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Anna Castleberry

我的“互补主义”之旅

GraceAnna Castleberry | 2017-10-30

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的我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始终被教导着这样的性别观念:男性与女性虽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他们是全然不同的。小时候,我最喜欢在树林中搭建堡垒,挖掘埋在附近农场中或塞在老旧烟囱里的葡萄酒瓶,以及在我们家后院从健壮的树枝上跳入泥坑之中。然而,在愉快地跟着兄弟们玩耍的同时,我也会经常提醒自己:我与这些男孩子是不同的——因为只有我会将前院的那一丛树装扮成一个游戏房,并为自己想象出一个“外出从军打仗”的丈夫;同样也是我,会将茶壶和茶杯在卧室中的架子上列成一排,假装它们是鲨鱼的牙齿和漂流的瓶子。与我的兄弟们一起在树林中追逐疯跑,接下来又举起茶壶和茶杯玩耍,这两件事在我童年的思维中并不冲突。即使是现在我也这样认为。尽管有时,少女时期和少年时期的不同能够通过类似的装扮游戏加以定义,但实际上关于男性与女性的真理,远比玩具手枪和瓷器杯子这些表面上的表达要深刻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