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人都被呼召称为长老。并且,基督徒可以透过职场领域以各种方式做服侍基督的工作。但我得承认,我热爱看见这样的画面!就是年轻人来到教会,呆上几年,然后不知何故,开始以崭新深情的样式爱主和他的教会,以至于一旦被神呼召,就愿意牺牲舍己服侍神。他们变得更热心于看顾受伤的羊群,分享福音,热心接待,教导神的话语,为教会里的每个名字祷告。

九标志问答九:小组举行主餐;因不信的妻子而不够格的长老;洗礼必须浸入水中吗?

Jonathan Leeman | 2017-02-15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刘明健弟兄翻译。

当教会中有不同政见时促进合一的十六种方法

Jonathan Leeman | 2017-02-15

有一位牧师来信这样说:我们教会的成员们在大选开始之后变得越来越彼此缺乏信任,甚至互相抱有敌意。这种现象在网上表现得尤其明显。作为一个牧师,我的责任是什么?如果我们在教会里都不能彼此尊重,怎能指望福音能为这种两极化的世界提供出路?

狄马可牧师如何分散权力

Jonathan Leeman | 2017-02-03

我们教会举行的长老会议,每年有三次会对外开放,并欢迎其他教会的牧师来旁听观摩。来访牧师经常会惊讶地发现狄马可在会议上说得很少,而长老之间也很乐意相互提出异议。

带职长老常犯的罪

Steve Boyer | 2017-02-03

考虑到职场工作和作长老的要求,带职长老的一个试探就是想放弃自己的牧养责任,把所有的活儿都留给全职长老去干。就相当于放弃教导职责、紧迫的牧养事务、探望住院病人和牧养决策等等。

装备新长老的四种方法

Garrett Kell | 2017-02-02

如果身为专业运动员需要接受训练来处理令人羡慕但稍纵即逝的地位所带来的压力,那身为长老服侍永恒君王之教会的人,更应该需要接受培训来履行他们的责任。

兴起长老:四个基本原则

Garrett Kell | 2017-02-02

我们应该忠心地照看所有的羊群,但我们必须时刻留心观察,看谁的长老品质已经崭露头角。 谁已经在传福音和门训中采取主动? 谁已经成为领导和爱护家庭的榜样? 谁有良好的牧者敏锐度而且高度看重神的话语? 留意这些人并把你的生命投入到他们身上。 邀请他们一起吃饭,一同谈论圣经,一起祷告。

兴起长老:从三个方面着手

Michael McKinley | 2017-02-02

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我本应该投入大量的时间为会众培养新的领袖,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吸引更多人来教会上。我之前所做的工作其实是在建立一个缺乏领导力的教会。它就像没有骨架的身体,没有架构可以支持未来的成长。

带职长老可以花多少时间在事工中?

Sebastian Traeger | 2017-02-02

带职长老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你活在职场工作与教会侍奉的恒久张力中。与全职长老不同,带职长老的服事通常需要以牺牲职场工作的时间为代价。或许这两种角色有重合的地方,但作为带职长老,你需要在时间分配上有智慧。

带职长老的工作职责

Jeramie Rinne | 2017-01-26

归根结底, 长老没有能力使任何人在基督里成熟; 只有圣灵透过神的话才能做到。长老越早意识到这点,他就会越早在神面跪下呼求神的恩典不断地在自己和教会成员的生命里做工。

期刊第三十六期:圣经神学—教会的守护与引导

Jonathan Leeman | 2016-12-31

圣经神学不只是关乎如何正确地研读圣经,尽管这是起点。它也守护和引导地方教会。它持守正确的信息,定义报好消息者的使命,识别假教导,告诉我们当信徒聚集时所当做的,并且设定我们使命的轨道。它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作为存在这世上的教会,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