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主义

期刊第六十二期&六十三期:加尔文主义者的教会论

Jonathan Leeman | 2019-07-12

第一个要点:你相信的有关神和救恩的真理应该影响你对教会和事奉的观点。救恩论影响教会论。我相信你至少大体上同意这点。问题是,我们很容易给自己贴上加尔文主义者的标签,但是骨子里仍然是奋兴主义,这是第二个要点。加尔文主义的最大威胁不是阿民念主义,而是实用主义。

仍然年轻、求变、改革的?十周年再论新加尔文主义

Collin Hansen | 2019-07-12

如果我可以大胆地预测未来,我认为我们将看到少数人(边缘人群)被神使用,来提供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作出榜样。我们应该在耶稣的仆人中寻找智慧和指引,他们的生命揭示了门徒的代价。无论公共神学如何最大程度发现福音书中耶稣的身份与作为,这都会吸引年轻基督徒的心和思想。耶稣医治了病人,喂饱饥饿的人,宣告天国的福音。我们也必须这样做。

为什么“圣徒蒙保守”的教义必然导致教会需要教会纪律

Raymond Johnson | 2019-05-14

当对归信基于圣经的理解得到恢复时,教会纪律的复兴将随之而来。如果教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是归信的结果,那么纪律惩戒(无论是塑造性的还是纠正性的)就成为检验归信真实性的机制。当纪律惩戒完全被忽略时,教会往往会因其成员所信奉的福音被稀释而声名狼藉。而当教会忠心地实践纪律惩戒时,教会的圣洁就会得到保护,基督和他的福音也会在一个特定的群体中受到见证。

破落的建筑,有限的预算,挣扎的会众:不可抗拒的恩典如何让侍奉稳固

Jonathan Worsley | 2019-05-07

离开了那紧握双手祷告,坚忍到底相信的踏实工作,这样的努力就没有多大价值。因此在一周工作开始的时候,要记住我们的神有完全的主权。祂盼望吸引罪人到祂的教会里来。祂这样做的时候,任何罪人都不能抵挡祂的恩典。没有什么能挫败上帝确定的计划和应许。

特定救赎是合乎圣经的宣教基础的三个原因

Alex Kocman | 2019-05-07

思想会产生影响。尽管神也常常使用一些心怀好意的牧师和宣教士,他们依然在他们的神学中成长,虽然神会使用错误的方式达成他完美的旨意,但这不代表我们有权柄可以活在错误中用。特定的救赎这个教义并不受欢迎,但却是充满荣耀的。这一教义是帮助我们完成宣使命务的关键所在。

相信特定的救赎?那就火热传福音和差派宣教士吧

Greg Turner | 2019-04-26

我们福音事工的效果并不在乎我们的聪明才智或说服力,而是在乎权能的主,他不仅提供救恩,也实际上施行救赎。没有过于坚硬的土,也没有太抗拒的族群。在看似抵挡的族群中的宣教工作之所以可能,乃因为耶稣的死实际上且确实拯救了那些族群中特定的罪人,而且神的主权是宣教士从事如此使命的最强有力的动力之一。

特定救赎和教会成员制

Stephen Wellum | 2019-04-26

特定救赎跟教会的本质有什么相干?答案是息息相关。如果我们的主是新约的中保,并且他的子民是一群重生、忠信的人,那么就很难把新约的民众当成一个像旧约的以色列一样的“混合”的社群,至少按着圣约的设计是这样的(当然,教会有时会错误地接纳非信徒)。我们的主,作为大祭司和新约的中保,只代表那些在圣约群体中的人,约中的人是由重生、忠信的民众构成。

神无条件的拣选是如何支撑牧养事工的?

Jeramie Rinne | 2019-04-26

我们牧师有重要作用;我们不是顶着预定论的旗号无所事事地坐着。不,我们要宣告、教导和顺服,然后神在祂的时间里实现了祂的目的。建立在无条件的拣选教义之上的事工,衡量其成功的标准是对神所托付的尽忠,而非教会信主和聚会的人数。

人心败坏,以为教会只关己:全然败坏教义如何颠覆吸引主义

Alex Duke | 2019-04-23

全然败坏教义又是如何颠覆了这些吸引主义原则呢?简单地说,因为“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再说一遍,人最大的问题不是厌倦,而是悖逆;不在于他们家庭关系的冲突,而在于他们自身灵性的专横;不在于理财不善,而在于灵性破产;不在于药物上瘾,而在于否认上帝。吸引主义避重就轻。当然,它在充满善意的日程表中有最好的动机。但是当牧者被它的假设所迷惑,就像医生用塑料工具来进行开胸手术。无论他受过多么良好的训练,无论他多么希望结束病人的痛苦,他的工具和策略都不足以解决问题。

教导、等候、重申:加尔文主义如何加强我对会众制的委身

Sam Emadi | 2019-04-23

建立在吸引人眼球上的事工,或是削弱会众机能和权柄而人事过于臃肿的事工,其特点不是等候,而是折腾。但是,基于圣经的事工是依赖神主权的恩典,欢喜服从神的时间和旨意。我们相信神会在祂希望的时间,在祂愿意的程度内,使会众结出属灵的果子。

  • Page 1 of 3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