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充满末世应许的圣经主题。在起初创造时,单身状态是不存在的。在旧约时代,单身是不寻常的,而且不受欢迎。而在新约里,单身被视为具有天国事奉的优势。而在新天新地时,单身是普世性的,那时不再有婚姻。

真有教会权柄这回事吗?

Greg Gilbert | 2018-05-23

地方教会是由君王耶稣亲自创造,接受祂的使命,在这世界上做一种独特工作,被赋予权柄奉祂的名说话。这就是耶稣说这句时的意思:“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因此,你——就是你们这些已经互相确认彼此对君王耶稣效忠的纯正与真实,已经认可彼此是一个身体上肢体的信徒——作为一家教会,你们在一起,现在有权柄代表我说话,说福音的什么和谁,福音是什么,谁正确认信福音。这就是钥匙。

从权柄转移到选择——这给教会带来的后果

Os Guinness | 2018-05-21

掌管王权的是听众?不!让我们重复一千次,不!当耶稣的教会出去接触人的时候,唯有福音和主耶稣的信息掌管王权——不管一群听众如何贫穷,如何有吸引力,如何有威望,或如何富有,掌管王权的都绝对、绝对、绝对不是听众。是的,我们要像使徒保罗一样,向犹太人就作犹太人,向外邦人就作外邦人,向我们的人类同胞,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就作什么样的人,不排除任何年龄、任何生活领域或状况的人。这当然是敏感慕道友这进路的真理的一方面。但真理的另一方面,就是当我们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总要、只能遵循这原则,就是这不是为了加入他们,而是为了像保罗一样,把他们带回到耶稣面前。

权柄:神所赐既美善又危险的礼物

Jonathan Leeman | 2018-05-21

神为何要赐权柄给我们?为了创造与创建。权柄带来创造的能力——它意味着创造、授权、安排、组织、建造并激励。这就是神权柄之所在:祂创造了一个世界。这也正是祂希望每一个按照祂形象所造的人去做的。

与国际宣教差会执行副总裁的对话

Sebastian Traeger | 2018-05-21

宣教任务属于教会。IMB的存在是为了装备和支持教会差派宣教士。我们不希望在差派宣教士这件事上取代教会,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伙伴。

电子书:《牧师的辅导事工》

Jeremy Pierre | 2018-05-07

本书的写作目的是为了帮助牧师和教会领袖们理解圣经辅导的一些基础,本书提供了辅导工作从第一次见面到最后结束辅导的一个基本框架和概览,同时也提供了在教会中建立门训文化的一些好建议,附录也可以帮助您知道如何记笔记和一些其他的辅导技巧。

核心课程:系统神学

国会山浸信会众长老 | 2018-04-30

“神学”这个词的英文是theology,这个词来自两个希腊文单词theos和logos,theos意思就是“神”,logos意思就是“话语”、“信息”。所以当我们使用“系统神学”这个词的时候,我们是在说将对神所进行的研究进行合乎逻辑的、系统化的和主题性的组织和整理。

每一位基督徒都是宣教士吗?

Ken Caruthers | 2018-04-25

不管我们使用怎样的标签,让我们重新定意跟随我们人生的主宰和生命的救主,并去完成神使命中属于我们的那一部分。当我们顺服祂的时候,我们都会和福音一起跨越某些障碍。神将会把我们中的一些人从我们原本所在的地方连根拔起,这样我们便能够顺服祂,并带着能够消除一切障碍的福音去往那些目前福音未及的地方。在传统的用法中,虽然那些留在本地的和远走他乡的人在传福音时都很顺服,但只有后者被称为“宣教士”。但二者同样必要。

被十架塑造的呼召

Tim Keesee | 2018-04-25

我最常听到的“宣教呼召”是一个坚定的生命为之改变的信念,耶稣活着,活在当下——这是他们和大马士革路上的保罗共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正因如此,无论他们是在阿富汗还是中国还是非洲服事,我频频听到的就是,“来这里只是我跟随耶稣的下一步。”尽管他们已经感受到十字架压伤的痛苦,但他们也已经瞥见了耶稣,并奋起跟随。

找一份海外工作—商业宣教简介

Andy Johnson | 2018-04-25

有些人可能选择离开他们所爱的教会,去帮助在城市另一端的植堂。有些人则将深深地扎根在同一间教会,纵然要为此放弃让人激奋的新工作或机遇。有些人可能选择完全脱离原来的生活,移居到另外一个国度,以帮助那里工人不多的福音工作。这些选择都很棒,都是神使他的教会成熟、使福音广传的正常途径。所以,请想一想,哪一种对你来说是可能的,在哪里你的生命会最结果子。

九标志问答二十:对疑惑经文的教导;对非信徒的讲道;平衡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职责的难处;匿名还是公开投票

Jonathan Leeman | 2018-04-23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如何教导有疑惑的经文?如何对非信徒讲道?如何平衡全职牧师和带职长老的会议?成员大会上匿名投票还是公开投票。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傅惠娟姊妹志愿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