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九标志问答46:与非法移民相关的成员加入问题;牧养一间有很多离婚者的教会
Jonathan Leeman
|
2021-06-2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复杂棘手的成员问题;关于移民和牧养一间有很多离婚者的教会。本期九标志问答由Tim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45:该用什么代词称呼变性者?如何为平权主义者证婚?
Jonathan Leeman
|
2021-04-28
在这篇问答中,一位长老解答了对变性人的代词称呼问题,李曼长老分享了如何为平权主义夫妇做辅导和证婚。本文由穆汐姊妹翻译。
九标志问答44:如何应用“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离开教会后还可以继续参加本教会查经吗?姊妹的投票问题。
Jonathan Leeman
|
2021-04-23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如何应用“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离开教会后还可以继续参加本教会查经吗?以及姊妹的投票问题。本期九标志问答由STH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43:如何与已被除名的成员相处?可以为有发育障碍的人施洗吗?
Jonathan Leeman
|
2021-04-08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如何与已被除名的成员相处?可以为有发育障碍的人施洗吗?本期九标志问答由STH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42:教会纪律虚伪吗?是否可以为非基督徒进行婚前辅导?
Jonathan Leeman
|
2021-03-10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为什么教会惩戒某些罪,比如同性恋和通奸,却不惩戒其他的罪?若男女二人均未信主,应如何对他们进行婚前辅导?辅导应包含哪些内容和话题?本期九标志问答由Alice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41:当教会投票否决了一个明确应当惩戒的案例时;圣经是否支持“平信徒长老”这样的称呼?
Jonathan Leeman
|
2021-03-0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如果教会否决了同工们所动议的一个应当惩戒的纪律,我们该怎么办?圣经是否支持“平信徒长老”这样的称呼?本期九标志问答由詹华烨和许志斌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40:加入教会成员的门槛过高;圣经哪里教导说教会要每周聚会?
Jonathan Leeman
|
2021-03-0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教会的成员资格是怎样的?圣经中哪里要求地方教会每周聚会?本期九标志问答由杨以撒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9:有没有长老栽培的体系?离婚后悔改、却不愿寻求和好该怎么办?
Jonathan Leeman
|
2021-02-22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设立长老栽培的体系或程序是否是一个有智慧的做法?如果一个离了婚的教会成员不愿意寻求与配偶和好,这算是真的悔改吗?本期九标志问答由缪程程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8:如何牧养每个教会成员?如何使用“教区模式”牧养成员?马太福音18章中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Jonathan Leeman
|
2020-08-08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大型教会的长老如何确保每个成员都能够得到理解与关注?我们想把教会里的家庭和个人划分成组,然后分配给指定的长老。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在马太福音18章中,耶稣所说的“就告诉教会”是什么意思?本期九标志问答由二欣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7: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
Jonathan Leeman
|
2020-06-0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同铭弟兄志愿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