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拥抱不同角色中的喜乐与牺牲 

Erik Raymond | 2020-09-22

神给我们的角色和责任是艰难的。它们是反主流文化的。它们常常使我们感到不安。但它们却是有益的,是为了我们的益处。当我们完成神赐下的自我牺牲角色时,这种对圣经益处的执着委身应在我们里面产生喜乐。

电子书:《长老职分》

Jeramie Rinne | 2020-09-18

这本简明的小书也向新任长老们提供了实际的指引,帮助教会成员更好地理解和支持他们的属灵领袖;本书还鼓励长老们以恩慈、智慧和带着对这一职分的清晰理解来接受神对他们的呼召。

九标志问答38:如何牧养每个教会成员?如何使用“教区模式”牧养成员?马太福音18章中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Jonathan Leeman | 2020-08-07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大型教会的长老如何确保每个成员都能够得到理解与关注?我们想把教会里的家庭和个人划分成组,然后分配给指定的长老。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在马太福音18章中,耶稣所说的“就告诉教会”是什么意思?本期九标志问答由二欣志愿翻译。

互补主义与神学分类

Michael Lawrence | 2020-07-30

带着勇气和恩慈,身为牧师的我们应该对我们的会众讲话。需要勇气,因为某些问题将意味着我们必须分裂。就我自己而言,虽然我们可以联系,但我们无法与承认互补主义但是执行平权主义的教会在植堂上合作。但是,恩慈也不应该被忘记,因为即使我们不同意,我们是与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意见不同。在与其他互补主义者的争论中,有许多重要的问题,但没有第一类的问题。

圣经允许女执事吗?史瑞纳说“是的”(附亚历克斯·斯特劳奇回复)

Alexander Strauch | 2020-06-10

为什么保罗会对执事的妻子提出要求,而非长老的妻子?因为长老对教会的领袖和教导具有更大的责任,所以这一点似乎非常奇怪。但如果他是在谈论女性执事,我们就不足为怪了,因为他根本不是在谈论执事的妻子!

女性应该做教师吗?关于功用,职分与提摩太前书2:12的一些思考

Thomas R. Schreiner | 2020-06-08

当我们在面对什么可做、什么被禁止之类的问题时,我们很容易去书写新的密西拿,在教会各样浮现的问题上设立规则,这样是很危险的。。我们都知道有个灰色地带,就是我们都同意一些经文的诠释,但对如何应用到具体情况上存异。

(美国)教会何时应拒绝政府关于聚会的指导并走向公民抗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5-27

如果政府继续说我们不能聚会,那我们作为教会,什么时候不得不实行公民抗命、坚持聚会?

如果我们不得不削减预算怎么办?

Jamie Dunlop | 2020-05-27

“随着奉献的减少,我们该怎么办?”“即使银行里暂时有足够的现金,我们是否会被迫在未来一年内大幅削减预算,使收支数字得以平衡?”“这对我们的员工、我们的宣教士、我们的事工计划和我们的各种服事会有什么影响?”

电子书:《宣教》

Andy Johnson | 2020-05-20

教会并不需要非常复杂的宣教项目,他们需要圣经,也需要智慧去应用圣经。本书基于圣经,也提供了训练和支持宣教士、形成国际合作关系、差派短宣队,以及在本地和海外接触万族万民的实践步骤。

老牧师访谈录(3 )

和 高兴 | 2020-05-11

本访谈的目的是给一些年轻的、刚刚进入或即将参与教牧事工的传道人(牧者)一些合乎圣经的建议。盼望透过这些建议能帮助年轻的传道人们,在实践中能更好地应用真理、服事群羊、胜过挑战、跨越陷阱、荣神益人。因此,笔者所访谈的牧者,他们的事奉时间都在20年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