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九标志问答(三) ——有剽窃行为的牧师、成员面谈

Article
2016-06-22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包括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张梦姊妹翻译。】

亲爱的九标志:

最近,我发现我的主任牧师的讲道,大部分都是抄袭的sermoncentral.com.网站上的文章。他并不只这里摘一行或者那里用一句,而是使用了讲章的大纲和十几个段落。并且,他没有注明作者和出处,反而装成这是他自己写的一样。我该怎么做呢?

——来自加利福尼亚的本

亲爱的本,

对于你所说的情况,我感到很难过。我同意,这是件令人担忧的事。简要地说:如果一位牧师持续地使用他人的讲道内容或者大部分的讲道内容,却又不指明出处,他就不应当做牧师。他犯了罪,把他人的文章和劳动成果当成自己的,错误地使用。他是不诚实的,而不是“无可指责”的。其他牧师、长老、或执事,若发现了他的这一行为却没有报告教会,那就是这不诚实的事上有份。也许,他们也应当辞去自己的职分。

以上是广泛性的原则。现在来说说界定的条件。我们很少有人会有原创独到的见解。大部分我们口中所说的都出自某人或某处。我相当确定,我口里所出的某些观点、甚至精确到某个短语,是我曾经听到的——比如说,是听狄马可说的——但现在,这些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个人的思想体系,以至于我已无法辨明哪些他的观点,哪些是我的。而且,在公开讲论时,我无法口头上为每一处做个脚注,说这个可能是狄马可说的,真的做不到。但如果我知道那是他的观点,是的,我总是指明出自于他。另外,在讲道的领域里,有一些实例或神学表述太常见了,以至于我们可称之为“公共领域”。我认为,你无须每次提到“人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时,都指明出自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至少,如果你们的教会都认为经典的新教信仰告白是有益的,并经常从中汲取营养的话,你们就会知道这个表述的来源。

我也说,我的确认为一个诚实的牧师,在使用甚至属于“公共领域”的文章时,也当使用一些语句,来表明某个故事或者某个表述不是出于他自己。如:“你们可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我记得听另一位牧师讲过这样一个例子……”,“就好像人们常说,人的首要目的……”。

最后一个界定条件:如果某一周,我的牧师的讲章提纲与鲍易士(James M. Boice)解经注释的某处,或与Logos圣经软件(Logos Bible software)的提纲,或是sermoncentral.com上的大纲,有一些相似之处,我认为我不会太过烦扰。我希望他不会周周都这样做,我也希望他即使按照别人的结构,也使用他自己的语言;但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花几天时间自己研读一段经文,然后犯了一个“错误”去看了眼鲍易士那精妙绝伦的概述,就感到好像不可避免地就要按着他的来。所以,我最终就按着他的提纲来组织我的讲道信息。我把“错误”一词加了引号,不是说我认为在想出自己的大纲前看其他人的就是错的,而是因为我知道,先看了别人的提纲会让我陷入这样的困境。

这些用来界定的条件表明,当我们故意地抄袭他人的注释、讲道、或书上完全相同的段落、甚至是完全相同的句子,而不注明出处的话,我们就越界了。这样做就是不诚实,通常相当于偷窃。我没有说这总是等同于偷窃,唯一的原因是,有些不法网站恰恰发布讲道文章,以便于传道人可以“借用”这些文章。真为他们感到羞耻。这样的网站就是在引诱牧师不诚实。你所提到的Sermoncentral.com这个网站,至少在努力阻止剽窃。

现在,如果你的牧师想在周报中插入说明,表明他的讲道来自sermoncentral.com,那他至少是在意诚实这个问题的。但我也说,我仍认为这损害了他作为牧师的职分。神并不是兴起长老来发表什么政治演说的。祂兴起长老,是要他们通过教导神的话语来看顾群羊。只有他可以一周接一周地将神的话应用到这群特定的羊中。如果你叫别人在你妻子的生日卡片上代写情话,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你的妻子会怎么想?因此,即使一个人承认“我在教导别人的讲道信息”,他也是在欺骗群羊,使羊远离神对他们的计划(更不用说羊群的期待和对牧师的供给)。

本,前面我所说的一切,是想预备你去面对可能会摆在你面前的一些困难的对话。我说这些是要说明为什么你应该面对这件事。接下来,要说说如何面对。有以下几个想法:

  1. 我认为你可以先私下里向他指出(太18:15)。但我也认为,你可以先和另一个牧师说明,然后你们一起向他指出(提前5:19)。在某种程度上,他的罪(如果他的确犯了你所说的罪)是公开的,因为是对整个教会所犯的。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其他牧师的帮助。在这件事上,他不仅仅是得罪了你(太18:15)。这样……
  2. 无论你是否先他私下找他谈,你最终都需要去找另一位牧师。希望另外一位牧师也愿意这么做,但即使他拒绝,你也应当去寻求。因为这可能是广泛的罪,影响了整个教会,也影响他作为牧师的资格。所以,你需要其他敬虔的人来检验证据。不应当仅凭你或他个人的判断。
  3. 在你与这位主任牧师以及与其他牧师的谈话中,先假定他是无辜的,从问问题开始。他能举出任何的事实,改变你对事情的评估么?其他人同意你对事实的评估么?
  4. 我讨厌这样说,但准备好他可能的抵挡,或至少会找借口。如果他一直这样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的心会变得有些刚硬,他的第一反应可能不会是他最好的、最终的反应。为此祷告,给他点儿时间。如果他有罪,希望他会柔软下来。
  5. 让我想象个更糟的情况:根据你的判断,证据确凿;但他抵挡你,其他的牧师们全力维护于他,反说你小题大做。也许他们甚至威胁到你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我会悄悄地把“证据”给一位值得信任的、成熟的、客观的外部人士:神学院的教授、前任牧师、等等。不需要告诉他们这是谁的讲章。只要将两份讲稿一起给他们看。这是甚至连非基督徒也会说是剽窃的么?假设所找的外部顾问说:“不,本,你没有疯,这显然是剽窃,”我会找我能找到的几位最敬虔和成熟的(非教会受薪职员)教会成员,与主任牧师和/或长老对质。假设他和他们仍然抵挡,我敢说,我会把这件事公开给全教会——无论以何种方式。本,老实说,我不是鼓励你去追求这些最后的途径,除非你非常确定,有证据清楚地显示牧师说谎和偷窃。
  6. 如果他一贯是这么做的,我认为他应该永久地辞去职务。他已经损害了教会的信任,即使会众中有声音说要用饶恕的话来解决一切问题。是的,原谅作为基督徒的他,原谅作为教会成员的他,如果他悔改!但长老的职分取决于一个人品格和资格(提摩太前书第3章;提多书第1章)。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要求对基督徒或教会成员不是必须的,但对于长老的职分却是必须的。

我有两个朋友,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不得不辞去牧师职务。赞美神,他们悔改,懊悔地、自愿地辞职。他们以谦卑回应。从那以后,神一直在恢复医治他们所在的教会,医治他们和他们的家人。

如果你的主任牧师和/或他的职员的回应方式是淡化罪或掩盖罪,我担心在未来几年,上头的腐坏会以各种看不见的方式慢慢渗透到会众的生命中。教会将不是一个健康的教会。如果他或他们确抵挡你,我会建议敦促他们把他的作为带到光明中。如果他没有做错什么,就,不需要惧怕光。如果他们拒绝把他的行事带到光中,那么我希望你知道你将面对什么,我认为那时候你可以开始投简历了。

最后一点想法:本,我写的这一切,都是基于最基本的原则,写给更为广泛的受众的,是适用于各种不同的情况。我不认为自己知道你的教会、你的情况、你的上司,或你是如何得到这些信息和许多其他细节的。因此,我不佯装要提供一个评估或判断你的情况。我是对你提出的这一类问题做出回答:一位年轻的教会受薪职员发现他的主任牧师剽窃。现在,应由你来决定在你的情况下真正的故事是怎样的。再一次,这意味着你要从提问开始,而不是先指责。我祷告我的回应有所帮助,我祷告神在公义和圣洁上保守你的教会。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教会,下周,我和另一位长老要和未来的成员面谈。关于成员面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有什么建议么?比如,你有一个清单么,头脑中的或者纸面上的?

——来自英格兰的AD

AD,

成员面谈总是由长老(无论是全职还是带职)带领的,并且通常会有一位实习牧师或一位助理牧师出席。我会首先介绍我自己,讲一些我的基本个人信息,包括我何时成为基督徒,找一些其他方式表示友好,帮助对方感到放松。然后我们要填写一个两页纸的表格。有几位同工长老会手写填表,大多数长老会用笔记本电脑录入。

我们会问一些基本信息(姓名、地址、电话、邮箱、生日),职业信息(公司名称、工作职务),家庭信息(配偶、子女、是否离婚?),以及教会信息(之前教会的名字、受洗日期和主礼人,是否被教会惩戒?)。对于最后一项,根据马太福音5:23-24,我们也问他们在上一个教会(如果有的话)是否是在良好关系下离开的。

显然,针对一个人对这些问题给予的回答,可能需要后续跟进继续提问。

然后,我们通常会开始询问他们的个人见证:“你是怎样成为基督徒的?”在我们那两张纸的表格上,有半页是空白的,就是用以填写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的。至少一半的面谈时间都是花在个人见证上的。同时,我们通常也会问:“你父母是基督徒么?”“当你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后,你在你的生活中看到改变了么?”“学校里的其他学生知道你是基督徒么?”“你有通过寻求和好,在离婚这件事上悔改么?”

见证部分结束后,我们会要求他们解释福音。狄马可有句著名的提问:“在60秒或更少时间里,说说福音是什么?”我有时会这样问:“如果我是一名非基督徒,你会如何向我简要解释耶稣基督的好消息?”在这里,我们是要看到对代赎和复活的一些理解,即使他们不使用这些词。我们也要看到对悔改的必要性的一些理解。所以,如果对方没有说到悔改,我可能会问:“假如你的一位朋友自称是基督徒,但是他和他的女朋友同居,你会说什么?”

假设他们明白福音, 我们会问他们何时上的成员课程(这是必需的),是否出席周日上午和周日晚间的聚会,觉得这两个聚会怎么样。我们也会问他们是否读过《何谓健康教会》以及“美南浸信会信仰告白(2000版)”,这两个都是在成员课程上就发给他们的。这时,我们会要求他们签署教会信仰告白(新罕布什尔信条)和教会之约。并且,我们问他们是否想参加一个小组或一对一的门训关系(后者我们说是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追求的,无论有我们的帮助与否)。

如果一切都看起来不错,我会向他们解释接下来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我会把他们的申请推荐给长老,长老按次序会将他们的申请推荐给会众,除非有悬而未决的问题,会众会在下一次成员大会表决是否接受申请。我也会借此机会解释我们对每个成员期待或鼓励:(1)出席主日;(2)出席成员大会;(3)参与主餐,并在领受主餐时看重关系的恢复;(4)定期奉献——十一奉献是很好的起点,虽然新约并非强制;(5)按着教会通讯录祷告。

然后,我为他们祷告,站起来,自发地拥抱他们!

某些时候,我会因为对方不明白福音而停止面谈。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会问他们是否愿意见教会的一位兄弟或姐妹,来学习《基督教信仰释义》。我会强调这个好消息真是太重要了,以致于我可以爱和牧养他们的最好方式,就是确保他们很好地理解了这个好消息。

我祷告祈求,愿以上内容对你、对你的教会、对你教会在圣洁和对社区爱的见证上,都有益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