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

为何替代刑罚的救赎对辅导来说至关重要

Patti Withers | 2019-12-17

理解替代刑罚的救赎对每个信徒的生活都至关重要,因为明白我们已经被神称义的这个事实会影响我们对神、对自己、对他人的看法以及与他们的关系。替代刑罚的救赎对圣经辅导也至关重要,因为经常一些需要辅导的困境源于错误地思考或未能正确地将这一原则应用于我们的生活。

用替代刑罚救赎的教义牧养被虐受害者

Mez McConnell | 2019-12-11

替代刑罚救赎带给我们爱和正义。这就是我们需要教导大家的。它不是”天上掉馅饼”的教义,也不是宇宙虐待儿童案。这是唯一的赎罪观,能让大家心里平安,虽然施虐者可能永远不会面对人间的正义,但有一天当他们站在神面前时,他们要为自己所有的罪恶交帐。 

替代刑罚的救赎——为什么这对受苦的圣徒而言很重要?

Whitney Woollard | 2019-12-11

受苦的圣徒们需要这条“替代刑罚的救赎”教义。当我们在消磨自己的人生时,我们需要真理好使我们定睛于神应许给我们的盼望。我朋友用她的受苦经历做了一个比喻,她就像一个漂浮在广袤太空中的宇航员,而宇宙飞船上那条华丽的钢质拴绳让她连于飞船,不至于在太空中迷失方向。如果把这个类比中提到的所有元素拆分开来,我认为“替代刑罚的救赎”这一教义(可以被恰当地理解为福音的核心)就是那条拴住我们的钢质拴绳,让我们免于滑向深渊或错误的信仰。当癌症、突然失业或是裁员这些不测来袭,我们需要知道,神对我们是良善的,这一点确凿无疑。“替代刑罚的救赎”这一教义使我们确信神的良善与信实。

救赎替代刑罚的爱情故事

Michael Lawrence | 2019-12-10

圣经的整个故事线,关于救赎的历史,是神为祂的子民预备替代者,遮盖他们的羞辱,担当他们应得的审判,使他们被祂接纳。这故事本身就是关于不配得的恩典和奇妙的爱。然而自始至终,神的计划和目的不仅是要预备那替代者,而且要在祂儿子身上成为那替代者,祂自己担当我们所不能担当的刑罚,除掉我们所不能遮盖的羞辱。替代刑罚的故事是一个热忱表达神慈爱的故事。这是祂荣耀的顶点。失去对刑罚的替代,我们就不仅失去了救赎的故事,也失去了神的慈爱和荣耀。

基督的十字架如何与神的国相融?

Jeremy Treat | 2019-12-06

简而言之,神的国和十字架被基督连在了一起:基督是以色列的弥赛亚,藉由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他将神的国带到地上。神的国是十字架的终极目标,十字架则是神的国降临的手段。藉着钉十字架的基督成就神的国,这样的惊人悖论当然显得愚拙,不合乎人的逻辑;然而,藉着信我们能知道,这正是神的智慧和能力。

无特定救赎则无替代刑罚

Sinclair Ferguson | 2019-11-26

保罗认为,基督替其死的众人在基督的死中与其如此联合,可以说他们也是在基督里,与基督一同死了,并且复活了。基督的替代刑罚以及与基督的联合是两个密不可分的现实。这就是为何替代刑罚是起作用的。

十字架成就了什么事?代替受罚的道理

J.I Packer | 2019-11-21

我们之所以认同基督并抵挡罪行,是因为我们已经视祂为代替我们接受判决的那一位。我们之所以开始悔改的一生,是因为我们知道祂先为我们忍受了补偿性的死亡。我们如今所接待并与之连结的基督,就是那位先前在十字架上成为我们挽回祭的基督——因此,我们不是在基督里面来使自己与神和好,而是根据基督完成的工作,透过祂来领受和好这白白的礼物;而我们爱祂,是因为祂先爱我们,并为我们舍己。

教父有没有肯定代罚性代赎?

Brian Arnold | 2019-11-11

教父们对于救赎本质的描述最美的地方可能是它的多面性。在十字架上,耶稣从魔鬼手中收回了它们窃取的,我们称为基督得胜(Christus Victor)。他以死来疗治我们的罪,我们称为基督医治(Christus Medicus)。他重造我们成为新的、更好的亚当,我们称为重建(Recapitulation)。他满足了罪的赎价,就是满足理论(Satisfaction Theory)。他代替罪人死,为他们付上罪的刑罚。代罪刑罚在教父时期的存在颇有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的确确地构成了教父救赎理论的一部分。

没什么可羞耻的:荣辱文化中的代罚性救赎

Anand Samuel | 2019-11-11

十字架并不交由人作各种解释,我们作为解经者也没有自由创建“印度的十架神学”、“穆斯林的耶稣之死神学”或“日本人所理解的赎罪教义”。作为钉十字架的基督的传道人,我们的任务是首先从圣经的资料中了解耶稣死亡的经文含义,然后以基于圣经的结构和概念体系来面对任何特定文化的议题。我们必须重新调试听众的世界观和概念体系以适应经文。而决不能调整十字架的信息以适应文化处境。这样做,就是歪曲基督的福音。

代罚性救赎会打破三位一体吗?

Kevin DeYoung | 2019-11-11

贺智会认同麦考尔的观点,即基督没有完全按照罪人所应得的刑罚受苦。但是,麦考尔会同意贺智的观点,即基督是按照罪人所应得刑罚的分量受苦吗?更重要的是,他是否认同贺智关于法理意义上满足的理解?“神圣律法刑罚的本质,”贺智写道,“是神不悦的体现,是对祂神圣美意的撤回。这位基督代替我们受苦。他承受了神的忿怒。”对于罪人来说,这将导致“绝望的灭亡”,但对于基督来说,这意味着“圣父暂时隐藏祂的面孔”。为了避免与三位一体的破裂相混淆,贺智明确指出“基督的满足”关注的是“父与子之间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