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九标志问答28: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

Jonathan Leeman | 2019-02-16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没有“同负一轭”的婚姻都是罪吗?能对不作为的罪施行教会纪律吗?在教会的公共敬拜上跳舞合宜吗?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7:在不合乎圣经的离婚中教会能做什么;如何应对教会中的暴力威胁?

Jonathan Leeman | 2018-09-21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两个问题:在不合乎圣经的离婚中教会能做什么?如何应对教会中的暴力威胁?本期九标志问答由樊佳慧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6:劝诫自高的人;聘用一位在洗礼问题上没有定见的牧师;必需只能由长老施洗么?

Jonathan Leeman | 2018-09-21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如何劝诫和门训骄傲的人?要不要聘用一位在洗礼问题上没有定见的牧师?必需只能由长老施洗么?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5:有关教会预算的思考;会众要求有“讲台呼召”;棘手的成员情况

Jonathan Leeman | 2018-08-2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有关教会预算的思考;会众要求有“讲台呼召”;是否要接受住院、不能来教会的人加入成员。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高丹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4: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3: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邓梓禾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2:如何思考聘牧问题?;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宣告成员制“重启”?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如何思考聘牧问题?;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教会是否可以宣告成员制“重启”?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邓梓禾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1:传道人必须上神学院么?;婴儿奉献礼;反对加尔文主义的长老

Jonathan Leeman | 2018-06-0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传道人必须上神学院么?怎么看婴儿奉献礼?是否可以让反对加尔文主义人做长老?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十八:应对焦虑;关于主餐的疑问;基督徒与传销;当教会成员搬离时

Jonathan Leeman | 2018-04-23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如何应对焦虑、关于主餐的疑问、基督徒与传销,以及当教会成员搬离时多久应当退会。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十七:出借教会场地;长老太忙碌;过渡到封闭式主餐;成员加入秘密团体的问题

Jonathan Leeman | 2018-03-0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该不该出借教会场地给其他团体;非常忙碌的人能做长老吗?;如何过渡到封闭式主餐?;以及成员加入秘密团体的问题。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傅惠娟姊妹志愿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