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九标志问答31:健康的成员制与健康的长老哪个优先?困难的牧养处境;怎样进行按立长老?新约的基督徒要什一奉献吗?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31:健康的成员制与健康的长老哪个优先?困难的牧养处境;怎样进行按立长老?新约的基督徒要什一奉献吗?

Article
2019-12-24

健康的成员制与健康的长老哪个优先?

困难的牧养处境;

怎样进行按立长老?

新约的基督徒要什一奉献吗?

亲爱的九标志,

我所在的浸信会正在向有意义的成员制和长老/执事带领的架构过渡。目前我们有一位牧师和几位执事,牧师做了其中绝大部分的工作。领导团队都一致同意要做这样的改变,但是我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先推进哪一步?我们应该先教导会众认识长老和执事们然后再任命他们,还是我们要先教导有意义的成员制——让成员制成为我们运作的一部分?显而易见的,这两项我们都要做,但是他们的先后顺序重要吗?还是说这是一个地方教会自己该做的决定而已?

——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齐克

 

齐克,

如果你的心脏和肺都出了问题,你首先会服用心脏的药物还是医治肺的呢?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说一起吃。

同样地,在每个方面都要教导你的会众:成员制、长老、执事、圣礼、宣教等等。你可以在教会开始一个特别的讲道系列,也可以单单传讲哥林多前书、彼得前书或教牧书信的信息!事实上,我认为牧师们都应当学习如何在每次的讲道中包含与教会有关的、群体性的应用。在主日学或小组中教导。推送一些这方面的书籍和文章。总之,只要有机会,就去教导。

同时,经常与其他的领袖和你们的会众沟通,以便让他们了解教会结构或事工项目上正在准备进行什么样的改变。也许他们已经准备好通过章程中关于长老和执事的内容。也许他们已经准备好听从你开始要求预备成员在加入教会之前必须要参加成员课程。或者他们没有准备好,都没有准备好。

我可以想象一些情况,会众中有一些人对某些方面存在敌意,使得做某件事要比另一件事更加的容易,或者恰恰与之相反。所以我会像所有医生在面对两种可能互相关联的疾病时所建议的那样:先做容易推进的。一个人心脏越健康,他的身体就越容易接受肺的治疗,而健康的肺会让人的身体更容易接受心脏治疗。

你们的成员是更容易接受有意义的成员制所带来的任何程序上的变化吗?那么就先推进成员制的进行。如果推动长老/执事的进程更加容易?那就先选立长执。但在这个过程中你总是在教导,总是要引导,总是在抓住机会去做出改变——如果可能的话——这些改变不会带来纷争和分裂。

当然,有些时候你不得不需要挑选一场仗去打,但是在每一次争论的点都可以帮助你你建立一个更健康的教会,而这样的教会能够让鲜花自己除掉中间的杂草。

为你祷告,希望我说的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教会有位姊妹,她说她是想来教会的,但是由于教会这个家庭和教会这个地方都会让她回忆起因她丈夫的不忠带来的伤痛,这让她暂时不能来我们教会。她也表达她在我们教会中没有感受到被关注、被关怀。我们教会的长老们已经关怀她的丈夫一段时间了,他也正在成长中。他的妻子在他的生命中看到了果子,并希望他继续在这间教会做成员。她说她想在某个时间会回到教会,但在此之前她需要一些空间和更多的时间。

同时,她一直在参加另外一个传讲福音的教会——也在我们这个地区,并且打算继续参加。

我们应该鼓励她加入现在一直在参加的教会吗?还是说我们应该多点的耐心,即使这样做会花上几年的时间?到目前为止,她有几个月没来我们教会了,而她的丈夫每周都来。在什么样的情形下你们会对不出席的人进行惩戒,特别考虑到她正在另外一间传讲福音的教会?有什么考量在里面吗?

——伊利诺斯州的菲力

菲力,

鉴于我对与她或是他还是你们教会都不了解,我很难给你开出确切的治疗疗程。以下是一些原则性的思考,可能会对你处理整个过程有帮助:

1)遭受罪恶的人通常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寻求和好如初的状态。无论你是因为通奸,欺凌,偷窃,种族主义或是其他任何形式的不公义而受到伤害,自我保护的本能都会不可避免的出来作祟,并且你会尽一切可能避免再次受到伤害。有些人抗争,有些人逃避。有时,他们要求的改变是健康的,是和信靠上帝是一致的。有时候,他们的要求太高以至于无视了上帝。

我很想听到她经历这次的试探转向了教会,而不是逃避她。假如你们的教会是健康的,这会成为她属灵健康的标记(见下面的第八点)。但是……

2)不要那么快的认为你已经完全了解了别人的痛苦。你想有耐心是很好的。 我的脑海中会想这位女士可能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的丈夫,也总是轻视教会,甚至因为丈夫的不忠而窃喜,这样她就有正当的理由离开她的丈夫和教会。也有可能,她非常爱教会和她的丈夫,但是现在,她一直担心她5岁时父母所发生的事会在她的生活中成为现实,而她的情感系统根本没有办法应对这一切。你和我都不知道她内心到底经历怎样的过程,圣灵也不希望我们知道。然而,在没有具体的证据之前,我们都应当以最大的善意对待她。

3) 出于这种原因,也会有一个比较罕见的情形,让你正式的进行惩戒严重犯罪的人。我绝对相信你会被我们长老的故事感到震惊到——因为忽视了犯罪的人以前被虐待和/或被欺骗过。我不是说你永远不能惩戒这位女士,但是,我很难相信你们现在已经走到那个地步了。

此外,要始终记住,按照我所知道的,耶稣已经给她离婚的理由(太19:9)。耶稣恨恶离婚。然而,在耶稣的教导中,足以说明祂同意因性不道德而离婚。那么我们应该非常缓慢地迫使她的良心与耶稣的良心相反。这意味着,如果她希望与她的丈夫(或“她丈夫的”教会)分开一段时间,我认为也是可以的。

4)通常情况,我们不应该惩戒一个参加其他传讲福音教会的人(即使他们还没有加入)。圣经中没有命令一个人必须参加或加入“我们的”教会。

5) 婚姻的重建比夫妻双方各自参加忠于圣经的教会更重要。我很高兴听到他在你们教会中不断地成长,我不会再鼓励他去别的地方了,因为我不想破坏美好的事。尽管如此,如果我在这两间忠于圣经的教会之间做个选择,而他的妻子在另外一间教会,那么我会鼓励他去到他妻子所在的教会聚会,她也可能希望他去。

我不会鼓励他坚持在原来的教会来重新获得他的“权利”。鼓励他不是用命令,而是以恩典的方式、做一切他能做的事把他的妻子放在他之前——用这样的方式带领,来重新获得他的权利。如同基督为教会所做的。

6)如果教会的长老或成员们对她有错误的忽视,他们应当向她道歉。现在,受到伤害的人经常会指控教会的带领者,这些指控常常是不正确的。没关系,你可以大步向前,不要为自己辩护。但是如果带领者意识到自己没有做应该做的事,他们就应该为此道歉。

7)对于一个在其他教会聚会的本教会成员,我们要忍耐多久,这很难设定一个时限。我的意思即使把奸淫的问题放在一边,依然很难确定我会让一个我们教会的成员在另外一间教会聚会可以持续多久——三个月?六个月?九个月?即使那样,我将竭尽所能的去鼓励这个人解除我们教会的成员身份,但能做的只不过是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而已。再说一次,这是在我知道他们正在参加另外一间教会的前提下给到的建议。考虑到还有犯奸淫的问题,即使配偶继续留在我们教会,我也会尽一切努力鼓励受害的一方加入其他的教会。

8)你们“教会的”目标不是越过你们的成员身份,也不是你们的程序化本身,而是要朝着赋予生命、促进福音里的关系的方向上牧养她,使她可以学会重新信任。当我们正确的信靠神的时候,我们学习正确的相信别人,这样的信任会体现出我们有能力践行圣经中关于“彼此”的命令——包括“彼此顺服”。也就是说,我们信任别人的能力可以成为一个属灵健康的的标记。

但是,属灵的信任很柔软,一旦破裂很难重建。所以,你首要的目标不是让她重新建立对你或是你们长老的信任(当然很有必要),而是帮助她信任某个忠于圣经的教会。不断地提醒她,你是支持她的,你的目的只是为了她能去到某间教会(不需要是你们的教会),在那里她可以向属灵的团契敞开自己的生命,因为你知道没有什么比这好的医治过程,使她学会再次相信神和相信人。

朋友,总的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鼓励他和妻子参加同一间教会”以及“鼓励她去到一间她认为她可以学会相信的教会”。我想你已经鼓励教会中一些成熟的姊妹,特别是那些与她熟识的成熟朋友,在这个过程中帮助她,牧养她了。

愿神赐你恩典和智慧。


亲爱的九标志,

请问圣经如何看待牧师按立?另外,九标志是否有牧师按立的方式/流程的内容是可以给我阅读的吗?

——来自澳大利亚的默里

默里,

大部分的宗派性教会(美洲长老会,正统长老会,播道会等等)都会有一本治理手册,描述他们圣职按立的流程。因此我想你是来自一间独立教会,无论是会众制还是长老治理的教会。

圣经中没有很多关于牧师按立的内容。圣经中明确说得着选立做长老的一定是男性(徒14:23;多1:5),这意味着说他们是被特别地确认的。所以我们可以设想他们需要特别地在会众的面前作公开见证,然后会众确认这些弟兄作为他们的牧师和领袖(帖前5:12;来13:7,17;彼前5:1-5),这也许可能是通过按手完成的(参见提前5:22;提后1:6)。但圣经所说的正式任命过程也就是这些了。

贺智(Charles Hodge)对于“职分”的定义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他说:

教牧服事好像是一个职分,因为这是任何事、任何人都无法自取的。某个获得授权的治理权柄必须任命一位男性,这不仅是赋予他权柄,也包括行使某些职能或履行某些职责的义务;它所赋予的某些权利或特权,是其他人必须承认和尊重的。(《关于教会政体的讨论》Discussions in Church Polity,第346页)

因此,你第一个要问的问题是,谁是那个任命或是确认一位男性可以获得这个职分的、教会一定会承认和尊重的“治理权柄”呢?。作为一名持会众制立场的人,我会说这“治理权柄”就是会众——会众必须任命或确认一个人。那么,所谓的按立程序的第一步就是会众投票。

不过,我们的长老们不会用“按立”这个词汇。这个词会使人联想到一些中世纪或是神秘色彩——人的灵魂带有某种圣灵光环记号——这是没有益处的画面。另外,尽管我们采用长老会的贺智对特别确认“职分”的解释,但我们不会说这是一个真正的“统绪”(order):即一个人一旦被任命,他就永远是长老。当一位长老离开我们教会时,他就不能再看自己是“长老”或是“牧师”了。他的长老或牧师身份只有在教会作为一个整体确认了他时才有效。做牧师或做长老是一份工作,不是一个统绪。离开了工作,你就放弃了“权利”。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像美洲长老会治会章程中那样允许“机构牧师”(elder out of bounds,即不在地方教会牧会的牧师)。我们也不会鼓励你称呼不在承担这样工作和没有得到教会确认是他们牧师的人为“牧师”。牧者是和会众绑定在一起的,就像牧羊人和羊一样。没有羊的牧羊人真的是牧羊人吗?

一旦我们的会众投票选出一位弟兄,我们就会在接下来的主日早晨正式的确认他作为一名长老。他会宣读担任长老的誓言,会众也会宣读他们的誓言。之后,其他几位长老会象征性的按手在他身上为他祷告。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长老和会众的宣誓誓言。


亲爱的九标志,

新约时代的信徒应当怎样看待什一奉献,你的观点是怎样的?

——约翰

约翰,

关于奉献的话题我在之前的九标志问答中提供过几个思考。但是在这里的回答是我们教会的邓洁明牧师写给所有教会成员课程学员的一篇文章:

题目是:你应该奉献多少?(国会山浸信会成员课程课程材料,邓洁明)

当奉献袋经过你面前时,耶稣希望你奉献多少?

约中的奉献

在旧约中,上帝命令祂的百姓奉献他们收入的十分之一来支持利未人——也就是今天的宗教教师。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必不可少的献祭,更不用说圣殿税和自愿奉献的了,这三者加起来总计占以色列人年收入的23%。

我们从基督领受的比旧约圣徒所能想象的还要多。作为基督徒,奉献是我们用金钱获取永恒回报的投资。奉献帮助我们松开缠绕在我们内心的金钱锁链。奉献表明:“神是足够的”。

约中的奉献

基督徒们有时会想象他们奉献的责任仅仅是十分之一,不会多也不会少,这是他们喜欢的奉献。但这不正确。根据旧约,十分之一是很好的起点。想想亚伯拉罕给麦基洗德的供物。但是新约中没有一处教导基督徒要“什一”奉献(即奉献十分之一)。

保罗命令每个基督徒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林前16:2)奉献。也就是说,每个人要尽其所能。保罗在其他地方教导说,“在道理上受教的,当把一切需用的供给施教的人”(加6:6,另外见林前9:14)。他赞扬一间教会“慷慨的奉献”并“过了他们的力量”(林后8:2-3)。

然而,圣经中也教导我们给教会的奉献要与我们与其他财务义务相平衡。保罗说不看顾亲属基本需要的人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提前5:8)。

金钱只是许多神所赐给我们管家身份要管理的其中之一,像时间或是关系也是。就像我们应该用“爱惜光阴”(弗5:18)来荣耀神,所以我们也应该用我们的金钱来荣耀神。

我们的长老建议你奉献收入的十分之一给教会作为开始(或是像提摩太前书5:16那样合乎圣经的限制,可以少于这个比例)。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鼓励你记得,你存在银行的每一块钱都是一个荣耀神的机会。那么,最好的使用(超出1/10的)下一块钱的方式是用在教会里额外的需要上吗?还是用于雇佣保姆,让你可以有时间训练一个年轻的基督徒?或是花在家庭度假上好使你的家庭得到休息和刻意安排在一起的时间?亦或是买这套/那套房子,因为它可以让你开放家庭邀请人做客?在基督里你有完全的自由(使用金钱)。关键是,为了上帝使用你所有的金钱。

如果没有收入,你仍然要奉献自己所拥有的东西(金钱,时间,人际关系等等)。以便,等你有收入的第一天,你就会觉得第二天我要去奉献。

些实际的建议

  1. 首先奉献给你所在的地方教会。由于这间地方教会是你所受教导的主要来源,因此,她应该是你奉献的主要接受者(见加6:6;林前9:14)。
  2. 规律和有计划的奉献。保罗告诉哥林多教会的人在每周七日的头一日把奉献的钱留出来(林前16:2)。奉献给教会不应当是随性的决定。做好计划,把它做到你的预算中去。
  3. 心乐意的奉献。上帝喜悦人心甘情愿的的奉献,祂呼召所有的人背起十字架跟随祂(林后9:7;路9:23)。我们的全人应当活出甘心顺服的生命,包括我们的奉献。你要记住,在基督里你所接受的相比,你所奉献的一切都相形见绌。
  4. 求智慧的建议。我们的奉献不应该给人深刻的印象(太6:2)。但是个人作出金钱的决定实际愚蠢的(伯15:22;提前6:2)。在你所在的教会中,至少要与一人保持你一生财务的透明——包括你奉献的金额和奉献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