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讲道评估的价值和挑战

Bob Johnson | 2017-12-06

如果同一篇讲道对我的同工产生了不同的影响,那对于我的会众又会有多么不同呢?这样做就很好地提醒了我,如果我想帮助会众中不同类型的人成长,我就需要改善我的演讲,使得他们都可以从讲道中获益。如果我想给我的同工提意见,帮助他们改善讲道,那我就需要树立起聆听有益批评的榜样。我希望营造一种氛围,我们教会可以在私下里敞开地、不带自我防卫地聊一些敏感的话题。如果带领者们可以学习这样做,那么其他人将更容易跟随。

你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么聪明,所以请写讲章!

Jason Dees | 2017-12-06

伟大讲道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它的一致性。我最近和另一位牧师朋友聊天,他说:“我已经讲了许多年道,但当我开始写讲章时,我接下来主日的讲道马上就因为一致性的提高而有了改进。”一个好传道人能在许多观点上吸引并感染他的听众,而一个伟大的传道人能带领听众从一个观点自然地过渡到另一个观点,从而吸引并在整篇讲道中保持听众的注意力。我再重复一次,除非你有司布真的头脑,不写讲章而做到这样是很困难的。

向姊妹讲道:牧师需要考虑的几件事

Erin Wheeler | 2017-12-05

所以,当你周日站上讲坛,有可能你讲道面对的大部分对象是女性。你有触及到她们吗?她们的生命有更像基督吗?作为女性,她们从你的讲道中得到喂养吗?公开演讲的第一条规则就是“了解你的听众”。那么你了解吗?作为牧者,你需要花时间去询问、倾听、回应听你讲道的姊妹。

没有应用?那就不算是讲道

Michael Lawrence | 2017-12-05

应用和确信不同。尽管应用的目标也是人心,但其目的在于理解。如果释经要求我们理解文本的原始语境,那么应用就是要探索听到文本的当下语境。它有关确定生命阶段,伦理,明白如何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歌罗西书3:16)。我们都倾向于通过自己的滤镜和自己的经验来倾听。因此当一个牧师努力应用神的话语时,我们就有机会用从未有过或不会自动想到的方式来思考一段文字的重要性。

如何评估你牧师的讲道

Keith Collier | 2017-11-30

我们应该避免用一种苛刻的态度去评价牧师的讲道。在我们检验牧师这件事上,我们必须小心,不要掉入想要击倒牧师的陷阱中,每个牧师都有缺点,没必要去挑他语法上或者紧张的习惯上的问题,你也没必要去过分关注他讲错或者使用过度的词语。挑出牧师的错误,会让你从圣经当中分神或者开始轻视牧师,这些都是不属灵的

为什么了解羊群是讲好道的关键

Jared C. Wilson | 2017-11-30

了解你讲道的对象们很重要。知道某某姐妹不喜欢你的道;了解某某弟兄特别喜欢你的道。做在后排的那位皱着眉抱着胳膊的先生并不是对你的道厌烦,而那就是他认真听的样子;前排那个面带微笑,不断点头的女士其实有听后就健忘的倾向,知道这些都很重要。当你了解这些细节, 你就可以为会众们做更深层、更个人化、更有牧养价值的祷告。你的讲道会变得更好,更加真实。因为你的讲道不仅是来自你的头脑和嘴巴,而更是发自你的心、你的灵、你的肺腑。

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讲道,是有福音光照的讲道

David King | 2017-11-27

救主基督是太阳,圣经是太阳系。每一个篇章,每一条教义,每一个主题——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基督的救赎之工运行。耶稣的生、死和复活为上帝的启示以及会众、布道者自己提供光照和能量。一个讲道在多大的程度上反映出这些,它就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讲道。

早期教会之后讲道改变了吗?

Peter Sanlon | 2017-11-22

早期教会的讲道人中,我看为大师级的匠人包括安波罗修、耶柔米、拿先斯的贵格利、屈梭多模、亚他那修、奥古斯丁以及屈梭罗格。然而,当我阅读这些释经讲道践行者的讲道时,我禁不住发现,相比现今对释经讲道的理解,他们的讲道显得相当陌生。当今的释经讲道如何建基于对我们来说显得陌生的早期讲道?

你的讲道不辨语气吗?

Mark Vroegop | 2017-11-20

使用正确的语气需要许多的智慧。但是如果用得好,便可以邀请人深层理解语句并打开新的应用。用合适的语气讲道,可以帮助人感受所讲的内容的份量,能以新的方式使语句变得鲜活,能打开听道者的心,使他们接受那些因为没有使用正确的语调可能会错失的真理。使用正确的语气,你将能帮助人听到神话语中的真理。

假冒的释经式讲道

Mike Gilbart-Smith | 2017-11-20

努力工作但很少祷告的讲员相信的是他自己而不是神。这可能是释经式讲道人最容易落入的几个试探之一。他更关心的是会众能明白他的释经和他的应用。但只有当主把一切显明的时候,祷告所带来的不同以及对讲章的影响才会被看见。救主与永恒必须成为讲员最重要的事。事实上,救主和永恒虽然眼不能见,但却是无比重要,而这才是讲员关注经文和会众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