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期刊第三十三期:教会里的慈惠事工

Article
2016-10-02

发刊词

翻译::陆骋

 

过去的几年间,九标志提出过几次对于地方教会使命偏离的警告。我们相信地方教会的存在是为了造就门徒,教训他们遵守主耶稣所教导的一切命令。因此,地方教会、牧者、聚会以及任何教会资源都应当委身于在爱中教导真理,以此装备圣徒服侍。慈惠事工对于神的百姓来说当然是必要的,但是对于体制性教会而言,话语的事奉某种程度上是最核心的,而组织性的和架构性的慈惠事工项目不是。话语的事奉就好像赋予教会内外一切信徒事工之生命的水一样。

但是如同每个幼教老师所知道的,教导孩子建塑料小屋与愿意手沾胶水与他们一起建造是密不可分的。有时对于体制性的地方教会而言,这是同样的道理。为了实现太28章和弗4章的使命,教会也需要实践所教导的。不仅要教导圣徒成为基督徒的意义,也提供自然的管道来组织和促进他们基于新创造而拥有的爱心参与慈惠事工。

底线是:地方教会就其体制性而言,被呼召去教导圣徒。这是其本分的工作。失去这一点,就会失去全部。但是教会是由会行动做事的人组成。而体制性教会的资源(同工的时间,经济预算等等)可用于教导事奉以外的方面时,其需要被智慧地管理,以帮助教会成员预备行耶稣命令门徒所行的善事。

基于以上理由,九标志期待提供具有建设性的帮助,使地方教会得以寻求有组织的慈惠事工(澄清:一些长老会的传统会使用“慈惠事工”指代某个教会内对其会员物质需要的服侍性关怀。我们对这个词的使用更宽泛)。Jamie Dunlop在开篇给我们所能想到模式的最佳大图景。我们并不会为任何一种“九标志式”的理念或方法完全地背书,但是Dunlop的模式却十分有洞察力,至少对于富有的西方教会而言。

提摩太·凯勒接着给我们一幅更大的画面:我们真的认为讲道是最首要的吗?是的。而这又如何引领其它方面呢?请读凯勒的文章。

Mike McKinley正确地将慈惠事工与传福音相联,而Kevin DeYoung就如何区分这两者提供了智慧的建议。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应该如何使用呢?

John Lauber、Jamie Dunlop和Layla Wilder就具体的方面,比如怎样与穷人交流提供了实际的建议。还有David Apple、J. D. Greear和Justin Holcomb给了我们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帮助我们看到教会如何参与慈惠事工。他们都首先告知你,他们并没有在所有事上都做得有智慧,也不是做的每件事都值得复制(当我们去做时才真正明白!)然而,你仍然可以从中找到一些鼓舞你的方面。

 

 

目录:

  1. 如何开展慈惠事工
  2. 教会如何兼顾传道与行善?
  3. 义务,管家职分与穷人
  4. 慈惠事工如何帮助教会福音事工
  5. 我们需要小心,也需要关心
  6. 如何与心灵破碎的人开始福音对话
  7. 按综合辅助机构来设立教会的慈惠事工
  8. 如何在教会开展慈惠事工
  9. 爱不可爱的人和被遗弃的人
  10. 扶助一间学校
  11. 直面非法性贩卖

 

 

本期翻译志愿者是:咸燕美,梁曙东,王悦,高蒙恩,侯淑婧,王清彦,陈若茹,张金星,韩冰,刘立君,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