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首要的职责是看顾羊群,然而,如果牧者之间不懂得如何彼此相爱,那么他们牧养羊群的能力会大打折扣。

电子书:《我真的是基督徒吗?》

Michael McKinley | 2017-03-20

在这本小书中,麦克·麦金利真情督促我们要察验自己的信仰,帮助我们直面这一困难的问题,最终我们将知道真信仰的内涵及我们真实的信仰光景。

核心课程:圣经辅导

Deepak Reju | 2017-03-07

因为罪破坏了这个世界,罪破坏了我们的生命,所以我们需要帮助、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在这个堕落世界里与罪争战。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圣经辅导——我们不能独自战斗。我们需要其他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给我们帮助,我们需要谦卑、不要自以为靠自己一个人就能过在这场争战中得胜。

“长老工具包”的内容与目的

Matt Schmucker | 2017-03-06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求那些要在会议中提出问题的长老提前呈交备忘录给长老会议主席(当然越短越好)。主席再把各个议题汇总并提前一周将其分发到即将与会的长老们。这额外的一步行政工作后来被实践检验为成功之举,极大地帮助了带职长老,也使众长老更容易合一。也使那些动不动长篇大论的长老们学会了扼要地表达他们的想法。

家庭规模:大型长老团与小型长老团的功课

Eric Bancroft | 2017-03-06

无论你是在小教会的小型长老团服事,还是在一个会众人数与小镇人口相当的大教会服事,长老的工作同等重要。你工作的价值不在乎事工规模的大小,而在于所托付给你的责任。一小群羊同样需要青草地,同样需要牧人保护它们不被虎视眈眈的狼群伤害。

长老会议上的态度

Jonathan Leeman | 2017-03-06

我从长老会议里的互动关系所学到的最大功课是: 惧怕人有时会让我们不讲所当讲的应该讲的,惧怕人有时也驱使我们讲了不该讲的。这就是说,有时候我们因为害怕说不一样的话或说错了而不去讲我们当讲的。但也有的时候,我们因为害怕失去控制或输掉争论而讲得过多或过于严厉。我们认为要靠自己去说服其他长老,所以就施加过多压力。我们因为害怕丢面子而过于坚持自己的想法。这不过也是惧怕人的一个表现。

全职长老和带职长老之间的关系平衡

Walter Price | 2017-03-06

有智慧的主任牧师信任与他同工的全职牧师,并且希望以团队方式运作。铁磨铁,彼此同工的全职长老是可靠建议的珍贵来源。神使用他们来磨锐我们,并且不时用必要的警告来查验我们。主任牧师应鼓励其他的全职牧师吐露他们的想法,而且在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不要有骄傲的反应。

橡皮图章的咒诅

Greg Gilbert | 2017-03-06

鼓励教会中每位长老尽责,就长老团的议题努力思考,建言献策。教会及全职长老都不想要长老团里尽是缺乏确信观点的长老——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满足于同意主任牧师或是其他全职长老的任何建议。我知道对于很多牧师,这样的情形听起来像是应许之地!但现实不是,如果不加控制,长老团将形同虚设。身为全职长老,你应该鼓励的并非一种对你快速认同的文化,而是一个充满同心合意、信心十足的长老团。

何时介入,何时服从

Michael Lawrence | 2017-03-06

全职长老从带职长老提出讨论的观点和智慧获益良多,而带职长老可以从全职长老富有经验的管理和详细的专业知识得到造就。因此,教会的那位仇敌企图在这方面撒播不信任和不和的种子,这就不应让人感到惊奇。如果他能通过内部分裂让长老的工作瘫痪,他就已经在让整个一间地方教会的福音工作变得没有果效的方向上取得重大进展。

在长老中建立合一与友谊

Bob Johnson | 2017-03-06

新长老也会自然地感到见外,没法理解那些圈内玩笑或是诸如此类的事情。此外,和主任牧师年龄层不同的长老,常常会趋向于觉得自己很难融入。你们如果以效率和组织工作的名义,成立一个长老小团体作为行政团队,其他的长老会迅速意识到这一小群人会达成共识,而让他们来俯首听命罢了。

九标志问答九:小组举行主餐;因不信的妻子而不够格的长老;洗礼必须浸入水中吗?

Jonathan Leeman | 2017-02-15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刘明健弟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