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十三:受洗后才能领主餐;主持成员大会;在教会惩戒中与其他教会合作;如何转变为拥有多位长老和执事的教会

Article
2018-01-02

亲爱的九标志:

这个问题是对于一次之前问答中回答的后续提问。我同意你对于婴儿洗礼的阐释。我的孩子们(一个14岁,一个12岁)的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拥有得救的信心,但是因为你所提出的一些原因,我们决定暂时不让他们受洗。我现在内心的挣扎在于,这影响到了领主餐。你是否也认为,只有受洗的信徒才能参与主餐呢?在我的儿子12岁和女儿11岁的时候,我们开始让孩子们参与主餐。如果这是不合宜的(因为他们还没有受洗),那我们是不是在阻止我们信主的孩子们领受由主餐而来的祝福呢?

——亚当(Adam)

亲爱的亚当:

简短的回答是,我认同大多数浸信会信仰告白中较为传统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受洗“是教会成员的资格和领受主餐的先决条件”(美南浸信会信仰告白2000版)。洗礼是进入教会的门,你只需要走过一次;主餐是你不断有规律地领受的家庭聚餐。所以,我不会将主餐给予任何没有受洗过的人。不妨这样说,这不仅仅是浸信会的观点,也是所有基督教宗派在历史中所确认的(长老会、圣公会、信义宗、东正教、罗马天主教,等等)。先受洗,然后才能领受主餐。

洗礼和主餐是基督给予教会、用以分别哪些人属他的两个记号。哪些人是神在地上的子民呢?是那些受洗成为教会成员,然后领受主餐的人。洗礼和主餐是公开的身份标记,他们本应该传递一致的声音。他们不仅仅是个人的行为,而是教会共同作出的行为。在洗礼和主餐中,不仅仅是受洗/领餐的个人在发声,教会也在发声。

在洗礼中,教会宣告,这个人奉父、子、圣灵的“名”被标记出来(太28:19),使得这些人可以现在“奉基督的名”聚会(太18:20)。在主餐中,每一位教会的成员宣告自己是同一个身体的一部分,并且这个身体宣告每位成员都是自己的肢体。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0章第16-17节写道:“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

基于以上所说的,我希望你思考两个问题:(1)你认为自己阻止孩子们领受的祝福是什么呢?主餐所赐予的独特的祝福在于让个人和教会共同宣告,他们是同一个整体。但是,看起来似乎你通过不让孩子受洗,有意不让你的孩子们领受这样的祝福。(2)你将你的孩子们称为“信主的孩子们”。如果你愿意很肯定地确认他们是基督徒,为什么你不请求教会为他们施洗,确认他们为基督徒呢?

换而言之,我对你的话的理解是,你愿意让教会通过主餐确认他们为信徒,但你不愿意教会通过洗礼来确认他们为信徒。我鼓励你要么让你的孩子们这两项圣礼都参与,要么都不参与。这两项圣礼不应是分开的,我们不应当施予一项而不施予另一项。在我的理解中,大多数婴儿洗论者是这样做的(给孩子施洗,但是有一段时间不让他领受主餐),但你并不是在向一个婴儿洗论者提问!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你们的主任牧师会在成员大会时担任主持人么?或者是长老议会的主席担任?还是任何一位长老呢?

——查得(Chad),北卡罗来纳州

亲爱的查得:

你可能会感到惊讶:我的确认为在圣经中提到了一次类似成员大会的会议(徒6:1-2)。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圣经提及了谁应当担任大会的主持。这是一个需要智慧的问题。有些时候可能主任牧师担任主持比较好,尤其是他在尝试建立成员大会应该如何进行的规则时。但是也有一些时候可能其他长老主持更好。

在我们教会中,成员大会由副主任牧师或是平信徒长老中的一位来主持。主任牧师刻意地推动这样的形式,来在会众的眼中树立其他领袖的威信。另外,他会告诉你,其他长老们比他做主持做得更好,而且有些人也会同意这样的说法!

 


亲爱的九标志:

如果请求加入你们教会的人在你所在的区域中正在被其他教会“惩戒”,你会怎么做?如果当你和这个教会的领袖交谈之后,你无法确信教会所行的是正确的,你会怎么做?谢谢。

——约翰(John)

亲爱的约翰:

如果我们发现,一位弟兄/姐妹正在被另一个教会惩戒——并且我们在加入成员的面谈中总会问,他们是否曾被其他地方教会除名过——我们会从问他/她许多的问题开始。发生了什么?你是否尝试过与你之前的教会和好?等等。

如果很显然是这位想要成为成员的弟兄/姐妹的过错,我们会首先鼓励他们与之前的教会和好。在我能想到的任何情况下,是的,我们会与那间教会联系。并且我们会问他们许多的问题。

由于我认同会众制,我并不认为任何一间地方教会应该受到另一个教会决定的制约。这意味着,如果我们确信另一间教会将他/她除名的行为是错误的,我们会欢迎他/她加入成员。如果我们认为他/她的前一间教会将他/她除名的行为是正确的,我们会鼓励他/她与前一间教会和好。

我们的教会遇到过许多类似这样的情况,既有人来找我们,也有人从我们这里离开。让我们很受鼓舞的是,不同的教会都非常愿意与我们合作,来找出什么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总要提醒自己,虽然每个教会在形式上是独立的,我们都应通力合作。

 


亲爱的九标志:

我的教会是一个很新近成立的教会,目前我们没有多位长老和执事。我们只有承担众长老和众执事工作的领袖团队。明年我们计划正式按立众长老和众执事。你会建议教会如何完成这个过程呢?谢谢你。

——阿尼什(Anish)

亲爱的阿尼什:

你可以在菲尔·牛顿(Phil Newton)和马特·舒马克(Matt Schmucker)的《教会生活中的长老》(九标志中文事工即将推出)这本书中找到更详细的答案。

简单来说,你需要完成的三个阶段是说服、教育和执行。

说服。从这里开始:运用圣经中的话语说服人们,长老领导下的,执事服事下的教会形态是符合圣经的。你可以通过讲坛讲道、送出书籍、在教会通讯或者牧师博客中撰写文章、开设关于这个主题的主日学课程等等来做到这一点。

教育。相似的,你要运用所有这样的教导机会来教育那些被说服的人:在圣经中长老和执事是怎样的人。尤其是,你要确保领袖团队对此的认识是一致的。举例而言,你的领袖团队中可能有一个很懂得管理之道的商人,他认为他肯定会被任命为长老,因为他在工作场所中是一名副总裁。但可能他不会教导,或者可能他沉迷于看色情作品。当你教导会众,长老应当“善于教导”、“有节制”、“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时,可能他自己会意识到,他并不具备成为长老的资格(并且他很可能也不应该留在“领袖团队”中)。换而言之,就长老和执事是怎样的人,他们的职责是什么,他们如何同工,他们的权柄和会众的权柄如何分割等等事宜,你都需要帮助会众形成清晰和合一的看见。在有人担任那些职分之前,你越多地教导这些,他们未来的工作就会越顺利。

实施。下一步就是提名然后选举长老。尽管我的教会是会众制的,这意味着会众拥有最终确认谁是长老的权柄,但是提名未来的长老是由现有的众长老来进行的。无论如何,最为了解什么是忠实的教导的是众长老,当考虑是否要让一位弟兄担任长老的职分时,最适合来评估棘手的品格与道德问题的也是众长老。

举例而言,我有一位长老会的朋友,他们教会是由会众来提名长老的。每年他们都会提名一位弟兄,他看起来有杰出领袖的所有特质。但是众长老知道,这位弟兄有看色情作品的问题。因此,每年当有人正式提名这位弟兄时,众长老都需要进行一系列难堪的对话。有些讽刺的是,我们的浸信会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潜在长老是由众长老来提名的。然后,就像我说的那样,会众用投票的方式确认(或者否决)这些提名。

在我们教会转变为拥有多位长老的时候,这意味着主任牧师(也是唯一的牧师)独自作出所有的提名。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说,那是他一生以来做过的最困难的公众决策。尽管如此,我认为这开了正确的先例。如今,他的确请求会众私下通过邮件或者谈话的方式让他了解会众认为谁可能会成为好的长老。但是他会向他们解释,他并不把这样的对话视为正式的提名,而是视为建议。

在你所处的情况下,我建议采取相似的做法。我猜想你们有一位负责教导的牧师(也许除他以外还有一到两位牧者?)。让他/他们提名长老。然后,教会应当投票。给会众几个月的时间。同时向会众解释,“如果你要投票反对某一个长老提名,我们希望你与众长老之一沟通,让我们了解是否有一些这位弟兄不应该担任长老职分的原因。”所有这些可以给会众时间来祷告和进行沟通。

一旦完成了长老的按立,我建议开始提名和选举执事。在圣经中,执事不具有“监督”的权柄,因此我们一开始时就会解释清楚,他们不应该将自己视为与长老具有相同权柄的另一群人。事实上,我们并不认为执事们需要一起开会。与此相反,我们授权每一位执事在他们自己的领域中独立工作。在提名和选举的过程中,建议你确保这些信息都被明确地传递给了众人,来设立正确的预期。

关于上述的任何一个步骤,我都还有许多许多想说的,但我先只说这么多。最后还有一件事我前面没有谈到:在整个过程中,呼吁整个教会来祷告,如果可能的话禁食。这是保罗和巴拿巴选立众长老时所做的(徒14:23),也是我们的一个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