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神学院校长论坛

Article
2015-12-29

原文标题与链接: A Seminary President’s Forum

翻译:王清彦

 

 

 

我们在一次神学院校长的圆桌会议提出了如下两个问题:

为什么需要你们的神学院?在一个地方教会中,你看到过怎样一个正在成就的令人兴奋的实例,可以鼓励牧师思想兴起下一代牧者?

回答来自

  • 丹尼尔·L.·埃金 (东南浸信会神学院)
  • 布莱恩·柴培尔(圣约神学院)
  • 丹尼斯·P.·霍林格(哥顿—康维尔神学院)
  • 佩奇·帕特森 (西南浸信会神学院)


丹尼尔·L·埃金

我相信我们的神学院是需要的,因为她有着明确的议程:要成为一个大使命的神学院!在东南浸信会神学院,我们致力于培养使徒保罗式的圣徒。我们希望弟兄和姊妹们具有敏锐的头脑和神学信念,同时兼备宣教和布道的热情。神学和宣教永远不应分开,事实上,二者形同唇齿。

我们的教会整体上在圣经和神学真道的基础知识上有严重的缺乏,而且许多教会也已失去了大使命的热情。

在东南浸信会神学院,我们不希望学生成为“无益”于大众的象牙塔中的神学家。因此,我们探寻圣经/神学的课程安排与宣教、布道、带领、圣经辅导和释经讲道之间的平衡。我们也同一些地方教会建立了“临时合作伙伴关系”,他们可以教导我们学生那些只有在地方教会环境中才能学到的东西。我们希望学生们经历多种多样的事工形式和方法,总是借着圣经的光照去评判它们。

我相信最佳的事工预备是发生在神学院和地方教会之间有合作伙伴关系的地方。有些东西是在课堂上能不错地学到,有些东西却是在地方教会中极佳地活学到。纵贯我们国家,有几家教会以实习期长短和强度多变的独特实习项目而闻名。看到在这些“实战实验室”中所要成就的,我就非常地兴奋。

将圣经和神学真道诠释于真实生活是真正的和有意义的事工的全部。我要祷告的是,在神学院与可靠的和有效地训练下一代的地方教会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持续地成长。我认为这能够也将会为教会带出更好的牧者。

丹尼尔·L.·埃金是北卡罗莱纳州维克森林市东南浸信神学院的校长。

布莱恩·柴培尔

我们通常认为“宣教”是带着福音进行地理上的穿越。而神学院大致就是带着福音穿越世代的宣教。通过神学院的支持,一间教会为将来的世代保持福音的纯正,确保将来的世代有能够正确地宣讲神的话语的教牧领袖。

我们推崇的牧师并非完全是从尘土中蹦出来的,他们是在某个地方受过培训的。我从来不认为预备牧师的方法只有一个,但神学院的教育是一个正确的途径。通过支持汇聚教牧职责领域专家的训练,教会为其将来的领袖提供负责任的预备。

学徒制模式具有在岗培训的优势,而缺点是培训只经受自一人的洞察力和能力。神学院在“倍增效应”上有很大的祝福,可在其研究领域内最佳的头脑下预备很多学生。最好的神学院对此能满足实战的诸多要求,能够使学生参与到教会的实际生活当中。

所有的体系都不完美,但一个好的神学教育的祝福,既表现在训练有素的毕业生的事工保留率上,也表现在一流神学训练在发展中世界中持续增长的可利用性上。这些训练将有效地抑制那些具有破坏性的成功神学,而在很多国家这样的只谈健康和富贵的福音被误作基督教。

柴培尔是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圣约神学院的校长。

丹尼斯·P.·霍林格

神学院的存在只是为了服事教会。脱离了教会,神学院就无权存在。假如神学院只是神学的研究生院,也就不能在教会的各样需求中服事教会。

哥顿—康维尔神学院看到的需要是装备教会履行基督给我们的使命,即培训符合圣经和基于神学的、灵命成熟的、教牧上预备要处理面对二十一世纪的男男女女时各种复杂挑战的领袖。我们希望下一代的领袖在严格的圣经式思考中,在被神的灵更新的热心中和在荣耀三位一体神的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中成长。神学院存在,是因着教会需要善于思考的、有智慧的、热心的领袖,他们能折射出基督的特征。

为明日的教会发展领袖的最佳途径之一,就是教会帮助年轻人认识到神的呼召。神对事工的呼召往往既是个人的又是群体的—既是一个人被呼召进入福音的事工,而呼召又是被地方教会认可、确认和支持。有一位朋友最近描述了一个他所在的教会中的项目,即向学生提供暑期实习来特地测试他们在事工方面的呼召。在暑期实习当中,年轻人受到教会的任命,并获得大量的领袖体验。每个实习生都由一位牧师或一个平信徒领袖进行属灵和教牧的辅导。在暑期结束时,他们一同甄别实习者在事工上的恩赐。如果恩赐得以确认,实习者将在神学教育、将来服侍方向和个人对神的呼召的属灵预备上受到引导。

丹尼斯·P.·霍林格是马萨诸塞州南汉密尔顿哥顿—康维尔神学院的校长和基督教伦理学教授。

佩奇·帕特森

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和其他所有的美南浸信会的神学院一样,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同五个姊妹学校一道,我们融合了对圣经真理的强调和纪律严明的高学习标准,兼备强烈的布道和宣教热情。

使徒保罗在耶路撒冷的迦马列门下接受等同的神学教育之前,很有可能在他的家乡大数曾是一个学生。但当他被神救赎和呼召时,他并非立刻跳入“全职”事工。在他将自己奉献给教会之前,他去了阿拉伯三年,很显然,在僻静之处与神同行的同时,重新思考他全部的神学。
虽然我不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去读神学院,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优于使徒保罗。花时间于“旷野地方”与神相交,仔细地思考我们的神学和对圣经的理解,这就是一个年轻的牧师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这在我们这个后现代时期尤显真实。

无论何时一个牧者效法基督的样式、布道和圣经启示的系统教导,几乎随之而来的,神总会兴起一群门徒来追随神所呼召的人,就像以利沙追随以利亚,就像美南浸信会现任主席约翰尼·亨特多年来见证了一群年轻兄弟和姊妹将他们的生命委身在职业的基督徒服事中。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参与宣教事工。许多的男学生已经成为牧师。但所有人都追随他们属灵的牧者父亲约翰·亨特,他的独一无二、整全的敬虔生命和慷慨,影响着他们自己事奉中对下一代的倍增。

佩奇·帕特森是德克萨斯州沃思堡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校长。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