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

数算年龄歧视

Owen Strachan | 2015-05-31

可如今,这种忘年交式的跨代福音联合却受到挑战,一些基督徒过分强调与同龄人的友谊,失去了跨代团契的机会。这种隔阂,即所谓的年龄歧视,削弱了福音的力量。

大戏将至: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

David Wells | 2015-05-31

洛桑会议起初是出自葛培理牧师的创意,并于1974年瑞士洛桑举办了第一届世界福音宣教大会。全球150国家,近2700名基督徒领袖参与了此次会议,其中半数以上来自第三世界,且大部分是于1950年至1960年间刚刚从欧洲殖民势力中脱离并取得政治独立的国家。

审视“酷”

Michael McKinley | 2015-05-31

在某些方面,我认为与周遭的文化相接是有益的。但在有的方面,对酷的认同在根本上与牧师的呼召冲突。

当代基督徒如何抗击奴隶制

Priya Abraham | 2015-05-31

1807年威伯福斯成功地废除了英国的奴隶贸易,且这部电影就是纪念这一重要事件二百周年。此后,奴隶制本身也被废除了。今天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奴隶制都是非法的。但令人震惊的是,当今奴隶不仅依然存在,并且为数众多。较两个世纪前相比,现在的奴隶数量更高 – 全球约有2700万人,但每个生命的价格却远远低于当时美洲大陆上被当作私有“动产”的奴隶。

改造文化的弥赛亚情结

Michael Horton | 2015-05-31

福音派人士最近一直在谈论改造文化,在生活全方位领域做神国度的工作,让教会在世界上道成肉身式地存在。这些听起来是不是很好?但麻烦就是,这些运动会把教会看作是代替了基督,把基督徒关注的焦点从基督应许祂的再来,转移到人在此世活出美好人生。

如何融入教会和建立属灵关系

Andy Johnson | 2015-05-29

融入一间新教会是一件让人感到激动又感到充满挑战的事情。大多数的人并不满足于让他们的名字出现在通讯录里,我们都想要属于这间教会,我们都希望成为教会的一部分,都希望能够为教会做些什么。这也是我这篇文章想要帮助你的,我想要帮助你理解如何更好地融入教会。我也理解我所说的,并不一定在所有的教会中都适用。

为什么基督徒应该加入地方教会成为成员?

谢 昉 | 2015-04-28

虽然并不是所有的教会都实行成员制度,但是我们相信教会不但需要建立成员制度,而且要在这里向新成员解释教会的成员制度。今天我们在一个消费主义的文化里面,我们在消费主义的观念中长大,认为我们是消费者,我们付了钱就该得到服务。甚至有很多教会领袖也是这样看教会,将去教会看成是一种购买宗教服务的行为。但这不是教会的真义。

期刊第十五期: 多堂点教会

Mark Dever | 2015-03-29

在我三十出头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多堂点教会担任牧师。那是90年代初,我是副牧师。我们在市中心吸引了很多人来聚会,可是教会地方不够大,挤满了好几百个大学生。那时,我们在城市的北部和南部都有许多教会成员。所以我们想了一个新点子,分成三个聚会点,但是却仍是一个教会。我们如何仍然称之为一个教会?我们继续使用同一个教会名称,共同管理教会财务,拥有一本教会成员手册,同一群长老治理,晚间崇拜在一起,还有,我们举行联合会员大会。多堂点教会真的是一个好主意吗?这一期超长的、经过一年策划的期刊正是要帮助你思考这个问题。

我不喜欢多堂点教会的九个理由

Thomas White | 2015-03-29

我相信一个健康的、与世界分别的教会远比那些虽然有很多人数,却单薄不已,从不聚集,没有教会惩戒,没有彼此委身的教会更荣耀神。我之所以不喜欢多堂点教会,因为我担心实用主义的问题“这管用吗?”比神学意义上的问题“这群信徒荣耀神吗?”更吸引人。

究竟怎么称呼它?—多堂点聚会的归类

Greg Gilbert | 2015-03-29

公理会?长老会?圣公会?长老会众制?长老会众主教制?主教会众制?我竟然都听说过!(有些是我给它们命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