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期

期刊第六十六&六十七期:教会生活—我们真正的政治见证

Jonathan Leeman | 2019-10-24

教会最有力量的政治话语是福音。亚伯拉罕·林肯谈到美国需要“达成并珍惜一个我们和万国拥有的公正并持久的和平”。你知道这个世界应该在哪里首先看到这种公平和持久的和平?在打破边界的地方教会内的生活和相交。是在地方教会,我们这些曾经的仇敌学习彼此相爱。

专题讨论:我们如何为教会中更好的族群合一而努力?

Phillip Holmes | 2019-10-10

许多教会领袖希望自己的地方教会能反映出各自社区的族群分布。当这成为目标时,就很容易基于族群来评估某一访客/成员的重要性,而不是基于以下事实来评估:他们是因着信心而被连于基督的基督徒,或者如果他们尚未信主,是一位需要神恩典的罪人。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的不是族群,而是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心。无论民族传统如何,我们都拥有对耶稣共同的爱。

教会能够并应该为#MeToo运动带来什么

Whitney Woollard | 2019-10-08

像任何运动一样,#MeToo是不完美的,但这不应该阻止我们将它视为神普遍恩典的一种表现。神抑制邪恶,向所有人施恩,使非基督徒也可以行善,施行正义,促进人类的繁荣。虽然不是救赎性的,这还是一件好事。 

政府如何服务于救恩和宗教自由

Jonathan Leeman | 2019-09-24

保罗敦促我们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祷告,这样我们可以平安无事地度日。“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祂愿意万人得救”(提前2:3-4)。我们为政府祷告,这样众圣徒或能平安度日,众人也可以得救。

教会发声需谨慎

Matthew Arbo | 2019-09-24

教会可以告诉大家神对寄居者的心意,但教会不应当提供详细的政策建议以供政府施行。这样一来,教会既没有对邻舍遭受灾祸这样的事情默然不语,也没有对政府该如何工作评头论足。

认识我们真正的公民身份

Sam Emadi | 2019-09-24

作为神国度的公民,我们对这个国度负有责任。问题是我们如何在地球上活出对天国的责任?我们如何在现今为未来国度而生活?我们通过国度的大使馆,既地方教会中活出公民身份来实现这一目标。地方教会是未来国度的萌芽,是神的子民被认识的地方。

地方教会的反主流文化角色

Brett McCracken | 2019-09-24

当我们所见超过我们自身,并取而代之,发现我们在耶稣里的身份也就是神的真实形象时,生命随之而来,这是基督教的颠覆性主张。与其通过“找到自我”得兴旺,并征得世界承认你的个体性荣耀,基督教告诉我们要舍己失丧自己的生命,以得着生命。这听似残酷,却根本上使人得释放,因为它从我们身上拿掉了自恋和自主的重担。此外,借着呼召我们进入一个群体—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基督教邀请我们成为一个构架的一部分,这个构架更大、更强并有无限多的荣耀,远超过我们靠自己所能的。

美国国民信仰不是福音

John D. Wilsey | 2019-09-19

当国民信仰没有被神的话语检验时,很容易会走偏。它会把国家当做神,把国家当做救世主和世界的希望。基督徒们不要被国民信仰的颂歌带偏,它们会给人一种对于理想、财富和权力的错误安全感。

教会生活:我们真实的政治见证

Jonathan Leeman | 2019-09-19

如果你宣称自己关心政治,却并不是所在教会的活跃成员,我会倾向于认为你并不懂得政治。你就好像那些自称喜欢汽车,却只在地板上玩着火柴盒小车、嘴里发出“嘟嘟”之声的人。对政治决策评头论足是何等容易的事情。起来,坐进真实的汽车里。参加教会,来试试看爱一个和你完全不同的人,一个或是和你收入相差悬殊的人,一个犯罪甚至得罪你的人。

福音:教会最有力量的政治话语

Jonathan Leeman | 2019-09-11

一种正确理解的福音政治,并不假装这世界上的歧视和不公义不存在,并不是像这样“色盲”看不见。相反,它是指,认识到不同的人群面对的不公义。而且,它不再需要为自己辩护,比如说:“这不是我做的,不要怪我!”它反而是愿意接受人的责备,然后使用它的资源帮助其他人,因为它的称义来自于基督。事实上,一种福音政治要挥动刀剑,正是为了在得不到公义对待的人当中建立公义。它认识到所有人都是按神形象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