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公祷的三十二个原则

Article
2015-06-30

原文标题与链接: Thirty Two Principles for Public Prayer

翻译:咸燕美

 

本文再次鼓励那些在公祷中常要承担带领会众这一神圣责任的基督徒,学习并反思公祷的重要性。坚持用心使用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祷告的方法》(Method for Prayer, 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2010)这类资料,有助于准备这项至高的特权和责任。虽然引言中已经推荐了撒母耳·米勒(Samuel Miller)的《思考公祷》(Thoughts on Public Prayer, 1849)一书,但这里把米勒的主要原则和建议列举出来,或许更能帮助读者,也有助于评估我们自己在公祷中的努力。

米勒发现当时的教会公祷中存在以下通病,这些对我们今天仍有借鉴意义。

公祷中常见问题

1.滥用一些喜欢的词语和表达方式。如果某人每周都带领教牧祷告,这种滥用会变成千篇一律。也要极力避免过多重复神的名(如“主”,“父”,“天父”等等)。这往往只是出于习惯,而非深思熟虑。

2.发音时的犹豫和明显尴尬。长时间尴尬的停顿和咬文嚼字削弱了公祷的能力。

3.祷告中不合语法的表达。我们要留意语法和句法规则,以免自己蹩脚的用词成为会众敬拜的绊脚石。

4.祷告中缺乏秩序和某些要素。那些想和带领者一起祷告的人会因为混乱而分心。我们的公共敬拜中应包含所有基于圣经的祷告要素(如崇拜,认罪,感恩,祈求,以及代祷)。如果这项服事中只有一个完整的祷告,那么它应体现出祷告的每个要素。如果祷告的各部分被分成多个祷告,那么在整个服事中应体现出每个要素。忽略或忽视其中任何一个要素的公祷在本质上是有缺陷的。

5.祷告的某些部分细节过多。我们应合理分配祷告的各个部分。

6.祷告太长。应避免公祷时间过长。“长时间的祷告应放在密室中。”在米勒的时代,人们的注意力广度远长于我们,他建议祷告至多12到15分钟。读者可自行判断适合自己的时间。

  1. 祷告风格过于寓意化。不鼓励滥用高度象征性的语言,祷告形式应简单化。

8.祷告中涉及党派政治和人身攻击。这在公祷中是严重的错误。在祷告和政治的问题上,博学睿智的米勒博士在他地上生命即将结束时说,“我三十多年前就下定决心,无论是在公开的祷告还是在讲道中,永远都不允许自己在政治高热和政党纷争期间发表意见,以免让任何人猜测我在政治冲突中的立场。”顺便提一下祷告中的人身攻击,在公开的敬拜中永远都不应“针对”某人祷告。

  1. 祷告中乱用煽情或亲密的语言。公祷中应避免乱用爱情语言(特别是直接面对三位一体中的位格时)。无论动机有多好,这种语言常常显得做作或古怪。

10.祷告变搞笑。耍聪明,玩幽默或是挖苦在公祷中绝对不可原谅,也无法容忍。

11.祷告当说教。米勒说,“公祷的优点被大量的说教破坏了。”祷告不是为阐述基督教义的文章、讲道或主题提供大纲,而是为了把罪人引到恩典的宝座前。

12.草率地过度强调对非信徒来说特别反感的教义。在祷告中倾向于论述教义可能也倾向于“不厌其烦地用心介绍那些对属肉体的心来说最具攻击性,总能引起顽固听众反感的教义。”当然没有任何的圣经教义不适合祷告,或不应放在公祷中(即便是那些难解且有攻击性的教导:救赎,原罪,预定论等等),但我们不能因为言语中的强调或轻率而让人产生歧义。

13.向全能者说话过于随意或过于亲密。至高至圣的主常常被过分随意对待(有时几乎是无礼)。这会令虔诚的人分心困扰,应当着意避免。

14.不恰当地展现牧者的“谦卑”。很多牧师习惯于在讲道之前承认自己不配宣讲福音,要在神面前谦卑自己。米勒说,“有种不合时宜的表达,带来谦卑的极端职业化。”公开宣称我们牧师式的谦卑(即使是以祷告的形式)会带来一些属灵危机,我们都必须对此警惕。

15.祷告中奉承。在公祷中即便近乎奉承也是个严重的问题。如米勒所说,“在任何场合下奉承任何人都是犯罪。”然而牧师们常常在这种诱惑下屈服,特别是有来访政要出现在教会或在讲台上发表讲话时。我们祷告的对象是神,而非人。全能的主才是我们的聆听者。让我们来寻求神的喜悦。

16.不看场合。有些祷告并不考虑事奉的实际情况,千篇一律,在不同场合下几乎能够通用。公祷应当有针对性,切合事奉的实际。

17.总结祷告缺乏敬畏。祷告的遣词用句常给人留下一个印象,祷告者更关心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甚于恭敬地仰望全能者。我们的结束祷告应该像开始祷告一样充满崇敬。

18.祷告过多或过快。有时为了表达情深意切,人会大声快速地祷告。这本身不但令人分心,而且让会众很难跟上。

合宜公祷的特征

讨论完公祷中的常见问题之后,米勒给出了合宜公祷的特征。以下概要来自他的论述。

1.公祷应富于圣经语言。米勒认为这是“公祷中最重要的优点之一”。神的话语永远是正确、安全、有益的。此外,神的话语简单温柔却满有能力,特别能抓住人心。最后,这让听者更容易跟上祷告。

2.公祷应井然有序。固定的祷告程序能帮助带领者记忆,也能促进敬拜者参与。此外,这也有助于控制合理的祷告时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次祷告都用一样的程序。

3.公祷应全面普遍。米勒观察到,“公共聚会中合宜的祷告在布局上庄重而周全,事项全面,同时不会陷入过多细节。”这让祷告更适合会众作为整体而发出的一般性祈求。

4.公祷不应单调冗长。注意在祷告中不要涉及太多主题或细节。

5.公祷要因地制宜。这符合圣经的模式,是对敬拜者的帮助,也是防止牧师祷告过于沉闷冗长的好方法。

6.公祷应包含一定的福音真理。米勒建议,只要不变成讲道,“公祷中包含对福音真理的认同很重要,这些福音真理对所有参与者和聆听者都大有裨益。”

7.公祷应展现出多样性。在主的教会中,适合集体祈求的内容极其丰富,只有懒惰才会让我们周复一周地用同样的方式祷告同样的内容。丰富多样的祷告非常有助于抓住那些想参与祷告敬拜者的注意力。

8、如果祷告按惯例以圣经中的三一颂结束,那么赞美词应当多样化。这是米勒时代的标准操练,也是我们今天要向广大基督徒推荐的。

9.公祷应祈求福音的宣扬。米勒说“一个好的公祷总要祈求福音广传,并为教会采用的方式能够成功而祷告。”

10.祷告的不同部分应适当使用主不同的名字。在祷告的不同进程中适当改变对神的称呼,而不是从头到尾只简单地用一个名称来称呼神。

11.应有圣灵的带领,使用自信而有盼望的语言。米勒说,“我们守约施慈爱的神喜爱话语被看重;被坚定亲切地信靠;祂那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被一直承认;像一位乐意温柔的父亲那样被接近,不仅‘能够拯救’,而且准备好愿意去救;随时准备赐下祂恩典的礼物,甚于地上的父母把好东西给他们的儿女”。

12.证道后的祷告应当庄重有力。米勒建议“用最能深深抓住意识和心灵的方式体现出来。”

13.经常使用主祷文是合宜的,但非强制。我们不应在每个周日都觉得非用主祷文不可。

14.我们祷告的声音和语调应当与庄重的行为相称。米勒说,“值得补充的是,发出公祷的整个方式应与谦卑、顺从、温柔而虔诚的灵一致,祷告本身的特征由其决定。”罪人若以“浮夸专横的方式”向全能之神祷告,就与我们罪人的地位和祷告的行为不相称(祷告是承认我们被造的依赖性,并操练谦卑的倚靠)。

总而言之,我们注意到米勒对合格公祷的简练描述。他说“一个合宜祷告的特征是话‘少’、‘深思’、和‘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