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热心、缺乏知识会伤害宣教事工;这甚至会带来咒诅。然而很多情况下,教会误以为他们对事工的热诚可以弥补任何事工方法的缺欠。福音遍传的紧迫性尤其会导致草率的、不健康的和愚昧的宣教事工。宣教事工中真正需要的是健康的教会,以及教会在事工中的首要性的异象。本期九标志期刊中,我们会探讨今日宣教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教会的角色。

新任长老如何赢得威信

Clint Humfrey | 2018-07-18

如果你正在寻找一个更频繁的机会来帮助新长老赢得权威,那么就可以让他们带领主日早上的敬拜。然而,无论你的教会怎么做,如果新长老坦言自己的呼召是敬拜、带领公祷和读经,那么当会众从他公开的带领中获益时,他就会慢慢地获得威信。当会众听到长老代表教会为他们祷告时,就会信任他。他们会欣赏他的智慧和敬虔。频繁的服事能帮助新长老获得权威。

教会成员:一个单身女性的视角

Chelsea Patterson | 2018-07-17

我的姐妹们,特别是那些单身的姐妹们:不要害怕去寻求这些关系。问问其他女性她们是否能够定期和你见面。妻子和母亲都非常忙碌,所以你要愿意让自己根据她们的时间十分灵活地安排自己的时间表。当她们做饭的时候,你可以在她们的厨房里闲晃,和她们的小孩一起散步、聊天,主动提出带甜点过来。你可能需要在门训关系的指导下变得有创意——不一定要每周去一次咖啡店——但重要的是你要积极委身于别人,并成为她们的门徒。

健康的教会成员是一个谦卑的跟随者

Thabiti M. Anyabwile | 2018-07-17

我们应该为我们的领袖勇敢、传讲清晰和言行与福音信息一致祷告,并且为他们能有宣扬基督的机会祷告。健康的教会成员致力于为教会领袖祷告。他们听从耶稣的教导,常常祷告,并不灰心,并且他们是为了他们的牧者祷告。

牧养追求独立的千禧一代

Kevin McKay | 2018-07-11

给人提供诸多选择,让他们和教会保持薄弱的联系,而不鼓励他们委身,这不会帮助人更加属灵——当然也不能帮助他们以合宜的方式回应神圣权威。如果一个人不能在地方教会顺服其他的肢体,那我们就不要欺骗他们说他们属于基督的身体。他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在基督身体之外,而顺服基督诸多命令的方式之一就是加入教会,并顺服教会的权柄。

掌权者的剑与牧者的杖:举报性侵

Travis Wussow | 2018-07-11

当举报性侵的时候,牧师必须履行其责任牧养羊群,从大局上考虑举报可能给他的会众带来的影响。但裁定不是由牧师来做的;牧师的责任是要带领羊群渡过司法体系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当一个教会把性侵这样的事隐瞒在内部不去上报的时候,她相当于拿起了给政府的剑。这样罪恶得以隐藏,正义却不得以伸张。审判孰是孰非不是神给教会的责任。

圣经的权威如何塑造我们在周日早晨的主日敬拜?

Brian Davis | 2018-07-11

如果神呼召我们去牧会,祂没有让我们去实现自己对教会的异象,而是要实现祂所启示的对教会的心意。当然,这些事的实行取决于带领教会的人,这当中会存在差异。然而,所有那些差异都应乐意接受神话语的约束,将自己置于神话语之下。

九标志问答24: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张梦姊妹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23: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

Jonathan Leeman | 2018-07-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如何就糟糕的讲道作出反馈?;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间的比例;教会之约及限定性原则;“牧师”与“长老”有何区别?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邓梓禾姊妹志愿翻译。

福音派需要一个更好的福音吗?

Jonathan Leeman | 2018-06-28

最近有许多关于“福音派”的对话,讨论它到底是一个政治性的帽子或文化性的标签,还是一个神学上的称呼,抑或两者不可分割。我不假定自己是站在唯一完美的客观立场上,但容我阐明由我的角度所见之事,然后再告诉你们,我将要撸起袖子来捍卫的三件事。

电子书:《健康的教会成员》

Thabiti M. Anyabwile | 2018-06-27

《健康的教会成员》由国会山浸信会植堂牧师,原大开曼群岛第一浸信会主任牧师安泰博所著,面向教会信徒、同工,从圣经原则和教会实践谈及健康的教会成员应该是怎样的。本书被戏称为“第十个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