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在本地教会中差派海外宣教士

Article
2016-02-01

原文标题与链接:Sending Overseas Missionaries in Community

翻译:陆骋

 

 

如果在地方教会中的彼此相爱使我们被人认出是基督的门徒(约13:35)…

如果地方教会有其独特的角色来彰显福音(彼前2,林前14)…

如果我们渴望向未及之民里的新信徒作榜样表明门徒训练中的群体层面…

那么我们在教会群体中差派人宣教,甚至去海外宣教,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至少我们在北卡罗来纳的护佑浸信会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在2005年开始讨论这个,并且最终决定差派不同的团队到两个海外的未及之民的城市做植堂宣教。

一个新策略

在我们的处境中,对于宣教惯常的做法是,某个人从神那里领受呼召,透过宣教差会,被地方教会差派到某个族群传扬福音。

但是神逐渐使我们看见在教会中做全球宣教潜在的不同途径,不仅仅是以个人单打独斗的形式。其他人已经开始做了,而这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概念。这样的讨论始于这样的信念,即普世性的教会植堂事工是忠心的、合乎圣经的讲道所产生的最根本的结果。而这始于地方教会忠心向自己的会众传讲福音。然而你如何在一个没有教会的地方得到那个族群?

当我们寻求建立当地信徒的教会时,我们的新策略是成为一个教会。这使得未及之民的地方看见福音的大能行在其族群中。宣教的团队不需要照搬北美教会聚会时的形式,因为我们期待让他们在文化上适应当地情况。但是我们也同样期望他们可以向失丧的民族彰显跟随基督的新群体的独特身份。

我们护佑浸信会计划差派的团队已经在美国定期聚集超过一年(除去那些已经去到禾场的几个人)。这段时间对于辨别恩赐,深化团契相交,化解冲突,以及思考神学性的、个人性的以及实践性的问题很有帮助,使得其很好地预备建立进入禾场前的合一。

下一步就是“出去”。但是他们要差去哪里呢?而护佑浸信会的角色又是什么?

哪里?哪里有真实的需要和好的领导力?

两个因素影响我们差派宣教士时的考量:需要和领导力。关于需要,我们问的问题是,哪个民族群体还没有福音进入?问题的答案引领我们关注那两个没有宣教士做工的城市。

关于领导力,我们想知道哪个宣教机构会跟进监督我们海外的团队。他们的异象是什么?是否于我们团队契合?

我们不需要制造团队的融合;神已经给我们一致的异象。然而我们也致力于透过拜访禾场上的工人,发现差传机构的当地领导力与我们的团队之间的契合之处。这对我们极其重要。电子邮件很方便,但是无法代替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负责差派的教会其角色时什么?

护佑浸信会作为差派教会有四部分的角色:

  1. 给予护佑浸信会的肢体机会参与:护佑浸信会的肢体能够透过每年的短宣之旅参与宣教。大学生能够参与为期五周的短宣项目。而不同的小组定期为宣教工人祷告。这些机会使会众明白神对那个地区的心意,并且盼望从中兴起更多工人。
  2. 委身于正式和非正式的沟通:作为差派教会,我们不想与所差派的团队疏于联络,也不想在他们正式加入某个差传机构后“把他们交给”其他人照管。护佑浸信会承担一个全新的角色,正如父母之于成年离家并且结婚的孩子所做的。我们会继续辅导和关心他们中的每个人。他们是我们前沿阵地的延伸。我们对所差团队的委身是为了他们生命的益处,而他们对于基督来说同样如此。
  3. 祷告的委身:有什么比我们每天用弗3:14-21为他们祷告更棒的事呢?
  4. 4在平台发展上分享资源的委身:因为我们的宣教士所要去到的国家并不签发宣教士签证,他们开始建立合法的商务平台,以至于可以在国外事工。团队的大部分人接受过神学训练,但是他们在商务开发和管理上几乎毫无经验。这也是基督的肢体拥有不同的恩赐所能提供的巨大帮助。一些护佑浸信会里的商务人士现在正训练我们的团队商务技能,并按照平台策略开始了一个合法的公司。

神的心意是透过教会植堂,为着他自己的荣耀得着万民。愿我们不负他所托,做忠心的事奉。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