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拥有比核弹更强威力的讲道,是将经文解开的讲道,或称释经式讲道。属人的智慧无法赋予新的生命。而神的道,藉着神的灵,能够做到。它有属神的能力,拆毁心中的壁垒,粉碎石心。

改教家们如何重新发现圣灵与真回转的

Sinclair Ferguson | 2018-01-17

除非我们与基督联合,否则基督所做的一切便毫无价值,而这样的联合也是藉着圣灵而来。因此,圣灵也为圣父和圣子带来荣耀。

九标志问答十四:不“挑三拣四”的门训;棘手的受洗问题;教会名称的更改;人数增长vs.属灵成长

Jonathan Leeman | 2018-01-17

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本次问答由黄敏研姊妹志愿翻译。

公共祷告的四大要素

John Onwuchekwa | 2018-01-17

忧伤痛悔会让人敬拜神。但是,因为悔改挑战我们寻找生命中的阴暗,我们太常忽略这一点,从而错失经历神所赐的喜乐。悔改的祷告一定是严肃和痛悔的,但最终会充满喜乐。

作为一间教会为世界和你所在的城市祷告

Philip G. Ryken | 2018-01-08

耶稣基督是阿富汗和阿尔巴尼亚的主。他是扎伊尔和津巴布韦的王。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不是基督作王的;因此,他的子民必定是具有全球思维的人民。

关于系统神学你应该知道的十件事

Scott R. Swain | 2018-01-08

神学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智慧”,也就是说神学是一套以爱为目的的知识体系(即所谓实践性的智慧),同时也是基于知识的爱(思想性的智慧)。更具体地来说,神学就是关于上帝和一切与上帝相关的事物的智慧。
本文由由改革宗神学院奥兰多院区院长Scott R. Swain教授所写,译自十架路出版社博客。本文由谢昉弟兄翻译,程松(基甸)弟兄校译。

姐妹门训关系中的祷告

Carrie Russell | 2018-01-05

我常常与主内姐妹在一起,希望和她们一起祷告或者为她们祷告。祷告并不总是很容易,也并不总是很方便或实用。然而,祷告总是好的,而且我们在祷告时也常蒙祝福。

牧师妻子祷告的特权与力量

Erin Wheeler | 2018-01-03

毕竟,只有你知道他是否因为慢性疼痛或者孩子生病而连续几夜失眠;只有你知道哪些困扰他心灵的疑虑正窃窃私语着关于拒绝和挫折的谎言;只有你知道当他在倾注于神的话语并全力应对一段经文的时候所度过的那些孤独时光。当他走进门时,你会从他肩膀上的起伏读懂他被生活踢打的辛酸;当他对一项任务感到无能时,你知道他仍被呼召要继续在信心中前行。那么,除了为他们祷告,我们还能为我们的牧师丈夫做什么更好的事情吗?

信与不信可以结婚吗?

Mike Gilbart-Smith | 2018-01-03

“既然感觉那么好、那么好,爱怎么可能是错误?“
这是猫王(Elvis Presley)所唱的一首由Ben Weisman填词的一首歌曲中的歌词,但这句话也常常被和非基督徒谈恋爱的基督徒们用来为自己辩护。本文由微读圣经团队翻译。

九标志问答十三:受洗后才能领主餐;主持成员大会;在教会惩戒中与其他教会合作;如何转变为拥有多位长老和执事的教会

Jonathan Leeman | 2018-01-02

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本次问答由黄敏研姊妹志愿翻译。

长老会议上的祷告

Greg Spraul | 2018-01-02

长老为着牧养教会聚集时,祷告难道不该成为会议的主要部分吗?毕竟,执事为教会的其他事务操劳使得长老能无所顾虑地祷告。长老集聚出谋划策时,这些决定难道不该浸泡在祷告中吗?长老时常处理棘手问题,在行动前难道不该祷告求智慧吗?答案显而易见。总之,祷告应该成为长老会议的首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