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教会应当惩戒色情沉迷者吗?

Brad Wheeler | 2019-02-28

真正的基督徒渴望改变。尽管他们可能经历挫败,但他们从不认输。他们会继续争战。毕竟,做一个基督徒并不意味着你的生活没有失败; 而是意味着你会顽固地跟随耶稣,即使在失败中。 有时,我们可能觉得自己跌倒多过站立,但我们仍决心爬起来。因为没有真正的基督徒会最终宣布与罪休战。

如何与色情问题争战?八条建议

Paul Jeon | 2019-02-19

要和色情问题争战,我们必须采取极端手段。就像约瑟那样,我们必须逃离来自波提乏妻子的引诱。有许多人宣称要过自由得胜的圣洁生活,但我不禁怀疑:我们有多少人愿意采取这些必要的“极端”甚至“律法主义”的方法来与色情争战?

帮助与色情问题争战的女性

Stephanie Laferriere | 2019-02-19

如果在你的会众中,有一位女性承认自己在情欲中挣扎,请不要弱化或者假设这只是一个小问题。这种罪的后果对男性和女性都非常沉重。女性同样需要被提醒有成为圣洁的呼召。我们需要被提醒,圣灵赐给我们在为圣洁争战中有节制的能力。

色情犯罪背后的各种罪

John Henderson | 2019-02-19

色情,本质上是非人化的。它使图像和情节中的人失去了人性,它不遮掩他们的赤身露体,它夺去了他们的尊严。它把他们变成了淫欲和自助快感的对象。它奴役他们成为色情使用者的性变态幻想以及色情消费者的肉欲。它也拿走作为观者的我们的人性。我们成为淫欲和饥渴的动物。生物本能开始辖制我们,肉欲开始控制我们,而不再是神的话语和圣灵。我们变得更像动物,而不像他所创造我们要成为的人类。

九标志问答28: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

Jonathan Leeman | 2019-02-16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一位仆人、长老或讲道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教会领袖应如何回应

Aaron Menikoff | 2019-02-12

无论你最终采取什么行动,都祈求你的教会把认罪看成是一种敬虔得胜。没错,罪应当有后果——尤其是如果这罪特别严重,这位仆人是在进行特别公开的服事。但不要掩盖这事实,就是神仁慈地让这罪曝光。你的领袖们现在有机会证明神的恩典和怜悯。你的教会是不是一个看重恩典与圣洁的地方?对这问题的答案,表现在你如何回应一位跌倒落入色情当中的带领仆人。

如何让你的教会成为认罪的安全空间

P.J Tibayan | 2019-02-12

一位成员告诉我,在我们的教会认罪更容易,因为“这里的集体习惯是大部分教会成员彼此承认自己具体的罪。”另一方面,如果“大多数人不愿分享他们自己的罪,那就是在强调罪应该被隐藏。”但是“当更多的人分享时,就为相对怯懦的人设立了榜样,让他们能够摆脱东躲西藏的羞耻,能够承认罪,寻求支持,并获得帮助。”

在你的教会中培养敞开文化

James Choi | 2019-02-12

对于一个地方教会而言,如何才能保护她的会众不被这种可怕的瘟疫所感染?我们应该考虑,将建立透明敞开的关系,作为教会如何帮助会众对抗色情问题的态度、实践以及保护方法。

督责分好坏吗?

Jaime Owens | 2019-02-12

作为基督徒,有的罪几乎一夜之间就会消失,有的罪则会穷追不舍,直到我们见耶稣。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色情和所有的性犯罪都是复杂的,根深蒂固,难以根除。我们中一些人可能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实质性进展。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长期彼此委身。我们必须坚持到底。

门训面对色情试探长大的一代

Allen Duty | 2019-02-12

我们必须训练年轻的基督徒如此争战。许多人能通过普通的蒙恩之道——阅读经文、祷告和教会督责得胜。而另一些人则需要“剜掉眼睛”,这可能包括把智能手机换成无法联网的“老人机”,或者决定不买笔记本电脑而只在公共图书馆使用电脑。成长于数字时代的人无法想象没有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生活,但正如耶稣所说,失去暂时的东西比失去永恒的东西要好。关键是要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对抗罪恶。这是我们在死之前赢得战争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