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nd Samuel

没什么可羞耻的:荣辱文化中的代罚性救赎

Anand Samuel | 2019-11-11

十字架并不交由人作各种解释,我们作为解经者也没有自由创建“印度的十架神学”、“穆斯林的耶稣之死神学”或“日本人所理解的赎罪教义”。作为钉十字架的基督的传道人,我们的任务是首先从圣经的资料中了解耶稣死亡的经文含义,然后以基于圣经的结构和概念体系来面对任何特定文化的议题。我们必须重新调试听众的世界观和概念体系以适应经文。而决不能调整十字架的信息以适应文化处境。这样做,就是歪曲基督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