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hors Jonathan Leeman : 健康教会九标志

Jonathan Leeman

期刊第七十三期&七十四期&七十五期:互补主义-审判时刻

Jonathan Leeman | 2020-09-17

可以肯定的是,很多互补主义者不是很好被归类为完全的广义或狭义互补主义者。一个人可能在教会中持有广义的互补主义论,但在家庭里是狭义的。或者一个人可能混合了广义和狭义的观点。

九标志问答38:如何牧养每个教会成员?如何使用“教区模式”牧养成员?马太福音18章中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Jonathan Leeman | 2020-08-07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大型教会的长老如何确保每个成员都能够得到理解与关注?我们想把教会里的家庭和个人划分成组,然后分配给指定的长老。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在马太福音18章中,耶稣所说的“就告诉教会”是什么意思?本期九标志问答由二欣志愿翻译。

核心课程:基督徒与政府

Jonathan Leeman | 2020-07-20

《基督徒与政府》是约拿单·李曼在国会山浸信会成人主日学(又称“核心课程”)时间教导的一门关于基督教与政治的课程。

不可或缺:女性及教会使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6-16

除了长老之外,女性在新约事工中的职位描述(门徒,见证者,祭司,同工)似乎乍看起来和男性的差不多。在支持教会和长老的工作上,核心责任看起来是相同的。但是当男性和女性开始进入具体事工时,他们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不一样,这就像男人和女人唱同一首歌时声音会不同。毕竟,人类的创造历史还在继续,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社会里,在这里神把我们设计成不一样的人。不仅如此,在涉及一些女性特有的事务时,比起弟兄来说,姊妹们更容易发挥作用。

九标志问答37: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

Jonathan Leeman | 2020-06-0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同铭弟兄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6: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不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

Jonathan Leeman | 2020-06-04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还不够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郁果姊妹志愿翻译。

(美国)教会何时应拒绝政府关于聚会的指导并走向公民抗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5-27

如果政府继续说我们不能聚会,那我们作为教会,什么时候不得不实行公民抗命、坚持聚会?

九标志问答35:成员放弃信仰怎么办?如何在植堂教会中设立长老?成员面谈相关问题

Jonathan Leeman | 2020-03-30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是否应当惩戒将否认信仰的成员?在新植堂,需要多久才能选立长老?在成员面谈时应该问哪些问题?当遇到有人离过婚这类的情况该怎样处理?本期九标志问答是由Shelley Xue志愿翻译。

期刊第七十期&第七十一期&第七十二期:教会合并与教会植堂

Alex Duke | 2020-02-19

教会合并与教会植堂代表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坏消息是似乎越来越多的教会正在衰退和急需重启。教会植堂代表着好消息:我们有一群年轻的牧师,他们渴望献身于神羊群的成长和牧养上。也因为我们的潜在牧师要比公开的讲坛要多,所以我们建立教会。我们为这个“问题”赞美神!

九标志问答34: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牧养那些一直参加聚会但不愿加入教会成员的人;帮助教会厘清一些过去的错误

Jonathan Leeman | 2020-01-1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他还是合格的牧师吗?你如何牧养一对很享受参与聚会但却拒绝加入教会成员的夫妻?我怎样辅导一个10年前曾被我们伤害,并且从此再没有回到教会的成员?本期九标志问答是由黄颖舒姊妹志愿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