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 Trueman

忧伤的的基督徒该唱什么?

Carl Trueman | 2016-12-01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诗篇,圣经自己的赞美诗集,几乎已完全淡出了当代西方改革宗的视野。对其原因我不甚了然,但直觉上感到一个不小的因素是,诗篇中很大一部分是哀歌,表达的感情是悲伤、不乐、痛苦、破碎。

“被轻看的福音”之见证

Thabiti M. Anyabwile | 2016-08-31

9标志邀请T4G所有大会和讲座讲员及座谈会嘉宾,使用一句话来回答以下这一问题:你的归信是借助于哪些从人而来的管道和器皿?

福音机构的事工是如何脱轨的

Carl Trueman | 2016-06-19

有一点是令我深感不安的,就是有些教会带领人将他们所在的福音机构置于他们的教会之前。没有任何牧师或长老该如此忽略其教会职责。当然,团结其他基督徒,把信徒在基督里的同一显现出来,这的确是可赞的念头。但是我们经常忘记,普世教会合一行动是教会的任务,不是个人或福音机构的任务。

圣经的充足性

Carl Trueman | 2016-03-27

在一些方面,圣经足够教导原则而不提供特别的细节。比如,圣经清楚教导教会应该在主日聚集敬拜,但是没有明确精确的时间和地点。新约没有一处提到我的地方教会及其礼拜时间。这一缺失并未损害圣经的充足性;圣经从未试图就这种地方性的细节加以精确说明。

福音派心智真正的丑闻

Carl Trueman | 2016-02-28

日子到了,福音派中的文化界和学界精英——机构也好,个人也罢——必须做出取舍。我看到危机降临在这两个紧密相联却截然不同的阵营之间。很快,或许已然,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是圣灵感动人写的,是有权柄的,是全然的真理的观点将会成为学术自杀,至少也是心理疾病的记号。很快,任何反对同性恋的言论都将被视作和“白人至上论”或虐待儿童一样的伦理不韪。到时候,选择会很清楚。选择基督阵线的会显而易见,试图事奉正统教会和学术两个主人的,终将发现任何智力柔术都无法拯救他们。

再思“愁苦中的基督徒能唱些什么”

Carl Trueman | 2014-12-06

这些年来,我的所有作品中,短文“愁苦中的基督徒能唱些什么”带给我最多的惊喜。我只在一个下午,用45分钟写了这篇文章,肇因是被以前听到过、已忘记很久的、关于敬拜的肤浅评论所不忿、故此有感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