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福音信息

基督的十字架如何与神的国相融?

Jeremy Treat | 2019-12-06

简而言之,神的国和十字架被基督连在了一起:基督是以色列的弥赛亚,藉由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他将神的国带到地上。神的国是十字架的终极目标,十字架则是神的国降临的手段。藉着钉十字架的基督成就神的国,这样的惊人悖论当然显得愚拙,不合乎人的逻辑;然而,藉着信我们能知道,这正是神的智慧和能力。

无特定救赎则无替代刑罚

Sinclair Ferguson | 2019-11-26

保罗认为,基督替其死的众人在基督的死中与其如此联合,可以说他们也是在基督里,与基督一同死了,并且复活了。基督的替代刑罚以及与基督的联合是两个密不可分的现实。这就是为何替代刑罚是起作用的。

十字架成就了什么事?代替受罚的道理

J.I Packer | 2019-11-21

我们之所以认同基督并抵挡罪行,是因为我们已经视祂为代替我们接受判决的那一位。我们之所以开始悔改的一生,是因为我们知道祂先为我们忍受了补偿性的死亡。我们如今所接待并与之连结的基督,就是那位先前在十字架上成为我们挽回祭的基督——因此,我们不是在基督里面来使自己与神和好,而是根据基督完成的工作,透过祂来领受和好这白白的礼物;而我们爱祂,是因为祂先爱我们,并为我们舍己。

教父有没有肯定代罚性代赎?

Brian Arnold | 2019-11-11

教父们对于救赎本质的描述最美的地方可能是它的多面性。在十字架上,耶稣从魔鬼手中收回了它们窃取的,我们称为基督得胜(Christus Victor)。他以死来疗治我们的罪,我们称为基督医治(Christus Medicus)。他重造我们成为新的、更好的亚当,我们称为重建(Recapitulation)。他满足了罪的赎价,就是满足理论(Satisfaction Theory)。他代替罪人死,为他们付上罪的刑罚。代罪刑罚在教父时期的存在颇有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的确确地构成了教父救赎理论的一部分。

没什么可羞耻的:荣辱文化中的代罚性救赎

Anand Samuel | 2019-11-11

十字架并不交由人作各种解释,我们作为解经者也没有自由创建“印度的十架神学”、“穆斯林的耶稣之死神学”或“日本人所理解的赎罪教义”。作为钉十字架的基督的传道人,我们的任务是首先从圣经的资料中了解耶稣死亡的经文含义,然后以基于圣经的结构和概念体系来面对任何特定文化的议题。我们必须重新调试听众的世界观和概念体系以适应经文。而决不能调整十字架的信息以适应文化处境。这样做,就是歪曲基督的福音。

代罚性救赎会打破三位一体吗?

Kevin DeYoung | 2019-11-11

贺智会认同麦考尔的观点,即基督没有完全按照罪人所应得的刑罚受苦。但是,麦考尔会同意贺智的观点,即基督是按照罪人所应得刑罚的分量受苦吗?更重要的是,他是否认同贺智关于法理意义上满足的理解?“神圣律法刑罚的本质,”贺智写道,“是神不悦的体现,是对祂神圣美意的撤回。这位基督代替我们受苦。他承受了神的忿怒。”对于罪人来说,这将导致“绝望的灭亡”,但对于基督来说,这意味着“圣父暂时隐藏祂的面孔”。为了避免与三位一体的破裂相混淆,贺智明确指出“基督的满足”关注的是“父与子之间的约”。

对代罚性救赎四个常见异议的回答

Stephen Wellum | 2019-11-11

重要的是要记住,真正的基督论也取决于正确的神论。因此,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十字架的每个讽刺画的根源都是扭曲的关于神的教义。” 如果我们对神的理解错了,我们将永远不会理解罪的问题,以及在基督里和他的十字架上的荣耀解决之道。实际上,所有对代罚性救赎的普遍异议最终根植于关于圣经三位一体神的不合圣经的思想。

“我心灵得安宁:代罚性救赎的释经讲道”的二十条书摘

Mark Dever | 2019-11-11

神是基督在十架上受死的最终目标。是的,耶稣为罪和不义而死,但最终耶稣是为了神和祂的荣耀而死。因为当基督将我们带到神前面时,他使我们与神有了正确的关系。这就仿佛宇宙修正到原本应该的样子—以祂为中心,我们在安全的接近范围上围绕祂旋转;以祂的荣耀为中心,我们在展示祂的价值而不是我们自己的价值时找到了喜乐和意义。 (215)

什么是代受刑罚?

Jarvis J. Williams | 2019-10-29

耶稣为罪人死,为他们代受刑罚。将来的称义和救恩,已经通过信心在每一位基督徒现今的生命中实现了,因为耶稣为我们的刑罚替代我们而死,也因为神已经叫他从死里复活。

电子书:《福音》

Ray Ortlund | 2019-10-15

福音是个神学信息,但这信息也创造了人的美好,即我们教会里美好的关系,从而使基督的荣耀显于当今世界。 在这本如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