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九标志问答36: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不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36: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不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

Article
2020-06-04

我是否应该继续推行选立众长老的进程——即便这会导致教会分裂?

我认同你们的九标志——但说真的,爱心、祷告和宣教这几个标志在哪里?

未婚先孕少女的妈妈想在教会为外孙女举办新生儿派对,我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亲爱的九标志,

我的问题是从执事到长老要如何过渡。我在南方一个小浸信会教会服侍,几个世纪以来,这个教会一直遵循着单个长老和众执事服侍的模式。现在教会里应该大家都认为多位长老带领是符合圣经的。这根本不存在争议,因为我已经在教导圣经时清楚地告诉他们了。

我们的问题是:15位长期担任执事的弟兄们中间只有两三位符合长老资格,还有两三位想参与长老服侍,但要么不合格,要么没有足够的会众认可,这种情况下该如何选拔预备长老?

我会按以下方式开展选拔预备长老程序:在每个人都认可了这一教会带领框架之后,我们要求会众提交长老提名。在这些提名中,有两个人几乎每次投票都会被提名,还有两个人虽然得到很多提名,但他们的属灵资格与前两个相差甚远。还有一个问题是,另有两位弟兄只得到了50%左右成员们的提名,我也相信他们想当长老(这真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在全教会范围内举行投票,恐怕他们不会通过75%票数的门槛。

如何在不冒犯某些人的情况下完成这一过渡?我和一个我认为应该做长老的人谈起这一话题时,他说:“我知道这是圣经的要求,也可以看到所有的益处,但不知道该如何在不破坏教会合一的情况下完成这一过渡。”我同意他的看法,并且目前和长老们不打算继续此进程。虽然在圣经中看到了这一点,但我无法找到一个在不破坏合一的情况下切实可行的方案来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我的选择是:追求合一是圣经明确的命令,这要优先于在愿意服侍的合格人选中选出多个长老的命令。

你有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到我吗?

——匿名,来自德克萨斯州

牧师弟兄,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艰难的局面。我有这些想法:

第一,你对合一的考虑是合理的,这可能是暂缓推动众长老带领的一个很好理由。新约向我们展现了多位长老带领的治理模式,但却没有一处明确命令教会必须这样做。从释经学角度考虑,我在描述一致、却没有给出明确命令的经文上取了个平衡:牧师应该总是希望培养更多的长老作为门训目标,同时我也认为在一段时间内只有一个牧师并不是犯罪。情况可能是要么没有任何合格的候选人可以提名,要么提名合适的人选会分裂教会。所以,是的,我认为你至少应该等一段时间。

应该等多久?我想你也知道——直到能明确地认定正式提名的任何人都将获得必要的75%的选票,同时另外两位虽然受欢迎却不够资格的人不被提名也不会导致一半的会众离开教会。

(顺便说一句:我们对会众私下的提名使用“推荐”一词;对长老在会众面前公开被提名使用“提名”一词;对会众回应长老提名的行动使用“赞同/否决”一词。)

第二,但你应该继续盼望提名合格的人。圣经的例子把这个负担加在你身上。如你所知,它将在很多方面为你和教会带来益处。

难题是我们该怎么做?你认为这两个不合格的人该怎么办?你认为那两个合格的人该如何成为长老?以下是一些我的建议:

首先,花些时间用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前书1章中关于长老资格的经文教导全会众。这也许可以找其他教会的牧师来做,在教会中分发安泰博所著《寻找忠心的长老和执事》一书。你的目标不是现在就找对人,而是帮助全体会众成熟到他们能持守圣经的教导,而非人的感受。

其次,花时间和那几位获得很多提名的弟兄一起阅读安泰博的书进行门训。或者,如果你们没法一对一读书学习,那就和他们共进午餐,打开圣经学习上面的每一个衡量标准。问问他们觉得自己对比这上面的每一项都做得如何。你也可以在小组学习中这么做。

如果你确信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符合某些标准,或者因为其他原因不合格,你需要对他们坦言相告。理想情况下,你只需要帮助他们自己得出这些结论,这样你就不用说了。

如果说你看的是“好好管理自己的家”这个标准,而你相信其中一个其实并没有做到,那就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手头有一本阐述此标准的书,你就可以大声读出来。问问他,在教会里,他认为谁是符合这一标准的榜样,并以此为机会,赞扬上帝在他人生命中所做的工作。问问他认为自己是否做到了,或者他自己领导家庭的榜样是否为教会其他基督徒树立了好榜样。在这点上,你或许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或许也可以。

如果他对自己这方面的缺点视而不见。这要看他的整体受教程度和成熟度,也要看你觉得整个长老提名过程应该暂缓多久,再来决定此时你是否合适直接指出对他的反对意见。有些人我可以非常坦率地对待。有些人我不得不先鼓励优点,同时为其缺点祷告——因为他们似乎无法接受纠正。关键是,要努力使这这几位弟兄成为合格的人,或者至少要他们清楚意识到自己是不合格的。

也许那个你不得不忽视反对和成员意见,继续提名进程的时刻还是会来。过去,狄马可没有提名某些人,而那些人确信自己应当得到他的提名……即便那几位的确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仍感到被冒犯了,最终离开了教会。弟兄,最后你必须要这样做——这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但这都不是事儿!正如狄马可所说的,如果你不愿意做那些会导致人们离开你教会的决定,那么你就不应该作牧师。

第三,想办法非正式地给你认为有资格的两个人服事机会。让他们参与教导成人主日学,或在主日下午聚会中分享,或在主日早上代祷。把他们派到棘手的牧养实例中。寻找机会提高他们的被认可程度,尤其是能发挥他们特殊优势之处。

如果这很难做到,你可能要扪心自问他们是不是合适的人。老实说,如果你告诉我,有两位弟兄目前只得到了50%的会众推荐,我不禁要问为什么?你确定他们已经是合格的长老候选人吗?你想提名的人应该是那些已经成熟的长老候选人。

归根结底,你要愿意挑战人们对谁被提名和谁没有被提名而感到不高兴,包括任何认为自己应该被提名的人。任何认为自己应该被提名为长老的人,届时都会因此证明他不该被提名。是的,你不希望半数的人离开教会。但也许有几个会走,再说一次,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啦!

还有更多可交流的,希望这只是个开始。


亲爱的九标志,

我确实认同你们的九标志,但我的问题可能涉及到一个健康教会的两个最大的标志:最大的标志是爱心,没有爱心,那九个标志就是“鸣的锣”而已;第二个标志是祷告,因为耶稣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

为什么这两个标志不包含在内?

先谢过了,

——斯科特

亲爱的斯科特,

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说“健康教会包含了这九个标志”而不是“健康教会只有这九个标志”。在狄马可的原著中,有很多比所列出来的、更重要的内容应该被纳入——比如爱心,还有宣教,或者律法,或者圣灵所有的果子。

之所以选中这九个标志,部分原因是当今的基督徒对这九标志中任何一个都会有争议。解经式讲道、圣经神学、福音……这些标志在今天的基督教世界里有很多模糊和争论之处。没有一个基督教会否认爱心或祷告。(尽管如此,我的确也在狄马可的建议下写过一本厚厚的关于爱心书,因为人们确实有误解。)

此外,这九个标志往往侧重于教会生活的构架上。还记得改教家用来定义地方教会的两个“标志”吗?他们说,只要教会按着圣经传讲真道,并按着圣经举行圣礼,那就是教会。狄马可的前三个标志正是关乎是“话语的正确宣讲”,而第四到九个标志则是关乎“圣礼的正确施行”的。

你可能不满意这个解释,但这是我想到的唯一解释!

最后一点:最近有人讨论把宣教和祷告加到健康教会的标志列表上,但,嗯……我们在为此祷告。

愿主祝福你!


亲爱的九标志,

上周,一名教会成员提出请求,想用教会的团契大厅为她未婚先孕的女儿的孩子举行新生儿派对。她女儿是教会成员,但那仅仅是因为她生在这个基督徒家庭。她很少参加主日,并且对自己的罪毫无悔改之意。然而,她的妈妈是我们当中是非常忠心并有影响力的成员。我想通过这件事向这个未婚先孕的年轻母亲彰显上帝的恩典——很高兴她选择了生下并抚养这个孩子(而不是堕胎);但也不想纵容在教会(特别是其他年轻女孩)和社区中的性犯罪。

——查尔斯,来自阿肯色州

亲爱的查尔斯,

我认为你现在需要同时做两件事:一方面,你应该寻找方法来支持和坚固这个未婚先孕妈妈;另一方面,你应该帮助她和整个教会都明白,如果她仍活在不悔改的罪中,教会不能继续借着成员身份确认她的救恩,教会无法确定她是否真能与耶稣同在直到审判之日。属世的智慧会认为这两件事彼此矛盾。属灵的智慧却知道,这两者都是爱的要求。

每件事都各按其时。有时爱需要敞开一扇门,有时候则要关闭一扇门。现在你两方面都要做。

你如何做到这一点取决于(1)是否可以看到这个年轻母亲自己属灵上的谦卑;(2)提出要求的外祖母是否成熟;(3)会众是否成熟,特别是他们是否准备好接受教会执行纪律。

如果你能引导这个女人悔改,我认为教会提供场地给她们举办新生儿派对是可以的。如果你觉得她不愿意悔改,我认为你应该谨慎对待通过此事所要教给她的功课。

如果提出请求的外祖母是灵命成熟的成员,那么你可以尝试更灵活地延迟答复,或寻找其他地点,或用其他方式。如果这位外祖母灵命成熟,你可以把她作为牧养方案的帮助者。向她解释为何你需要用上述两种方式来爱她的外孙女,但你需要她的帮助。

如果会众的灵命都相当成熟,你或许可以进行往惩戒的方向前进。如果不是的话,你就不能这样做,反而要尽量私下另找一个举行新生儿欢迎派对的场所,同时也要用其他方式来表示牧养上的支持,也许可以给这个未婚先孕的妈妈买个礼物。

以上这些繁杂的建议清楚显示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你已经离开“圣经明确说做什么”的起点,而深入到了根据事实情况“判断应该做什么”的地步。你可能会决定,考虑到对这个不成熟的未婚先孕妈妈和成员的深远影响,会让她使用教会的一部分空间(毕竟,这只是一座建筑,不像以色列圣殿那样地位神圣),但你要寻找其他机会来教他们不得不学的功课。不过,只要会众灵命稍微成熟一些,我都倾向于不让她们使用教会场所。

(一般的教训:基督徒的成熟度通常表现在说出或听到“不”这个词的能力上。)

弟兄,归根结底,不要只想着规章制度。想想吧,一个年轻的女人,据你所知,她将在上帝的震怒下度过永生。你想回答的问题是,你如何竭尽全力帮助她打开心灵的眼睛看到这个问题?如果会众只想通过保持这个不悔改女人的成员身份来默默安慰她的救赎,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如何帮助他们认识到这样就是有份于她的诅咒?这座建筑和它的用途只是一些工具,你必须通过它们来帮助每个人以“最终那天的审判之光”来衡量他们现在的决定。比起你如何利用这个建筑物,我更关心的是尽你所能地去爱她:作为一个需要支持的母亲对她表示“支持”;而作为一个成员对她表示“反对”——只要她还坚持追随世界而不是耶稣。

为你祷告,希望这对你有帮助,即便还不够具体。


译:郁果;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36: When Nominating Elders May Cause Disunity; Your 9 Marks Aren’t Enough; A Difficult Pastoral Sit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