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brey Sequeira

没什么可羞耻的:荣辱文化中的代罚性救赎

Anand Samuel | 2019-11-11

十字架并不交由人作各种解释,我们作为解经者也没有自由创建“印度的十架神学”、“穆斯林的耶稣之死神学”或“日本人所理解的赎罪教义”。作为钉十字架的基督的传道人,我们的任务是首先从圣经的资料中了解耶稣死亡的经文含义,然后以基于圣经的结构和概念体系来面对任何特定文化的议题。我们必须重新调试听众的世界观和概念体系以适应经文。而决不能调整十字架的信息以适应文化处境。这样做,就是歪曲基督的福音。

对于在宣教中保持福音清醒的呼吁

Aubrey Sequeira | 2018-03-27

让我们不要追求那人为制造的数字和“成长”,那是靠着将真理牺牲在效率和表面成功的祭坛上而得来的。在新约中,教会的使命从来没有被对数量增长的关心所驱使——驱使它的是对基督荣耀的关心(罗1:5)。悔改是圣灵的工作,随着福音被大胆而清晰地宣讲,圣灵把灵里的死人从黑暗中唤醒,进入主耶稣奇妙的光明里。因此,不要用数字作为度量神工作的标尺,而要用结出“与悔改的心相称果子”的人的生命来量度神的工作(太3:8;罗15:18)。快速的增长和倍增可能是神祝福的一个标志,但它们显然永远不是最主要的。愿我们的工作能被圣经而不是统计数据和人为的策略所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