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教会带领
何时你不当顺服?
Jonathan Leeman
|
2022-03-22
我们所有人,在某些时候都会被要求谦卑地忍受带领者的错误和罪。但是,如果你发现在自己的教会中,领导权遭到显著的滥用,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会鼓励你离开。用离开的方式保护你的门徒身份,保护你的家人,为留下的成员做一个好榜样,并通过不支持该教会事工来服事周围的非基督徒邻舍。
在怀疑中牧养
Tony Shepherd
|
2022-01-06
当下的文化形势是动荡不安的。对任何教会来说,在两极化的议题上展开诚实的对话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当我们为自己对神的怀疑认罪悔改、正视我们内心的黑暗、彼此认罪并且寻求爱时,我们就能对抗怀疑。愿主赐给我们恩典,在教会中培养一种只求荣耀祂的文化。
你应该成为政治活动家吗?
Brian Davis
|
2021-12-22
我们的倡导中经常缺少的是仁爱和自由。我们需要更有爱心的说:“即使你不认同我或对我所热心的善工没有同样的负担,我仍然接待你并认可你是我在基督里的家人。”
九标志问答54:个人信念与教会做法;我的妻子不希望我成为牧师
Jonathan Leeman
|
2021-12-20
在这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个人信念与教会做法相抵触,以及我的妻子不希望我成为牧师该怎么办?这两个问题。本期九标志问答由STH志愿翻译。
来聚会吧!
Mike Gilbart-Smith
|
2021-12-18
那些在我们教会上成员课程的人,常常会惊讶于我们对主日聚会的重视程度。无论人们在青少年事工或网络事工上多么有恩赐,我们仍然坚持认为,他们参加集体敬拜是一种服事群羊的更重要、更有意义的方式。这件重要的事不仅仅是我们教会的特殊习惯;它也应当成为所有教会基于圣经的首要任务。
长老和执事应该接受训练吗?如果是,什么样的训练?
|
2021-12-09
教会不应假定让一个人通过类似长老“培训班”的方式来使人成为长老。因此,牧师应该警惕为弟兄们提供这样的课程,结束后会自动成为长老,就像法学院培养律师或医学院培养医生一样。
长老和执事的关系是怎样的?
|
2021-12-09
由于执事在许多教会中的功能类似于长老,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会被混淆。但我们可以通过再次思考他们在圣经中的不同责任来了解他们应该如何相互联系。
在有争议的选举中牧养教会:一个肯尼亚人的观点
Ken Mbugua
|
2021-11-27
我们也尝试运用我们对罪的教义来解释我们国家的状况。我们作为一个民族的分裂是我们与上帝决裂的最可靠的证据。我们的同胞互相憎恨,因为他们憎恨上帝。我们国家政治中的肮脏尴尬地暴露了我们作为人类的肮脏,这提醒我们,我们都是自我摧毁的反叛者,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位救主。
九标志问答53:姊妹在成员大会上投票;牧养监督和儿童事工
Jonathan Leeman
|
2021-11-17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姊妹在教会中投票是否违反了圣经的教导,以及学生事工或者儿童事工负责人在教会中的角色是什么这两个问题。本文由Smily Lily志愿翻译。
如何对政治保持沉默,避免因圣经没有提及的事物分裂教会
Greg Gilbert
|
2021-11-02
记住你的职分,记住你的权柄源自哪里,记住你的责任。实际上,你不是政治家,不是权威人士,不是某个政党的拉票走狗,也不是社交媒体上“有影响力的人”,不管那是什么。你是天国君王的使者,因此你有特殊的权柄,并有责任为祂代言。所以,要说祂说过的话,不添加也不删减。同时提醒你的会众,这个世界并非全部——不管这个世界多想让他们忘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