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可以举行网上洗礼和主餐吗?

Bobby Jamieson | 2020-04-21

洗礼和主餐往常都是在会众聚集时进行的,那么它们是否可以远程进行呢?本文是鲍比·杰米逊(国会山浸信会)的回答。

诗篇113篇如何改变了我的生命

Rosaria Butterfield | 2020-04-01

我开始意识到,要与同性恋这一内在的罪作斗争,就必须接受神的旨意,这样我才能活出圣灵果子的所有属性,而不仅仅是那些容易获得的属性。敬虔的妇女身份不再千篇一律,而是神的恩典特别临到我身上,用真理的话语塑造了我心中的黏土。

九标志问答35:成员放弃信仰怎么办?如何在植堂教会中设立长老?成员面谈相关问题

Jonathan Leeman | 2020-03-30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是否应当惩戒将否认信仰的成员?在新植堂,需要多久才能选立长老?在成员面谈时应该问哪些问题?当遇到有人离过婚这类的情况该怎样处理?本期九标志问答是由Shelley Xue志愿翻译。

一个成员面谈的简单指南

国会山浸信会众长老 | 2020-03-30

本文翻译和修改自国会山浸信会成员面谈指南,旨在帮助众教会建立成员制度。

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间华盛顿的众教会如何回应政府公共聚集禁令

Caleb Morell | 2020-03-23

1918年的流感提供了借鉴,帮助我们看到华盛顿特区的教会如何回应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以及政府关闭教会的命令。

艰难时,你可以唱这25首诗歌

Matt Merker | 2020-03-18

下面是我所推荐的25首可以在艰难中唱的诗歌。虽然有很多的基督徒音乐作品可以选择,但我限制自己仅仅选择适合会众合唱的25首诗歌。考虑到有很多基督徒可能无法与他们的教会一起歌唱,所以盼望这些诗歌可以给缺乏团契的伤痛带来一些帮助。我从每一首诗歌中都选了一小段来特别对我们现在的处境说话。

植堂的孤单

John Starke | 2020-02-26

在许多教会中,成功意味着有一位牧师,他知道如何在周日遭受拒绝、批评和失败,但在周一又回来祷告并准备接下来一个周日的讲道。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对失败健忘而去信靠神的牧师。我们需要的牧师,他们必须是懂得如何读懂自己的内心和圣经,也要懂得阅读《纽约时报》。我们需要可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祷告,以使他们变得更好的牧师。

有准备地冒险:差派你最好的成员和长老去植堂

Juan Sanchez | 2020-02-21

植堂永远不可能有万事俱备的好时候。你总会找到正当、甚至是合乎逻辑的理由将其推迟。就我们的案例而言,我们意识到自己诸多不植堂的理由都是出于惧怕。我们害怕失去成员,资金和领袖。

教会可以在网络或小组中施行主餐吗?

陈雅各 | 2020-02-21

由于武汉肺炎的疫情,很多教会改成以小组或在线的方式聚会,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主餐该如何施行?毕竟,“你们当如 […]

期刊第七十期&第七十一期&第七十二期:教会合并与教会植堂

Alex Duke | 2020-02-19

教会合并与教会植堂代表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坏消息是似乎越来越多的教会正在衰退和急需重启。教会植堂代表着好消息:我们有一群年轻的牧师,他们渴望献身于神羊群的成长和牧养上。也因为我们的潜在牧师要比公开的讲坛要多,所以我们建立教会。我们为这个“问题”赞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