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Leeman

期刊第五十&五十一期:权柄—神所赐美善又危险的礼物

Jonathan Leeman | 2018-08-09

那些经历赦免的人不再欺压他人。耶稣是王,这意味着他的统治必然将他的百姓连在一起,并治理他们的生活。在地方教会,我们就找到这样的一个社群,天国道德的判断与权柄架构被彰显。任何在教会施行的权柄应该为了教会成员和万民的益处。

教会纪律为何出错——如何避免

Jonathan Leeman | 2018-07-31

通常来说,滥用权柄的根源在于骄傲。但我认为,换一种说法,就是滥用权柄和教会纪律的根源在于“惧怕人”。一个惧怕神,胜过惧怕任何其他事情的人,不太可能虐待神的子民。但一个惧怕人的人太看重面子,他/她需要掌控事情的表面。在家庭、国家或教会中最像暴君一样统治的人,是没有安全感,惧怕人的人。请不要把我放在一位生活在恐惧之中的领袖之下,由他带领。会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的人或教会,是远远不大可能滥用权柄和教会纪律。那总是企图“加增”的人和教会是更有可能滥用权柄。

九标志问答24: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3: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邓梓禾姊妹志愿翻译。

福音派需要一个更好的福音吗?

Jonathan Leeman | 2018-06-28

最近有许多关于“福音派”的对话,讨论它到底是一个政治性的帽子或文化性的标签,还是一个神学上的称呼,抑或两者不可分割。我不假定自己是站在唯一完美的客观立场上,但容我阐明由我的角度所见之事,然后再告诉你们,我将要撸起袖子来捍卫的三件事。

别作九标志主义者!

Jonathan Leeman | 2018-06-25

圣洁的教牧权威是凭信心,并且倚靠神来做出改变,因为晓得权威并不能使死人复活或改变猎豹身上的斑点。圣洁的教牧权威相信神总是有能力改变人,如果神定意如此,也必然成就。圣洁的权威因此专赖神的福音和神圣灵的能力。圣洁的权柄极其忍耐和慈爱,因为晓得只有神能叫他生长。

期刊第四十九期:宣教—热心加上智慧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7

只有热心、缺乏知识会伤害宣教事工;这甚至会带来咒诅。然而很多情况下,教会误以为他们对事工的热诚可以弥补任何事工方法的缺欠。福音遍传的紧迫性尤其会导致草率的、不健康的和愚昧的宣教事工。宣教事工中真正需要的是健康的教会,以及教会在事工中的首要性的异象。本期九标志期刊中,我们会探讨今日宣教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教会的角色。

九标志问答22:如何思考聘牧问题?;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宣告成员制“重启”?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如何思考聘牧问题?;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教会是否可以宣告成员制“重启”?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邓梓禾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1:传道人必须上神学院么?;婴儿奉献礼;反对加尔文主义的长老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传道人必须上神学院么?怎么看婴儿奉献礼?是否可以让反对加尔文主义人做长老?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教会权柄的性质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5

施行洗礼需要两三个人的一致意见。享用主餐需要两三个人达成共识。成为可见的“聚集”(这就是“教会”的意思)需要两三个人达成一致。而教会的权威,就是这个共识/一致的意见。没有教会权柄,就没有团体;只剩下一群自我定义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