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从本堂教会角度看宣教伙伴关系

Article
2016-01-30

原文标题与链接: Missions Partnerships from the Home Church’s Perspective

翻译:王清彦

 

 

现今的时代并不是一个喜欢制度性的、非个人的联结的时代。我们喜欢的是个人直接地参与、直接地面向社群、直接地被联结。

宣教事工也不例外。今日的宣教领袖津津乐道的,是教会对与国际福音工人更直接、更个人的伙伴关系的渴望。

总体上,我认为这样的渴望很好。然而,跟处在堕落世界中的万事万物一样,这些伙伴关系可能处得好,也可能处得差,而相应地是结好果子,或者失败。

因此,对于以全球布道为目的与海外工人的合作,我想提出六项原则。但开始前,请容我先澄清这些原则是什么,不是什么。它们不是圣经中直接命令的东西。它们既非纯粹的观察,也不是通过查看使伙伴关系奏效的而辨别得出的最佳方法。相反地,它们是实例,是华盛顿特区国会山浸信会,作为一个地方教会,如何基于较普遍的、符合圣经的优先级所尝试过的。这些普遍的优先级包括:谦卑的重要性(彼得前书5:5;腓立比书2:1-11),神的民被神的话语所创造和塑造(以西结书37:1-14;马太福音4:4;提摩太后书4:1-3),教会间在福音工作中的合作之美(约翰三书)以及对具体宣教士委身之爱的福音“正确性”(腓立比书4:10-20)。我盼望,通过反思我们的教会为体现这些广泛的优先级所做的具体的尝试和努力,帮助到其他的教会更加仔细地思考他们如何谦卑地参与到全球福音事工。

1.仆人之心

所有的宣教伙伴关系都是以你所怀的动机开始的。你在寻求服事海外宣教士,还是寻求被他们服事?

神所救赎的民应当总是以谦卑为标记。本想在另外一个文化当中作工来荣耀基督,但行出来却带着自私或骄傲,这就显得奇怪了。在国际伙伴关系中,我们应当努力谦卑,因为我们极度需要恩典。于此之于万事,“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得后书5:5)。

有些教会感觉到他们已经在美国这儿的事工中品尝到一定程度的“成功”——即“快速的数字增长”,对于他们而言仆人之心的态度尤显重要。甚至一个好的感恩和信任之意,都可轻易地被解读为一种高傲的假设:你了解在另外一个文化中什么是最好的。多少次,我观察到这类荒谬的谈话:一位美国教会的领袖,对某个文化的语言或习俗几乎没有一丁点的了解,正试图“负责”“帮助”一位海外工人“更好地布道”和“使教会成长”,而这种劝告通常是基于实用主义,消费者驱动的想法,在任何一个文化中这都是不符合圣经的,而且是以人为中心的。但是有时这种劝告可能是真正有智慧的并且是符合圣经的,只要这位教会的领袖不是过快地和粗心地推动进程。

对你们的教会来说,最好是在宣教禾场找到你们可信任其判断及其神学的人,然后顺从他们。当建立伙伴关系,特别是那些注重植堂的伙伴关系时,在进入伙伴关系之前,你们不一定取得神学上的一致,但是要坦诚地讨论神学问题,诸如布道、教会论、救赎论等等。双方都称自己是“福音派”或同属一个宗派可能是不够的。

实际当中,一个谦卑、有仆人之心的伙伴关系看起来是怎样的?简单说,就是渴望作“任何事工”。愿意做在禾场的宣教士或者宣教领袖认为有帮助的任何事,这是正确的着手伙伴关系的地方。也就是问:“我能做什么来服事你与你搭档?没有事情是太大或太小是我不愿做的。”

这种从小事做起并且在逐渐深化的伙伴关系上忠心的意愿,对于建立信任极其重要。许多海外工人花数年学习一门语言并融入到一个文化中,只是担心美国来的粗心的短期宣教团队毁掉多年的工作成效。他们的担心是正当的。

当一个教会表现出帮助外国工人的意愿,哪怕是以微小的、幕后的方式,诸如在父母参加培训聚会时照顾他们的孩子,他们赢得工人的信任,也赢得时机去温和地提出符合圣经的改变。

2.牧者带领

第二个原则是关于教牧领导的问题。领袖不是以牧者自己的宣教热情开始——有热情很好但还不够——而是从他定期地贯穿整本圣经布道,一个主日接一个主日地传讲福音的含意开始。神是宣教的神,他对地上的万民都有宣教的热情,并且圣经中充满这种热情。从摩西五经,到历史书、先知书,以及在全部福音书和使徒书信中,基本述说的都是神从所有的语言、部落、百姓和民族中呼召敬拜者的热情。可浅查如下经文:创世纪12:2-3,以赛亚书19:19-25,或启示录7:9-10。

如果牧者经常宣讲这个丰富的符合圣经的信息,那么会众的世界观将开始被它塑造。他们将学到福音不仅仅只是关乎使“他们”的教会成长,而是超出他们自己的文化或国家。福音是面向无论何地的所有人。了解这项任务的急迫性——“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以及神的伟大和配得一切,将推动一个感染全体会众的普遍的热情。这般地讲道,实际上是一个牧者领导会众进入宣教所能做的最基本的东西。

但是牧者不应只去讲道,他必须经常在从讲台上为着海外的福音事工而祷告。当会众听到神的国不是只关乎“我们这个群体”,海外福音事工也就传入会众的心里。这也将他们的心思放在神的广大、全面的计划中。这样的祷告在每个主日提醒着他们:耶稣是多巴哥百姓的主,是乌兹别克斯坦百姓的主,是不丹百姓的主,也是他们家乡的主。

英国名牧约翰·斯托得,曾经在英国一个镇上拜访一家小教会。当听到他们的教牧祷告中的本乡内容,他总结说:“我伤心低离开了,感觉到这间教会在崇拜一个他们自己设计的一个小乡村的神。在他们的祷告中,没有对这世界的需要的认识,也没有尝试拥抱这世界” 。用讲台上的祷告去拥抱基督的全球使命,是对这种轻看神的地方主义最好的解药。这样的祷告可以极好地开阔会众的心。

最后,一位用神的话语忠心地塑造其会众热情的牧者,能够随之向会众展示如何通过他亲自走出去来引导他们的热情。并且牧者不应单独行动,而是带着主要领袖一起。当一个牧者把自己的时间奉献给跨文化福音事工来展示其重要性时,这对会众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

我们自己的会众,当前参与到中亚的伙伴关系中,某种程度上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一次旅行,当时是我们的资深牧者去到土耳其的一次宣教士会议上演讲。牧者所做的这个范例当时极大地促进了启动一个伙伴关系,时至今日已经成长为我们会众的主要宣教参与。

3.以关系为基础

带领我们进入下一个原则的是:在一个地方教会的宣教参与增长中个人关系的价值。很多时候,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需要跑遍世界的角角落落才算忠心于大使命。但是,跟多个地方保持许多联络经常会导致肤浅和无效的关系。

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教会只挑选几个工人并且在与他们的事工关系上深入会做得更好。这样的缩小关注范围需要谦卑的顺服,因为神是无限的,而你和你的会众不是。并且,每每你听到某个新的机遇,就需要用爱心的操练来避免过度地将你的会众推入肤浅、感觉良好的事工参与中去。但是国度里的结果可能是引人注目的。

当评估要投入何方时,下面三个原则证实对我们的教会有用。我们尝试与之建立伙伴关系的工人是:

  1. 在他们的事工中是优秀的。我们希望与那些看上去事工优秀并且按照圣经深思熟虑如何事工的工人合作。我们希望足够了解工人,了解他们所做的是实际有效地在他们的文化中将福音清楚呈现。获得这一层次的信息几乎总是需要花时间跟他们一起,在禾场中接触那些他们尝试用福音得着的人。
  2. 在他们的事工焦点上有策略。我们希望与那些在少有福音光照的地方事工的工人合作。基督徒在任何地方传扬福音都是好的,但是时间和财力是有限的。有时我们必须在两个旗鼓相当的工人之间选择:一个在基督徒很少的穆斯林国家,另一个在有着成百上千当地信徒的国家。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几乎总是支持处在福音最少的地方的工人。
  3. 广为会众认识。我们想与之合作的工人,他们不仅是教会领袖认识的,也要是全体会众认识的,或者愿意事工而被认识。这自然就意味着优先支持神可能从我们自己的成员当中兴起的工人。假如一个成员希望走出去,而你不愿意与之长期搭档,那么至少你必须思考你将其人送至海外是否是正确的。假如更多的教会负责地、更严肃地差遣工人,那可能就会为工人或差传机构避免一堆头痛的问题。

同样,假如你正在跟你会众以外的工人合作,你必须考量他们与你的会众在起初的关系层面。这就意味着你要先动身去现场拜访他们,然后再正式与他们合作。最理想的,他们能花一段时间住在你的教会成员之间。我说的不是一个长周末,而是几个月。邀请工人参与到会众整个本土的事工中,为此,愿意向工人们提供免费的住处是个好方法。

在我们的教会中,通常我们会跟工人共度一段较长时光,在他们与会众建立关系后,才会与他们正式合作。这可能会在开始的时候拖慢事工,但看在每个人生命中长期的果效,似乎这也是值得的。

4.以委身为中心

你的教会也应当愿意真正地向你所合作的工人委身。工人们经常谈到这样的教会,他们的本意是好的,却成了不能患难的合作伙伴,或者当禾场的情形限制了他们参与到短期的宣教项目中,他们便失去了合作的兴致。相反地,应当考虑委身于一个工人团队,以他们认为有帮助的任何方式来服事他们;如果他们认为有帮助,你要愿意去短宣;如果时间安排不妥,你也愿意不过来。

以委身为中心,同样意味着带着长久的关注长时间地事工,不论年景或好或差,不论你的伙伴关系是鼓舞人心,或是充满艰难。

最后,这种委身应当表现在一种愿意庆祝深思熟虑的、符合圣经的忠心当中,即便收获来得慢。这样你能够帮助你所搭档的工人抵制急功近利的诱惑,因为这种心态已经使得许多工人在追求快速“成功”中先厌烦然后扭曲福音。你明确长期的委身能够帮助你所合作的工人持之以恒地宣讲完全的福音信息,即使结果可能来得很慢。

5.以会众为广度

一个健康的教会合作伙伴关系通常意味着是教会实际拥有这样的伙伴关系,而不仅仅是少数领袖,这是自然而然的。当教会中的平信徒理解了教会伙伴关系的焦点和方向时,伙伴关系必然会硕果累累。定期向全体会众更新教会对国际事工的参与是有益的,在我们自己的教会中,在每年六次的成员会议上,我们都会就此公布一份简短的报告。

为在我们自己的会众中达到这一点,我们曾尝试教导宣教(意味一种对全球福音拓展的关心)是忠心基督徒生活的正常一部分,而不是一个可选项。对于我们,这也意味着撤销了特殊宣教委员会,并将我们对宣教事工的监督权交托给教会众长老。这似乎已经帮助教会的成员看到:宣教是教会事工的一个核心部分,而不是为某些“对此类事情感兴趣的人”而设的众多可选的外围事工中的一项。

使会众参与为宣教祷告也是重要的,在我们的自己的会众当中

  • 每个主日的晚上,我们听取一位我们支持的工人(总共大约15位)简短的一两分钟的更新,然后我们为这位工人祷告。
  • 我们定期接待工人,当他们回到我们的城市时,我们当着整个会众的面跟他们交谈。然后我们为他们祷告。
  • 我们将我们支持的工人的姓名和一般信息打印在分发给我们教会每个成员的祷告目录中。

只要安全情况允许,我们当着所有教会成员的面,而不只是“宣教俱乐部”,获得我们支持的工人的姓名和大致处所。

6.注目于长期
最后,在我看来结果子的和谦卑的伙伴关系应当是注目于长期的。我的意思是你们的教会必须从你们自己的会众当中培养长期海外事工工人。在伙伴关系之初,为什么不讲清楚明确的目标,就是你们自己的会员当中有人的生命会被拔出,然后为着福音的益处被长期根植在另外一个文化当中?这种想法的意义多多。

注目于长期,也可能意味着在短期宣教行时都要抱着长期的心态。相较于只是提供“宣教经验”,你可以把短宣的目的看作是支持你所委身的现有长期团队的事工。首先,将你的短期事工看作是支持你长期伙伴的一种方法,不管他们以何种方式需要这种支持,其次,看作一种兴起你们自己的成员参与到长期事工的方法。宣教禾场的工人通常需要更多日出日落在禾场跑腿的,而不只是过路拜访的朋友。

总结

不管你的教会情形如何,我希望你们仔细地考虑你们的会众如何与全球福音事工开展合作。

  • 你们的事工是否以谦卑为记?
  • 你们是否正被福音的荣耀引导,被你们的牧师和长老教导和塑造?
  • 你们与海外工人的关系是深层次的、有意义的?
  • 你们是否愿意长期委身?
  • 你们的成员是否直接认识那些你们愿意合作的工人?
  • 你们是否正期盼、祷告和事工以便从你自己的队伍中预备长期工人参与宣教事工?

与我的教会相比,你们的教会有着不同的资源,不同的时间表和不同的需求。你们可能正思考着比此文中的具体实例更好的东西。但是我希望这些核心的、符合圣经的优先级:谦卑,以圣经为中心,合作和委身在你们的宣教参与中是明明白白的,不管在你们的境况下看起来是怎样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