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书评:《有机教会》

Review
2014-12-05

翻译:谢昉

当你听到“家庭教会”这个词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人们往往会想到那些基督教还在遭受逼迫的地方,例如中国大陆。但是我这里所要说的是正在美国蓬勃发展的家庭教会运动。

高纽尔是教会倍增协会(Church Multiplication Associates)的执行总监和《有机教会》一书的作者,该书的写作是基于他建立上百个“有机教会”和因此而发展出来的“教会自立倍增运动”(spontaneous multiplication movements)事工经验而来。[1]

什么是“有机教会”?

一个有机教会首先是一个家庭教会。高纽尔更喜欢用“有机教会”这个词,因为后者的概念已经在美国引起了一些非议,而且有机教会同样也在家庭以外的地方聚会(英文版23页)。高纽尔认为有机教会的概念可以回答他在该书的导论中提出的问题:“在美国有很多人想要听到和相信有关耶稣基督的信息,但无意于加入组织化的教会。”事实上,“在全世界范围里,只要教会仿造西方的组织架构体系,影响力就会减弱。”

高纽尔建议用另一种方式去传福音。他批评“以寻求者为中心”的布道方式,即邀请世界里的人来到教会并且让主日崇拜适应这些非信徒的需要,而主张“把基督带到人们生活的环境中去。”更进一步地说,“如果你要为基督赢得世界,那么你就要自己坐到最黑暗的地方去。”

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在根据高纽尔的植堂经验描述“有机教会”该有的样式,并引用圣经经文支持他的做法。最有代表性的一章是第十二章,高纽尔列出了建立倍增性教会的五个原则,这五个原则源自他的经验,也基于马太福音10章和路加福音1章(英文版173页):第一,操练祷告;第二,接待家庭(找到一个愿意接待的家庭[oikos],这也是高纽尔所定义的基本社会单位);第三,聚集的能力(出席聚会);第四,和平之子(一个能够将福音传给整个家族的人);第五,充满使命感的人(将福音带给他的社群而不是将社群带来教会)。

评估《有机教会》一书

非常强调读经、祷告和依靠神

总体来说,《有机教会》是一本很有启发性的书,它强调很多圣经上的原则,但是总体缺乏扎实的圣经根基。我说它“有启发性”是因为高纽尔对神的工作充满热忱。他对接触人群、传播福音的热情很有感染力。他强调祷告,他自己甚至曾为母亲能够信主而祷告多年(英文版168-169页)。他强调依靠圣灵(英文版89页)和依靠基督(英文版49-53页)。他强调神的话语,警告读者不要用阅读属灵书籍或听讲道代替读经。他所建立的“生命转化小组”的组员们甚至每周读30章的经文(英文版67页)!

强调成员制度和真理的重要性

强调读经是因为他非常重视信徒应当成为基督的门徒和教会成员。例如,他写道,“如果我们在教会成员中容许坏土壤,就是让教会的生活受到亏损”(英文版69页)。

今天,很多所谓的“宣教导向”的福音派教会减弱了真理,高纽尔指出说,“真理是一切的起源。一个被更新改变的生命,以及它所带来的爱的关系和充满使命感的人生是真理在重生的心灵里所结的果子。先是耶稣救赎的工作释放我们的心灵,然后我们才能做出这些改变”(英文版116页)。

最后,高纽尔谦卑的用一章来总结他在事奉中所犯下的错误(第十三章)。

圣经基础较弱

很遗憾,该书的圣经基础比较弱。例如,高纽尔用整章探讨教会的组织和带领方式,却一点都没有提及圣经中对教会体制和带领方式的叙述(比如提前3章)。

缺乏整全的教会观

更要紧的是,高纽尔缺乏整全的教会观,在他对新约“家庭教会”的叙述和他对教会的定义中都体现出这一点。虽然新约中的基督徒常常在家中聚会(徒2:47;罗16:5;西4:15;门2),但是耶路撒冷的第一个教会却常常在圣殿里聚会(徒2:46;5:12)。保罗的布道事工也往往从犹太会堂而不是在家里开始(徒13:5,14;14:1;17:1-3,10;18:4;19:8)。而且当全家都归主、受洗时(例如徒16:33),圣经指的不仅仅是这家人,也包括住在他家的所有人(仆役等)。[2]我们不能将这些“家庭”等同于“家庭教会”,后者是指这家以外的人都来到这家聚会。

我所要指出的是:真实的图景比高纽尔所描绘的更复杂。你可能认为我是吹毛求疵,但是细节却是相当重要,因为高纽尔想要证明“有机教会”就是耶稣想要我们建立的教会(英文版41-44页)。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必须引申新约中的“家庭教会”。家庭教会在基督徒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今天在某些地区也仍然非常有意义,但是如果按高纽尔所说,这就是圣经所主张的教会形式,那就未免有所偏差了。

对教会的错误定义

最后,我们要思考一下高纽尔对教会的定义。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有必要:“什么是教会?”但是他的答案却表明他对基督教历史上对教会的讨论一无所知。高纽尔将教会定义为“耶稣与他所呼召出来的、为要在地上实现他的宣教使命的属灵家庭同在”(英文版53页)。这个定义当然没有错,但是我们的属灵前辈们会认为这个定义是缺乏圣经根基的,特别是没有强调对福音真理的宣讲、对圣礼的实践和教会纪律的执行。大卫·威尔(David Wells)的观察是:今天很多的“家庭团契”是地方教会的重要补充,但是不能执行教会的责任。[3]

我的总结是,如果你是一位植堂者——尤其是对城市植堂事工,这本书对你会很有帮助。但是同时也需要查考有关教会论的书籍,以获得更多的神学帮助。

【本书中文版由高接触有限公司出版,刘志雄翻译,ISBN: 9789628722372】

尾注

[1] 根据《今日基督教》2004年的数据,高纽尔的运动已经植堂三百余间。

[2] 《新约背景辞典》(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Background),“家庭与‘全家’”,353和366页。

[3] 大卫·F·威尔所著,《成为新教徒的勇气:热爱真理的人、营销人员和后现代世界的现实》(The Courage to Be Protestant: Truth-Lovers, Marketers, and Emergents in the Postmodern World),(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8),12页。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