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悔改归主

平约瑟的超级恩典(书评:《作王掌权的命定》)

Review
2017-04-12

【本文于2016年发表于《缅甸圣公会学报》,蒙允翻译转载。】

平约瑟是新加坡一家巨型教会极富人格魅力的牧师,著有几本畅销书,但他强调所谓的“超级恩典”(Hyper-Grace),这在亚洲地区引发了相当激烈的讨论。他关键的一本书题为《作王掌权的命定:不需努力获得成功、整全及得胜生活的秘诀》(Destined to Reign: The secret to effortless success, wholeness and victorious living ,Singapore: Joseph Prince Resources, 2007)。本篇书评要讨论他的超级恩典神学(虽然他在那本书中并没有使用这说法)。

优点:恩典与耶稣

毫无疑问,平约瑟强调恩典,这是健康的做法。耶稣的福音,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就是恩典:我们完全靠恩典得救——恩典是神让祂儿子为救赎我们死在十字架上,白白赐给我们的礼物。是神使我们有资格继承圣徒在光明中的基业(西1:12)。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2:8)。

许多基督徒并没有正确把握恩典。人类默认的状况,就是尝试靠我们的行为或敬虔为功劳赚取某些事情。平约瑟正确强调,恩典福音之道让我们得释放,脱离靠我们自己努力讨神欢喜的尝试。

弱点和危险

但这本书也有几处严重的神学弱点,让这本书成为一本危险的书。

旧约与律法

平约瑟并不明白旧约圣经。虽然他认同旧约圣经中一些预表是指向基督,在其他地方他却偏向寓意解经:他在一处地方认为,伊甸园中那棵分别善恶树象征律法;在其他地方,他把旧约圣经看成是一种寻找基督的密码。

他的旧约圣经观最严重和令人不安的弱点,就是他对律法的处理手法。对他来说,律法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一样奴役人的事,因律法与律法主义是同义词。律法是靠好行为得救的道路,绝不可能成功。他评论说,律法完全关乎(原书38页及后),“律法完全是关乎看你自己。”(原书196页)

但其实律法以一句表明恩典的话作为开始,就是耶和华是把以色列带出埃及的神:律法是对这恩典的回应,而不是赢得恩典的途径。另外,有几条律法表明人要效法耶和华(如善待奴隶和寄居的人,因神已救你们脱离奴役,你们曾在埃及寄居;公正判断,因为神是公正审判)。许多律法反映出神完全的品格:爱你的邻舍;服侍主;爱神。律法根本不是只关乎

平约瑟也未能看到圣经对律法理解的细微差别。旧约圣经本身宣告律法是好的,让人喜悦(诗19:7)。

律法包括了献祭和礼仪制度,这些开辟了让人通过信心与神建立关系——而不是信靠自己的顺服的一条道路。旧约圣经就像新约圣经,认识到律法并不能给人力量遵守律法。它盼望人内心受割礼(申30:1-6)。律法揭露我们的罪,让我们看到我们需要耶稣,需要祂献祭给我们赎罪。

但平约瑟(错误地)宣称,我们绝不可传讲十诫,因为十诫是杀人性命的(原书121页),会让相信的人患疾和忧郁!真的吗?当摩西在申命记传讲十诫的时候,我们接着看到以色列忠心顺服,征服迦南地!平约瑟听起来就像第二世纪的马吉安派异端,这些人藐视旧约圣经——而他最藐视旧约圣经的时候,是他使用提摩太后书2:15(“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呼吁人要把旧约和新约(分解)分开(原书51页),这是骇人听闻的解经。

努力和顺服

平约瑟这本书的副标题暗示基督徒人生应当是“不需努力”。这种观念可能对辛苦工作的新加坡人有吸引力,但远远不符合圣经。

平约瑟闭眼不看新约圣经经常鼓励人要努力、争战、跑完路程、朝着标杆直跑等等的地方。他讨论彼得后书第1章的时候(神已将一切关乎敬虔的事赐给我们),故意省去了彼得告诉基督徒要“分外地殷勤”的部分(原书102页)。对平约瑟来说,努力与恩典是矛盾,但这是简单化和选择性的观点。

平约瑟宣称,如果你在恩典之下,你就不活在罪中(他并没有完全宣告基督徒是无罪,但从来没有探索这问题)。他选择性地引用罗马书第6章,但未能看到保罗认为相信的人有可能继续行在罪的道路中,过犯罪的生活,因此需要警告:“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12节)

认罪

平约瑟其中一样惊人的宣告,就是他呼吁人不要认罪(例如原书第7页)。这里是混杂着正确与错误。一方面,基督的血确实已经掩盖遮盖了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一切的罪。另一方面,圣经呼吁神的百姓悔改,转离罪,甚至要认罪。圣经并没有暗示说,我们是因着我们自己认罪的行为罪得赦免——我们并不需要记得每一样罪,或者活在惧怕当中,担心如果我们忘记了一件罪,我们就罪不得赦免(但平约瑟歪曲了这一点,说我们会这样)——然而圣经确实鼓励我们用认罪悔改回应神的赦免(例如见启示录第2到第3章)。对于那些认识到自己已经因着耶稣的死罪得赦免的人,认罪仍是一种好的、使人降卑的做法。当我们通过信心领受恩典,我们就渴慕行善,遵守神的律法,顺服,并且我们努力要如此行。

对圣经的使用

平约瑟经常夸口说他按圣经上下文读圣经,但他觉得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就忽略了上下文,比如以上讲到的彼得后书第1章的例子。通常来说,他会凸显保罗对恩典的说明,但不会讲保罗接着讲到的善行和道德。虽然他说我们若正确使用恩典,恩典就不会带领我们进入罪中,他这样讲是正确,但他未能看到命令和律法帮助引导我们脱离罪。

如果平约瑟所谓的“我们无需努力,无需律法”这样的观点是对的,那么新约书信中好几章和好几个部分就没有现实意义了。

平约瑟企图回避这样的经文,这有时让他采用了某些非常令人生疑的解释——其中一些他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其他则是彻头彻尾的错误。例如:

  • 为了绕过讲到认罪的约翰一书第1章,他宣称这一章是写给诺斯替主义者的——但约翰一书的其余部分是写给基督徒的(原书106页)。
  • 他说耶稣在福音书中说的一些话是在旧约之下,一些则是在新约的时代(原书92页)。
  • 他断言说,罗马书10:17(“信道是从听道来的”)适用于新约圣经(他在几处地方提到这一点,包括原书271页),但保罗并没有在约之间作出区分,显然相信旧约圣经可以使我们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
  • 他强调说,在新约中神绝不会因一个相信的人犯罪惩罚这人——按我们在徒5:1-11;林前11:30或来12:4-11看到的,这说法很难得到支持。平约瑟讲到最后这例子时,提出了这古怪理论,就是这句话只是对管教孩子说的(原书65页)。
  • 他在解释保罗肉中的刺时,否认这是一种疾病,他说这其实是困扰我们的一种个性,使用了想象力丰富的词语组合(“脖子的疼痛”)来证明他的说法(原书70页)。
  • 他宣称神肯定超自然地给革流巴和他的同伴身体加力量,让他们走到以马忤斯,然后回来,一共走了十四英里路。
  • 他评论说,旷野的铜蛇象征审判,因为铜是审判的金属和颜色(原书202页)。在几页之后,他说木头象征人性(原书208页)。
  • 他详细描写大卫尽极大努力把约柜带回耶路撒冷——即使在那之前,约柜从未安放在耶路撒冷。
  • 他错误地说,摩西行的第一个神迹就是把尼罗河水变为血。
  • 他想出一种全新和奇异的观念,启示录第3章主要老底嘉人不要即不冷也不热的命令,讲的是不要把旧约和新约混在一起。

风格

平约瑟这本书的风格也让人担忧。他时不时炫耀他宣称的从神而来,帮助他理解圣经的启示。然而他却有系统地忽略那些不符合他理解的经文。或许神曾经对他说话,但他的说法是介于傲慢或骄傲的边缘。他不耻于宣称自己不是一个傻瓜,或提醒我们神有时候使用他做成极大效果的工作,或告诉我们他全世界范围事工的事情。他举的例证大多数从某方面推荐自己。他这本书的封面是他自己的人像照片。虽然平约瑟宣称自己的神学是以神为焦点,人却很难回避这种担忧,就是这本书有一点点太多以平约瑟他自己为中心。

总体情况

平约瑟总体的世界观就是基督徒要取得成功。这从他这本书的副标题以及开篇第一章可以清楚看得出来。“如果你是一位商人,神要你生意兴隆。”(原书第1页)。这样一种成功神学的框架(原书21页,还有23页)本身就是非常不符合圣经。关于受苦和为福音缘故受逼迫的呼吁在哪里?效法像耶稣那样舍命的呼吁在哪里?这样一种狡猾的世界观很流行,因它迎合了人的贪婪,但远远不符合圣经。这是这本书欺骗的一部分。

结论

平约瑟偏向朋霍费尔所说的“廉价恩典”,那种不真正呼吁人作主门徒的恩典。虽然他拒绝这指控,说任何正确接受恩典的人都不想犯罪(这是正确的说法),但他对新约圣经道德要求缺乏兴趣,或评论不多,表明他实际是另一种情况。

平约瑟高举自己,说他是一个机敏解释圣经的人,但他绝非如此。他是简单化、有选择性和富有欺骗性,显出对细微差异、平衡和复杂性的无知。他的论证正确把我们指向恩典和耶稣,但他对此错误加以解释,因此让读者落入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