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九标志问答八:长老之间的保密问题;有意义的成员关系;长老可以单身吗?年轻地球创造论

Article
2016-11-02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唐宇弟兄翻译。】

亲爱的九标志,

在我们的长老中间,我们发现就在长老会议中要分享还是保留多少“私密信息”这个问题有着不同的观点。就长老会议对于私密信息的保密这个问题,有没有基于圣经立场的文档和建议可供分享?非常感谢。

——克莱格,来自加州

我想从马太福音18:15-20,我们可以认识一个原则,,就是对于敏感的信息,知道的人要越少越好。但是根据情况的,有时我们也需要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

所以如果没有其他长老非知道不可的原因,我不会与他们在会议中分享信息。如果我需要来自其他长老的建议,我可能会在会议之外,询问他们中的一两个人。或者如果全体长老需要做一个决定,那么是的,我会分享它。

例如,一个年轻人给我分享了一段性方面的罪的经历,假设他已经悔改了,我可能不太会跟会议中的全体长老分享。假设他的罪与另一位长老的妻子所造就的门徒有关系,那么我有可能跟这位长老一起讨论,要找到如何一起来帮助这一对年轻人的方法。但是现在假设这罪已经成为一个定式,而且这个年轻人并不悔改。那么我就需要将这个问题带到会议上分享给全体长老,并寻求解决的智慧,还有可能执行教会纪律的决定。所以请注意,对于那些敏感的信息,我让尽可能少的人知道。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或者询问建议的时候,或者是需要长老会议做整体决定的时候才将它公布出去。

很显然,你可能会说“询问建议”这个说法太过宽泛了。我会说仅有在很少的情况下,有人需要咨询全体长老会议来得到建议。通常可能会是例如将要破裂的婚姻这样的事情,而且牧养这对夫妻的长老知道其他长老认识这对夫妻,并且他将情况带到长老会议中时很有可能他将从其他几位长老那里得着非常有用的帮助。

作为长老会议,我们经常讨论的事项有双方或者更多方之间的不合一,以及濒临破裂的婚姻。如果已经有一两个长老,在处理个人一些常犯的罪的时候,长老会议很少去讨论具体的细节。说实话,在弟兄之间应当有足够的信任,因此我不觉得我们可以有这种感觉:“你看,我是长老,因此我有权利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如果我知道我的一位同工长老正在处理,我应当相信他能处理好他的事情,并且他会在我们需要知道的时候让我们知道。

当我们谈到预备长老,如果有人知道一些事情会使他不符合长老资格的话,他就需要找时间和我们所有的人一起分享这件事情。或者他也可以让我们去与这位预备长老谈话,就直率地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事情使你不适合做一个长老吗?”

最后,我们都知道在长老会议讨论的,要保持在长老会议里。除此以外,如果要我回答更多,我就需要知道你所询问的事情的细节了。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教会有成员制。但是这成员制却没有清楚地传递我们的期望。如果你是在这儿聚会、参与,并且看起来还算正派的话,那你最后就会自然成为一位“有效的”教会成员。本教会每一百个家庭里差不多有一半是正式的教会成员。另有四分之一,只有我们要求他们他们才会成为成员。剩下的四分之一,实际上反对教会成员制这一教义,他们会说这不符合圣经。

你会怎么处理这些实际上是成员,但是却拒绝这个教义因此拒绝正式的加入的人。非常感谢你的回复。

——Doug,来自华盛顿州

我知道我会怎么做。但是我不知道你教会的同工,领袖们能做到什么?这可能会影响我将要说的。如果你的同工领袖在这一系列的活动上不支持你,那你什么都无法达成。所以你的第一课是:首先努力在你的同工领袖中达成一致的意见。

那么假设,我能够让我的同工领袖们都同意。我会开始做这三件事情。
第一,邀请你提到的四分之一愿意加入的会众,真实地加入教会。

第二,实行有意义的教会成员制。我的意思是,你要特别注意人们加入和离开你教会的程序,并且限制一些特定活动只能有成员参加。例如,在我的教会,除非你是成员否则你不可以参加绝大多数的侍奉,不可以出席成员会议,或者参加小组。而且你将不会得到相同程度的牧养。换句话讲,如果非成员的待遇和成员一样,那他们为什么加入呢?这可以说是你的错误,而不是他们的错误。明白吗?你还可以做的事情是在不同的场合让所有成员起立。例如我们在领主餐的时候、背诵教会之约的时候、还有设立长老为他祷告和支持他的时候,都会让成员起立。总之,你要尽己所能,在几年中或者是更长的时间里面,去塑造教会的成员制—-当它清楚的显现以至于成为教会的一部分,你就不得不成为一个成员了,否则…

第三,你让最后四分之一的人要么上船,要么就被拉在后面。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他们谈一两次,我也会尝试说服他们。但是我不会花大量的时间对牛弹琴。我更愿意继续“前进”让他们慢慢被教会的文化改变。爱他们、对他们友好,但是教会中任何事情不要建立在他们身上。不要让他们教主日学,带领小组,或者志愿照顾孩子。(另外,你应该有一个保护孩子的政策,只允许通过筛查的教会成员来照顾孩子!)最终,人们会明白,要么加入这间教会,要么换一家教会。就算是这样做,你都需要花上五年的时间让教会文化改变方向。但是注意,我怎么强调第二点的重要性都不为过。

希望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我需要找到扎实的依据来帮助我理解长老可不可以独身,还是必须是已婚的(基于保罗在提前3:2提出的要求)。第四节说他必须要管理好他的家,第五节是问题所在,如果一个人体现出来对他的妻子信实,并且能教养好(不是完美)自己的孩子,这是作为长老候选的好荐信。那么一个单身的人没有妻子孩子怎么样建立这样的名声呢?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说因为耶稣和保罗是单身的然后应用到长老的讨论中似乎有点牵强,毕竟保罗是使徒啊。非常感谢!

——约翰,来自威斯康星州

约翰,

我的意见是长老可以是单身的。为了解释为什么我这么理解,我直接引用本·默克的《关于长老和执事的40个问题》这本书中的章节:

(1)(第二节)希腊文原文的焦点不是一个人要结婚而是他要对自己的“一个”妻子忠诚;(2)保罗清楚的教导过单身比起结婚来有许多的优势(林前7:32-53)(3)保罗本可以写长老必须是一个有妻子的人(这与“只做一个妇人的丈夫”不同);(4)这样的限制将使得保罗,提摩太还有主耶稣本人无法作为长老侍奉。(5)结婚只是一般准则,而没必要去特别强调例外。

默克继续批评(坚持长老必须是已婚的)这是一种很生硬的解释,因为严格来说,经文也排除只有一个孩子的人做长老,因为原文使用的是“儿女们”。我们甚至还可以坚持长老候选人必须要有小孩子在家中,而不是长大的出门在外的孩子。.这样的话退休的人就不能做长老了。

我只增加一点,当我们的长老考察一个单身的人时,我们的确会问他“是否能管好他自己的家庭”,从他的经济,他的人际关系,他的约会模式,他的父母,任何室友等等方面。这个年轻人当然不可能给教会的父亲们做一个敬虔父亲的榜样。你是对的,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他可以为教会所有单身的人设立榜样,展示作为单身的人在自己家中过敬虔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亲爱的九标志,

圣经并没有教导年轻地球创造论。因此,我认为年轻地球创造论是武断的,没有支持的。使用它作为圣经启示性和无误性的标准来检测真实的信仰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我觉得如果告诉那些在信仰上软弱的人相信圣经的人必须相信年轻地球创造论,这可能会使他们脱离信仰,因为他们知道科学与之相悖。

我的问题是,我,作为一个牧师,应该直接挑战地球年轻创造论,还是让那些认为这是信仰正统性测试问题的人继续保持他们的想法?

——约翰

约翰,

对于基督徒来说,什么问题作为正统性的测试这是一个难题。我想莫勒关于“神学检伤分类”的文章会有帮助。我想未来几年随着文化对信仰的压力的增大以及迫害增加的可能性,基督徒可能会提出更多这样那样的“正统性测试”,有些是合适的,有些是不合适的。媒体正在向共和党候选人发出他们的正统性测试,不是吗?例如:“你会不会出席同性婚礼?”

我个人的观点,年轻地球创造论并不是一个关于正统性的测试(我这里说的年轻地球创造论只限于地球是不是在6个24小时中被创造这个问题。不包括关于历史性的亚当等讨论)。而且,这也不在我们教会的信仰告白里面。基于最后一个原因,假如我们教会任何一个长老教导这个问题是正统性测试问题,将会使我们成员接受我们信仰告白中没有的东西。因此,我会建议他停止。但是,我会为他能够为年轻地球创造论争辩而感到高兴,只要他说明这不是我们教会的立场而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