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三个脱离成功神学的见证

Article
2014-12-04

原文标题与链接:Three Post-Prosperity Gospel Testimonies
翻译:咸燕美

【编者按:Grant Retief是南非德班市乌姆赫兰镇基督教会牧区主任牧师,和他教会里三位刚离开成功神学教会的年轻基督徒坐在一起,问他们同样的问题:“告诉我,刚来我们教会的时候注意到了什么。和你之前的经历有什么不同?听到了哪些新的东西?刚开始有哪些挣扎?”雷迪夫请他们三个从福音,圣经,集体敬拜,以及生活方式几个方面分享自己的观感。】

以下是他们的回答。这些是Retief的相关文章《架空圣经的“类基督教”之兴起》中几个主题的第一手资料。罗切尔(Rochelle)和尚塔尔(Chantal)在德班的一个成功神学教会待了15年;尼古拉(Nicola)则花了11年在一个迎合慕道友的类成功神学教会。

罗切尔:

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罪被提及了很多次。在我之前的教会,罪从未被提起。我第一次听说我是一个罪人。Interview Photo.Rochelle

当我仍然在两个教会之间游移不定时,以前的牧师曾责备我,因为我开始和我们教会的人谈论罪和审判。我被告知停止这些言论,因为它太负面。

从小到大,我都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努力获得救赎。在新教会里我第一次听到基督已经成全了律法。

开始我觉得被冒犯了:我的努力没有丝毫用处,我对自己的救赎也无能为力。对自己的救赎无能为力,这个事实令我不悦。但一段时间之后,这让我感到释放。

新教会中的一个领袖一直跟进我,而我一直不断地被拉回来。我意识到一直到那时我的整个基督徒生活都在假设福音。十字架过去只在复活节传讲。福音曾被视为过时的信息,并假定每个人都知道它,明白它,相信它。以前的教会只是对神的新话语感兴趣。

我感到被骗。我一直在哭。我感到背叛。我意识到他们只知道自己。

我关于圣经的体会是它常常和“预言”连在一起。过去的做法是读经不读上下文,就立刻应用。我开始意识到圣经首先是关乎耶稣。

集体敬拜就是唱诗中的经验和感觉。它是一个邀请圣灵进入的时间。总是非常情绪化。

回首过去我意识到那个教会中领袖的生命缺乏敬虔。这一点特别从钱财的运用上可以看出来。有贪污,收到的钱有时不向会众公布。如果你没有十一奉献,带领者会一直追着你。

性犯罪也存在。青年组的带领者和基督徒女生约会,同时却和另一个非基督徒女友睡觉。这事被报告到带领牧师那里,但没有任何措施措。三年之后,他还是青年组的牧师。

尚塔尔:

Interview Photo.Chantal我是在这个教会第一次听到罪的严重性。刚来的时候我觉得被冒犯了。之后,我带着释放回到了家,同时为罪忧伤。恩典对我来说全新的,也是很大的安慰。我意识到最重要的是明白恩典的福音。我第一次听到称义和成圣的解释。

刚开始我疑惑为什么每次讲道都要回到耶稣。现在我意识到它把我带回到一直以来我对救主的需要,那正是我为了改变而需要的。

当我和以前的牧师说些新教会里的教导时,他说讲福音在那个背景下是好的,但在他的背景下就不是。他觉得他的会众已经知道了福音,不需要再一直地听它。他觉得神在世上的话语和作为还有别的。

看我以前教会的牧师,你会认为他们生活得很敬虔,因为他们有一个出于行为的宗教。外面看起来很感人。但性犯罪在年轻人中间很常见,而且从未被教导。一个年轻人犯了性方面的罪,然后就长时间禁食。他在靠自己的努力来换得饶恕。

敬拜赞美在我以前的教会是最重大的事情:音乐和狂喜的礼物,方言和预言。服事有时候长达四小时之久,其中两小时在唱歌。诗歌总是贴近个人,歌词中很多“我”,几乎没有“耶稣”。

没有系统的圣经教导。过去的做法是完全不看上下文地引用经文。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带圣经。圣经几乎不用翻。它仅仅是被错误地引用着。

尼古拉:

Interview Photo.Nicola在我以前的教会,圣经的重要性被口头提起,但很少得到系统性的教导或研读。

对异象和预言中“神现在说什么”非常强调,常常破坏经文的背景和应用。

很重视使用人的技巧而非圣经教导来训练领袖。

最常见的是主题式讲道,呼吁行为的改变。来这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得到的好的圣经教导有多缺乏。

领袖们很酷,很时髦,通常也很年轻,言语中非常迎合慕道友。服事中常常有特别的灯光,高亮的敬拜乐队,讲道前后会有很表面的神的话语。这些影响了对讲道信息的强调。

对敬拜的质量和数量非常重视,以致于有时没有讲道。示范性的敬拜总被提倡,甚至常常在讲道之后用频繁的圣坛呼召和回应来作为教导。

在我以前的教会,人们可以很快成为领袖。领袖们因为个人魅力而被提升,受欢迎。他们鼓励人们根据神在你心里说的话来做决定,而不是根据神的话来做决定。

注:更多有关南非成功神学的内容见文章《架空圣经的“类基督教”之兴起》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