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事工

比弟兄更亲:我为何加入Acts29植堂网络

Robert Greene | 2014-12-03

我为何加入Acts29植堂网络?答案是三个词:泰勒(Tyler),杰森(Jason),和克里斯(Chris)。但是我却用了一千个词写下这篇文章,请听我一一道来。

作为一个牧师,教会中有什么是我可以接受的,什么是不能容忍的?

Mark Dever | 2014-12-02

好吧,如果你因为被这个题目吸引而对本文产生极大兴趣,那么本文对你而言可能非常危险。

新任牧师之要务

Bob Johnson | 2014-12-02

就在昨天,会众“安装”(就职的英文为“Install”)你为他们的牧师。(听起来好象你在后院立个晾衣架?)一通祷告、拥抱、微笑、唱诗、吃饭、拍照之后,现在到了礼拜一,你打算从哪里开始?

牧师就职典礼的目标和益处

Aaron Menikoff | 2014-12-02

2008年10月19日,在这个周日,我被按立为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弗农山浸信会的牧师。

与难相处的信徒领袖同工的8个步骤

Ken Swetland | 2014-12-02

我已经学会了一些原则,明白如何与难相处的人相处。本文是我总结的八点。

牧师应该在到任第一年展开改革吗?

Phillip Jensen | 2014-12-02

首要的问题是,“牧师应该尝试改革教会吗?”答案基本上是肯定的。

WWJD——吉姆会怎么做?

Philip G. Ryken | 2014-12-02

“我现在有了一种新的事工方法。每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时,我就看着这张纸条并问我自己:‘吉姆会怎么做?’”

牧养与信任

Robert Norris | 2014-12-02

现代教会的高需求会把牧师弄得心劳神疲,特别是对一个新手牧师而言。

暂时的牧师

Mark Dever | 2014-12-02

我很喜欢思考教牧事工的暂时性特质。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牧师的事奉。事实上,我热爱作牧师。

区分属灵问题与生理问题

Michael Emlet | 2014-10-16

本文系九标志事工对迈克•艾姆雷特(Michael Emlet)的采访。迈克•艾姆雷特,神学硕士、医学博士,在成为基督教辅导和教育协会咨询师和成员之前,从事家庭医生这一职业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