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

改造文化的弥赛亚情结

Michael Horton | 2015-05-31

福音派人士最近一直在谈论改造文化,在生活全方位领域做神国度的工作,让教会在世界上道成肉身式地存在。这些听起来是不是很好?但麻烦就是,这些运动会把教会看作是代替了基督,把基督徒关注的焦点从基督应许祂的再来,转移到人在此世活出美好人生。

如何融入教会和建立属灵关系

Andy Johnson | 2015-05-29

融入一间新教会是一件让人感到激动又感到充满挑战的事情。大多数的人并不满足于让他们的名字出现在通讯录里,我们都想要属于这间教会,我们都希望成为教会的一部分,都希望能够为教会做些什么。这也是我这篇文章想要帮助你的,我想要帮助你理解如何更好地融入教会。我也理解我所说的,并不一定在所有的教会中都适用。

为什么基督徒应该加入地方教会成为成员?

谢 昉 | 2015-04-28

虽然并不是所有的教会都实行成员制度,但是我们相信教会不但需要建立成员制度,而且要在这里向新成员解释教会的成员制度。今天我们在一个消费主义的文化里面,我们在消费主义的观念中长大,认为我们是消费者,我们付了钱就该得到服务。甚至有很多教会领袖也是这样看教会,将去教会看成是一种购买宗教服务的行为。但这不是教会的真义。

期刊第十五期: 多堂点教会

Mark Dever | 2015-03-29

在我三十出头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多堂点教会担任牧师。那是90年代初,我是副牧师。我们在市中心吸引了很多人来聚会,可是教会地方不够大,挤满了好几百个大学生。那时,我们在城市的北部和南部都有许多教会成员。所以我们想了一个新点子,分成三个聚会点,但是却仍是一个教会。我们如何仍然称之为一个教会?我们继续使用同一个教会名称,共同管理教会财务,拥有一本教会成员手册,同一群长老治理,晚间崇拜在一起,还有,我们举行联合会员大会。多堂点教会真的是一个好主意吗?这一期超长的、经过一年策划的期刊正是要帮助你思考这个问题。

我不喜欢多堂点教会的九个理由

Thomas White | 2015-03-29

我相信一个健康的、与世界分别的教会远比那些虽然有很多人数,却单薄不已,从不聚集,没有教会惩戒,没有彼此委身的教会更荣耀神。我之所以不喜欢多堂点教会,因为我担心实用主义的问题“这管用吗?”比神学意义上的问题“这群信徒荣耀神吗?”更吸引人。

究竟怎么称呼它?—多堂点聚会的归类

Greg Gilbert | 2015-03-29

公理会?长老会?圣公会?长老会众制?长老会众主教制?主教会众制?我竟然都听说过!(有些是我给它们命名的)

替代方案:为何不植堂?

Jonathan Leeman | 2015-03-29

牧师们,如果你认为因为大家都喜欢你,所以植堂工作无法推动,那么你是对的。他们爱你,所以植不了新堂。问题是,你可能不是你认为的牧师,因为他们爱的是你!

对多堂点教会的神学批判:到底什么是“教会”?

Jonathan Leeman | 2015-03-29

如果这三个基督徒玩好飞盘,一起去一家本地的餐馆,在吃饭之前一起做了一个祷告。这时他们算是一个教会了吗?如果他们拿出圣经开始彼此劝勉呢?如果他们准备每周固定时间见面了呢?如果他们开始一起领圣餐了呢?如果他们整了一套会员盟约了呢?如果他们向本地市政厅提交了一份成立教会的法律文件呢?如果他们从餐厅搬到了一个有尖顶的建筑物里呢?在那个时刻,“三个聚在一起的基督徒”变成了“一间有三个基督徒的教会”了吗?

多堂点聚会的解经性评论:肢解教会?

Grant Gaines | 2015-03-28

保罗以看到福音被传开为首要目标,但并不代表他不在意教会的架构。教会的架构或许是次要的,但它仍然有其重要性,并且在圣经中被提及,因此就要求基督徒要顺服这一教导。在以下的评论中会来说明,我所坚信的多堂点教会架构的最严重的问题——他们相信,一个基督教的组织也许可以被叫作ekklesia(希腊语,指一间教会),即便是组成该教会的会众在不同的地方聚会。

多堂点教会先例,似曾相识?

John Hammett | 2015-03-28

开篇我就要讲,当代的多堂点教会与教会历史中一些会众间的关系模式是有一些类似的东西,但在我看来,其中并无准确的先例。实际上,多堂点运动多依赖于现代化的通讯、交通便利和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