义务爱你的同胞兄弟,并与他建立关系。这是你在普遍性盟约下的责任。普遍性的盟约责任并不会因教会成员制度规定的责任或新约所带来的改变而被废除。所以,被逐出教会的丈夫的妻子,仍应当尊重她的丈夫为丈夫,被逐出教会的父母的孩子,仍应当尊敬他们的父母为父母。话虽这么说……

2) 你应该注意,你与他之间互动的任何方式,都不要让他认为你看他是神的圣约子民的一员。我想说,这是你为维护神的圣约所要负上的责任。他不是你教会的成员,即便他是,毫无疑问,如果他不悔改,你也要慢慢地推进将他逐出教会。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跟他互动的方式可能与之相类似,也就是说,注意,对他就像您不当他是基督徒。例如,你不会请他在午饭前祷告。

简而言之,当他是同胞兄弟来爱他,但不要把他当成主内的弟兄来对待。
至于明确地警告他,我猜你一直是忠心地直接这样做的,至少也有过一次。无论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你一次又一次地警告他,我想,都需要智慧。你可以依据;也可以不依据(i)你有多少资源;(ii)你是不是认为这警告会使他更心硬;(iii)任何神安排的、可以给你一个“突破口”的情形,即,你说的能力和对他可能能听的实际期待。

我祷告这些可以帮助到你。


我们正处在转向长老带领教会的过程中。在你们的长老会议上,你们作会议记录并在下一次会议上读这些记录么?会提出提案和投票吗? 作财务通报吗? 我们计划为教会祷告,寻求给教会成员属灵上的关怀和监督。如果你能给出一些建议,我将不胜感激。

——来自乔治亚州的大卫

一连串的问题呀!我的回答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这个城市人们处理事务的方式,取决于我们教会的大小,也取决于我们长老的人数。在华盛顿特区,约有二十四位长老负责牧养近1000人,我们的会议也需要某种程度的效率,以便能处理所有事务。但我参与过一个小一些的教会的长老团,只有几名长老,他们不习惯我们在首都经常使用那套流程。在那里,我们的会议跟我下面描述的一点儿也不一样。换句话说,不要认为我们教会的答复可以一股脑全应用于你提出的问题。

那么,让我告诉你我们所做的:每一次长老会议,主席长老会提前4天发出“长老会议档案袋”。这个档案袋里包括日程、以前的会议记录、需要我们讨论的备忘录、成员申请表、以及划分好的教会通讯录,使我们可以为上面的每一个人提名祷告。有了这个数据包,我们(尤其是平信徒长老)就可以事先为每一事项祷告,也可以与提出备忘录的那个人私下里讨论将要做出的决定。然后在会议上,是的,牧师的助理会做会议记录,但“秘密会议”除外。在秘密会议上,所有我们的来宾将会离席(实习生和牧师的助理们),这样我们就可以讨论最敏感的事务,由其中一位长老做记录。

当我们要做重大决定时,通常都有一份备忘录。这样,就没有人会在长老会议的最后一分钟提出一项重大的提案,而迫使我们不经祷告或没时间思考就快速决定。有些备忘录只是些简要的报告,但如果有长老想要我们做些什么,他要在备忘录后面附上动议。当我们进入会议的这一流程时,主席会提出这个备忘录,告诉我们这是个动议,询问我们是否赞成。如果有人赞成,我们就讨论这个提案,并最终投票。除了提名新长老,其他日常的决策都采用多数票原则,提名新长老要求全票通过。我们其他投票不需要全票,是因为(i)要让二十几个人把事情定下了实在是太难了;并且(ii)我们希望长老能够顺服其他长老,就像我们期望会众能够顺服长老一样。

我们不在长老会议上做财务报告。相反的,我们一年6次在成员大会上向整个教会公示财务报告。我还有更多可以说的,但我想这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