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教牧与神学家论坛:如何选立长老

Article
2014-12-17

原文标题与链接:A Pastors’ and Theologians’ Forum on Selecting Elders
翻译:谢昉

在这次教牧与神学家论坛中,我们提出了这个问题:在选立长老的过程中,你曾经有过什么经验教训可以分享吗?我们得到了来自以下牧师和学者们的回答:

  • 约翰麦卡瑟(John MacArthur)
  • Michael Lawrence
  • Phil Newton
  • Ed Roberts
  • Sinclair Ferguson
  • Bruce Keisling
  • Philip Pedley
  • Sir Fred Catherwood
  • 史瑞纳(Thomas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约翰·麦卡瑟(John MacArthur)

保罗说“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是很有道理的,也很重要。圣经中对长老所列出的要求都是跟他的敬虔品质、跟他的恩赐有关,而这些都需要时间来验证。一个人很可能给你留下非常好的第一印象,看起来非常敏锐、知道很多东西、成熟,甚至也有教导的恩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发现他身上有些问题是不适合担任长老的,而这些问题需要长时间的观察才能发现出来。所以教会领袖需要“先受试验,若没有可责之处”再叫他们承担职分(提前3:10)。

在我们的教会里,长老是终身制的。他们没有任职期限,他们被选立是因为教会认可他们的恩赐和呼召。罗马书11:29告诉我们,恩赐和呼召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所以长老的选立和任职也不是随随便便的。

不仅如此,长老的恩赐和呼召比任何正式的神学培训还要重要。

作为神学院的院长,我非常看重正式的神学训练。一个人如果知道神呼召他进入事工,并且有教导的恩赐,他当然应该尽可能合理地追求最好的神学教育。他需要利用所有可能的机会来学习,得到好的导师带领他。他应该对圣经有完整的认识和足够的知识,他也需要理解纯正的教义,对于如何在实际生活中引导和帮助信徒获得手把手的教导和训练,也尽可能地将他所知道的能够教导给别人。同时,他的属灵领袖也应当尽责地帮助他获得这样的训练和机会。

但是如果他缺乏呼召和恩赐,正式的神学训练并不能帮助他成为长老。换句话说,对于有恩赐有呼召的属灵领袖而言,神学训练可以很好地帮助他进入长老角色,但是没有一个神学训练项目可以确保一个人胜任长老之责。

所以对我来说,识别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有恩赐和呼召进入长老职事是给他正式神学训练的前提条件,在我们招生的时候,我们先要确认这一点。

如果问我,多年的教牧实践中有什么经验教训的话,我能提供的经验就是:最好的识别潜在长老的方式就是透过日常的教会生活。潜在的长老会回应圣经的教训,他们有事奉的意愿,他们生活中有属灵的果子,他们的恩赐在教会中已经彰显出来——即便他们没有正式的领导职分。

换句话说,我们的领袖造就、神学教育不是一步到位的,也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送进去培养成长老。与其将没有经验的年轻人送进机器把他们塑造成我们希望他们变成的样子,不如给他们自由、让他们展现出神造他们的时候就放在他们身上的恩赐,观察他们如何承担事奉的责任。然后我们可以帮助他们、鼓励他们、培养他们,使他们能够发展他们身上独特的才干。我发现对于那些有恩赐、有呼召的人来说,只要给他们机会和鼓励,他们就能茁壮成长。

Michael Lawrence

我一再学习到的一个教训,是不要将那些与人有持续的、反复的或是尚未解决的冲突的人放在长老职分上。不止一次,我忽视了一个人生活中与他人的冲突,我帮那些冲突找了借口,例如认为这些冲突是因为某些特殊处境,或是因为他当时不成熟,或是认为他是无辜的一方。

事实上,即便神学或者处境都证明他在冲突中是正确的人,这个人仍有可能是具备好争竞的本质。或许这表明他缺乏某些教养、总是倾向于一些死板的立场,不愿意放下自己的观点,或是喜欢争论。无论他以什么样的形式表现,好争竞对长老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具备好争竞个性的人做长老是不合格的(提前3:3)。

为什么我们常常忽视这一品质呢?这是因为长老需要捍卫信仰,在恶狼面前保护群羊,容易动摇的长老对教会的健康和福音的纯正都是威胁。所以我们希望长老是预备好能够为真道辩护的人(彼前1:13)。

但是如果我们要用好牧人的心来牧养群羊,如果我们要因着敬畏基督的缘故(弗5:21)彼此顺服,那么我们在选择长老的时候就要很小心,不要把那些意志刚硬、心里不柔和的人带到长老会当中来。摩西和耶稣都被圣经描述为心里柔和的人(民12:3,太11:28)。柔和是在控制之下的大能,谦卑是为了别人的好处。当一个人服事自己的益处时,意志的力量(即便是用正确的神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纷争。当他有柔和谦卑时,意志的力量会带着对软弱者的关心、对跌倒者的挽回,并且正确地区分那恶者和暂时软弱的人。

一个人曾经带来纷争并不意味着他就不能做长老,但有这样的问题就需要我们地认真对待。这个冲突解决了吗?这个冲突是必然的吗?这样的纷争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还是一开始就被挑起来?他总是表现出自义吗?这些问题在选择长老前都要认真地去研究。箴言15:1说“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语暴戾,触动怒气。”对于长老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Phil Newton

基于建立长老制度,或是因为现任长老任期将至而急于找新的长老来填补空白,都会带来很大的问题,这问题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被平息下去。当我们教会转向长老带领的制度时,选择第一批长老的过程是令人气馁的。在反复教导了长老的资格之后,教会提名了具有合乎圣经的资格的弟兄名单。这个名单最后被缩小到三个人。他们被要求做一个严格的问卷测试,并在会众面前接受面试。然而,我从这个流程中发现,虽然问卷和面试都能测试一个人的教义知识,却不能准确地识别他的动机和野心。这些都是内在的品质,只有在教会生活中的认真观察才能发现出来。

这些弟兄都对教义有正确的认知,但是他们都不具备对地方教会足够的委身,也没有能力在困难中帮助教会脱离困境。第一位弟兄认为在教会生活中讲道是无关重要的。我记得在长老会议中对提后4:1-5有一个激烈的讨论,我认为牧师的讲道听众首先是神自己,而他则不这么认为。第二个弟兄对一些敏感问题的争议没有兴趣,虽然他是三个人当中最好的学生,但是他缺乏在需要纠正错误教导时站出去反对的勇气。第三个弟兄看教会是一个大企业,他对成功的认识就是人数增长。当试炼来到、人数减少时,他就放弃了教会。

这些事情告诉我们什么功课呢?首先,要教导会众长老的资格,也要教导长老的心志应该如何。对于长老来说,应有的不只是教义知识和台上的风光。其次,透过多种不同的场合发现和培养将来的教会领袖,例如门训小组、一起祷告、探访、一起吃饭、读书会、教导评估、听他们与其他人讨论、看他们如何应对他人的批评,等等。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在给他长老职分之前观察他的热情和他的心志。第三,观察在长老候选人中谁最有影响力。第四,当你为自己的分辨力祷告时,特别注意圣灵有没有在你的心中为某人的品格、行为和性情亮起黄灯。如果你对提名某人感到迟疑,那就不要提名,直到你迟疑的原因被解决。

Ed Roberts

从一个植堂者的角度来说,我们可以在两种处境下去发现长老。第一,你可能会有一群成熟的基督徒,他们乐意加入你要建立的新教会,他们当中有潜在的长老。第二,在一个没有教会的环境里,你只有一群刚刚信主的基督徒,谁都没有在任何教会里做过带领者。

虽然你有很多成熟的基督徒愿意和你一起植堂,但是他们可能是在单个牧师下面担任过执事角色,他们并没有真正做过长老。所以你需要教导他们何谓众长老带领,并且确保他们符合圣经所说的长老资格。

无论在哪一种处境下,我都在那个人的家庭中观察他有没有信实地带领自己的家庭。这不是说单身弟兄就不能做长老,而是说一个已婚弟兄应该成为好榜样,应该教导和训练他自己的家庭。治理自己的家庭是长老资格的要求之一。如果一个人不带领他的妻子和孩子,我不会提名他做长老——哪怕他的服事在其他领域很有果子。

另外还有一个常被忽视的领域,就是他是否慷慨(也问问我们自己是否慷慨)。当保罗写给提摩太时,他提到长老不应该贪爱钱财,在提前六章,他说今世富足的应该慷慨行善,乐意分享。在彼前5章,彼得也提到不能贪婪,而要乐意事奉。我会询问我的长老候选人,他们是否慷慨,是否忠心管理钱财,是否慷慨地给予(不仅仅是给教会的奉献),哪怕这样做在他的文化里并不常见。

如果你的长老候选人里有人对不健康的神学辩论特别感兴趣,那么你就要小心了。当然,长老要能够教导纯正的教义,并能把假教师辩倒了,但是这必须要柔和谦卑地去做。提后同样警戒我们要小心好争竞的人。所以我寻找那些乐于受教的、善于教导的人,但是也同样希望他们有柔和谦卑的态度。

在发现长老时,可能你会觉得去找那些跟你意念相同、服事人群相同或是做事方法相同的人。找一群喜好相同、性格相同、家庭背景相同、学历教育相同的长老是一个错误。长老必须在圣经所教导的事上有相同的认知,但不需要从人的角度都一样。

Sinclair B. Ferguson

长老应该有九个标志。长老能够使教会的属灵健康度增长,也能使之下降。所以选择合适的人做长老是非常重要的。接下来我要谈谈九个我们需要考虑的因素。

第一,如果我们将对长老的要求降到圣经所要求的标准以下,我们一定会后悔。但是我们也可能因为自己的热情,将我们的标准定得比圣经还高,这样做我们会失去一些优秀的、正在成长的、具备恩赐的好弟兄。

第二,特别要记住提前3:3所说的“善于教导”,以及能够把人“驳倒了”(提多书1:9,即运用圣经护卫真道,参提后3:15-16)并没有设定在哪个讲台上教导。有些人非常善于教导,但是不一定合适主日讲道。

第三,要找那些生活彰显纯正教义,也能够在智识上理解纯正教义的弟兄。教义的正统性对长老人选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因素(“乐于接待远人”反而是相对不太重要的)。

第四,要问这个常常被忽略的问题:教外的人怎么看他?(提前3:7)——并且思考为什么这个问题那么重要。

第五,选择那些已经在羊群当中的人(彼后5:2)。如果他的道德品质、他的家庭、他的教导、他在教会中的事奉都合格,那么就要问“他爱羊群,并且羊群也爱他吗?”是否参与祷告会往往是一个很好的标志。

第六,避免选择那些只在做了长老之后才会去爱羊群的人。要选择那些爱羊群,而不是爱做牧羊人的人(爱羊群的人一定会爱做牧羊人,但反之不一定成立)。

第七,选择那些温柔谦卑,但是必要的时候乐意勇敢的人,在收到威胁时为了保护羊群乐意受苦的人。长老必须能够做出合乎圣经的批评,也能温柔地挽回别人(加6:2)。安静的人,带着安静的心常常用他们的智慧给我们带来惊喜。

第八,你要问这个问题:“我们教会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会不会乐意付他薪水让他来牧养我们?”这个问题可以很好地帮助自己理解他在羊群中的事奉和他在教会中的角色。

第九,思考这位弟兄的生命如何彰显诗篇23篇所描述的画面。

Bruce Keisling

我认识到,教会发现长老的能力与他们在教会里的教导机会密切相关。在我们教会(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第三大道浸信会),我们提名第一批长老时都没有牧师。虽然我不是牧师,但是教会给我临时长老的身份,让我来提名第一批牧师,然后交给会众投票。我就让会众向我建议长老候选人。我想知道会众认为哪些人是可造之才。我本不应该对他们建议的人选有任何惊讶,但事实上,我的确被他们惊到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教会的晚间崇拜讲台是由十多个弟兄轮流负责的15分钟分享来充实的。我期望看到这十多个弟兄被提名。但事实上,他们当中只有少数几个得到了一两个提名,但我从建议名单里看到了几乎人人都提到的三个名字。这三个弟兄不但在主日晚上常常分享,而且也因为缺乏牧师而有时在周日早上讲道。教会认为这三位弟兄的讲道对大家非常有帮助。

简短地说,我认识到获得讲道机会的多寡(在确实有教导恩赐的前提下)直接影响到教会如何识别长老。当我们提名新长老时,我们有意识地让他有更多的教导机会。透过这样的过程,我们可以识别他在我们当中的呼召。

Philip Pedley

虽然很稀少,但是多位长老共同带领地方教会是非常美丽的图景。在2002-03年,神信实地带领大开曼群岛第一浸信会理解长老带领的架构,教会在2004年2月提名了第一批长老。虽然我们当时有很多挑战,但是多位长老共同带领的确给教会很多智慧和能力。每一周我们都发现,多位长老之间彼此顺服和属灵恩赐的相交都是神所赐给地方教会牧养群羊的最好礼物。

我们所学习到的功课是这样的:对长老制的理解基于圣经,而不是基于实用的考虑,也不是从多个体制当中随便选一种。对教会带领模式来说,我最常见的就是公司体制:主任牧师是CEO。我们可能叫做教会带领的“商业模式”。因为在我们的职业生活中这是一个常见的模式,所以它也在教会里带来影响。

对于这样一种来自世界的管理架构,我们应该用神的话语来回答:“但你们不可这样”。我们认识到,将我们浸透在圣经有关众长老带领的教导里,警惕其他挑战圣经所教导的模式,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比如说,那些对合乎圣经的众长老带领缺乏认识的会众可能仍然被单一牧师带领的模式所吸引,寻找他们理想中的有魅力的牧师榜样,热切地寻找自己的属灵领袖就像以色列想要找自己的王一样。新任的长老或者牧师,遂安在一个多位长老带领的环境里,仍然需要调整自己来接受彼此顺服的原则。这个原则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不同的表达,我们特别需要在这个地方教会里学习如何彼此顺服。我们知道在长老会里也有另一种危险:我们都缩在某一个安全地带里,使长老团队变成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小俱乐部,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让牧师变成了CEO式的领袖。

保罗说,“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这一警告是特别给到以弗所的众长老的,这也是使徒行传中最长的保罗给到基督徒的劝诫。长老制度是重要的。以弗所的长老知道共同带领是保罗所设立的教会带领模式(徒14:23)、在他的第二次旅程中得以加强(徒16:12-40,腓1:1),而现在在他的第三次旅程中得以拓展。提摩太同样也见证了这一告别演说。我们可以想象,提摩太在几年之后读到提前3:1-15后如何将它写到自己的讲章里去。这提醒我们,有效的教会带领来自圣经,而不是来自圣经以外的模式——无论那个模式有多诱人。

Sir Fred Catherwood

保罗给提摩太的书信特别提到,在新教会紧急的需求下,长老的资格包括哪些要素。要知道当时可没有神学教育。但是在今天的教会,那些要素仍然非常重要。长老仍然需要敬虔、有耐心、一个妻子的丈夫、好家长,并且认真学习神的话语。教育、培训都不能减少这些要素的重要性。

所有的教会都充满了有问题的人,牧师一个人不能解决所有人的所有问题。所以需要长老来支持牧师和帮助牧师。教牧事奉有很大的压力,并不是每个牧师都能够承受这些压力。牧师需要弟兄们,牧师能够走向这些弟兄获得友谊和帮助。我们可能不会有姊妹做牧师,但我们也会有长老的太太们。长老们因此可以帮助教会中那些焦虑的、失望的、无知的人,帮助他们解决自己的问题。

对教会成员来说,把福音朋友带到长老面前比带到牧师面前可能更自然,如果长老有一些个人布道的经验会很有帮助。

最后,长老、他们的妻子和家庭应该成为教会的榜样。

史瑞纳 Thomas R. Schreiner

我们教会和一个建立很久的教会做了合并。在那个教会里有一些态度友好、性情温和但是对教义一无所知,或者持有与我们认为长老应该具备的神学认知相反的信念。如果我们提名这些人做长老,我们可能让教会当中的很多年长弟兄满意,但是我们为将来埋下了可怕的危机,因为我们以纯正的教义为代价换取和谐。

我们也有一些弟兄基本满足了所有做长老的条件,但是他们缺少某一项做长老的重要特质。同样,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诱惑:是不是因为他们忠心事奉、因为害怕(因为没有提名他们)伤害他们的感情而提名他们做长老。我们决定暂时不提名,我们的决定之后被证明是正确的,因为后来的证据显明他们如果做长老的话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难处。

最后,还有一个诱惑是提名那些神学正确、同意教会所有神学立场的人做长老。但是我们要知道,保罗特别强调长老的品格(提前3:1-7,提多书1:5-9)。是的,我们需要长老在神学上忠心,我们也需要长老在生活中活出福音的样式。我们不能够因为前者而牺牲后者,因为长老的教导必须与他的敬虔生活一致。

Alexander Strauch

不要只考虑短期的需要,一个好的牧者总是会着眼将来、长期计划。在你的会众中注意年轻的弟兄,特别是二十多岁、有潜力和对属灵事务感兴趣的人。他们是你将来的领袖。神将他们放在你的麾下,让你照顾和陶造他们,不要让他们失望!

给他们重要的、可以改变生命的书籍让他们阅读,例如莱尔主教的Thoughts for Young Men。我十五岁的时候,我参加的营会的负责人给我一本戴德生的传记。戴德生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预备宣教,当我读到中国内地会的事工和他的生命之后,我就被改变了。好书改变生命,我不止一次见到这样的事发生。

同时使用优秀的传道人所传递的信息,例如磁带、CD、MP3,来帮助和激励这些年轻的领袖们。抢在世界前面挑战他们的心思意念。用保罗的罗马书做解经讲道,告诉他们要掌握罗马书,罗马书必然使他们受益无穷。

另一个影响未来领袖的机会是叫他们去参加解经大会,例如加州恩典社区教会(约翰·麦卡瑟)主办的大会。差派他们去参加短宣也是帮助开拓他们的视野、使他们思考的一个重要方式。

给这些潜在的领袖逐渐增加的服事、带领和教导负担。在教会里有策略地给他们事奉机会。这是最好的训练场所。关注他们的事奉,常常与他们交通告诉他们可以怎样改进,邀请他们参加长老会议——这是另一个培训场所。将牧养羊群的异象与他们分享,让他们爱教会,让他们认识到这是一个极好的呼召。

教牧职责之一就是发现合格的牧者,让他们可以在将来教导和带领羊群。所以牧者的工作就是要采取主动、接触青年人、接触潜在的长老,要采取主动不要被动,显出对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未来有兴趣,与他们花时间来指导他们,也警告他们要面临的危险(提前4:16;提后2:2,15,22)。随时注意到你是他们的榜样,鼓励他们的属灵成长。你有这样的能力去影响神国和神的教会将来的重要人物,好好使用这样的影响力,否则你会失去它。

我记得丹佛神学院的院长Vernon Grounds博士从神学院的讲台上走下来,迎向两个走向他的神学生,当他们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院长伸出双手并揽住他们的肩膀。他带着一点威严地看着他们,就像神说话一样,他说道,“总有一天基督的教会会放在你们的肩上,要准备好。”他随后继续前行,那两个年轻学生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想他们永远不会忘记院长的教导。或许你也应该同样给教会里的年轻人带来这样的生命改变。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