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再思“愁苦中的基督徒能唱些什么”

Article
2014-12-06

原文标题与链接:Reflections on “What Can Miserable Christians Sing?”
翻译:Sunny Jiang

这些年来,我的所有作品中,短文“愁苦中的基督徒能唱些什么”带给我最多的惊喜。我只在一个下午,用45分钟写了这篇文章,肇因是被以前听到过、已忘记很久的、关于敬拜的肤浅评论所不忿、故此有感而发。然而,这篇本人不费吹灰之力所写的短文、却让我收到了最多的正面回应和动人信件。它激起了各类基督徒的共鸣,尽管教会背景不同,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了解生活有其悲伤、忧愁、痛苦的一面,而这常常在教会里被忽略,甚至否认。

此文的目的在于,强调我在教会敬拜中看到的一个重大缺陷,一个无论在传统还是现代的敬拜形式中都显而易见的缺陷:哀歌语言的缺失。诗篇,圣经自己的赞美诗集,包含许多哀歌,反映了信徒在这堕落世界生活的本相。然而,这些悲痛的哭声已经从赞美诗中全然消失了。因此,文章题目中的问题是完全真诚的:一个刚刚失去婴孩的母亲,一个刚刚失去妻子的丈夫,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孩子,当他们在主日来到教会时,你教会诗集里有什么诗歌,可以让他们真诚咏唱呢?我建议的答案是:诗篇,因为人们可以在其中找到圣灵启示的言语,让信徒向神表达他们最深的痛苦和悲哀。

放在今天,我的文章会有不同吗?本质上不会。唯一的变化可能是,我会放宽应用的范围,因为我相信,与我写这篇文章时相比,这个讨论对今天更重要了。当我研究当代教会全景时,让我震惊的是,即使至高恩典的伟大福音现在也只着眼于青少年市场,因此用世俗权力、名人效应、以及对生活的肤浅理解作为美学包装,这是幼稚和不成熟的标志。曾经(可惜不再是)专属于成功神学倡导者的东西,现在在主流福音派圈子里大行其道,全无批评讨论。当在某些领域里加尔文主义被看作浮华炫耀、大言不惭,这世界已彻底黑白颠倒了。

比起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现在也更了解死亡是多么真实,生命是多么短暂。写文章时,我想的是别人,而现在,我年齿渐长,深深清楚我和我爱的人也不能幸免。人年纪越大,就越了解痛失亲友的滋味,而他自己的死亡也越像个驱之不去的不速之客。作为父亲,当儿子第一次在赛跑中超过我时,我欢欣雀跃。但我对他体力增长的欣慰是转瞬即逝的,因为在接下来的年月里,我意识到这也意味着我的衰老。

这世界告诉我们,要尽可能抗拒这事实,通过健身、时尚甚至手术。但这世界是个恶意骗取我们信任的骗子,只说我们想听的。衰老和死亡最终会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而牧师的职责正是帮助他自己和他的会众,为这不可避免的遭遇做好准备。因此,我相信空前重要的是,教会要在敬拜中拥抱软弱与悲哀。的确,我们盼望着复活,但我们常常忘记,通往复活的路径必然无可避免地经过死亡。在我们的讲道中,祷告中,集体唱诗中,我们必须提醒会众,神的能力在我们的软弱中显得完全,并且,复活的能力体现在我们面对死亡时的全然软弱。

自写了那篇文章以来,我也更加意识到教会礼拜塑造基督徒会众思想的能力。我这里谈的不只是正式的仪式,如公祷书(The Book of Common Prayer)所载。我是指任何称为基督教的敬拜聚会所拥有的形式和内容。我们在聚会中所说所唱的会潜移默化、但强有力地影响我们对基督信仰的理解,进而影响我们对生活的总体认识。因此,强调力量与青春的美好 – 或者说力量与青春的敬拜仪式 – 会带来许多问题。它排斥老年人,或者诱导他们认为自己并不老;它诱导年轻人以为他们是宇宙的中心,注定永生不死。礼仪应该准确反映在这堕落的世界里我们能期待些什么,并每周谆谆教诲,反复强调。这是一个重要方法,预备我们的会众能经受必然来临的苦难。

由此我又回到诗篇。的确,有些基督徒诗人,甚至偶尔有圣诗作者,捕捉到生活的黑暗色调。但没有人能比得上诗篇作者,以完美的诗韵凸现了人类经历的丰富与深度。以诗篇为日常灵粮的教会,给会众提供了给养,能在这流泪谷真实地生活。而不这样做的教会,则以剥夺信徒的真正宝藏为代价,去追求什么呢?切身感受?还有什么比预备人们经受痛苦和死亡更切身相关的呢?我教会里有些人,生活极其艰辛,并且没有好转的前景。对他们我只能说:痛苦会临到我们每个人,但还有复活;聆听诗篇里真切动人、历历在目的哀歌,是如何被触手可及的未来希望所充满,并以此为你的鼓励:哭泣会在夜间萦绕,而这时的确痛彻心扉,但喜乐会随着清晨来临。

几年前,当我给教会的一对年轻夫妇证婚时,我在讲道里提到,所有人类的婚姻都始于喜乐,而终于悲哀。无论是离婚还是丧偶,人类的情绳爱索终将断裂。而基督与教会的婚姻,则始于悲哀,而终于喜乐爱恋的结合,永不分离。在敬拜中我们会指向喜乐,那羔羊婚宴的喜乐。但我们的会众需要知晓,在这世界上必有哀哭。不是属于这世界的无望的哀哭。但同样是真实的哀哭。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最后,回首“伤痛中的基督徒”原文,我绝未想到,这么多年之后,我还会评论此文。似乎它成为许多人的帮助与鼓励,我为此感恩。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免费电话:(888) 543-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