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期刊第十七期:教会与文化

Article
2015-05-31

发刊词

翻译:陆骋

神真的呼召教会转变文化吗?他的心意是要我们为城市求怜悯和公义吗?这是本期九标志期刊要讨论的问题。

我们很容易说:“教会应当寻求转变文化,以此使我们所行的与所信的相称。”但实际上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这需要我们从一大堆棘手的话题中理出头绪,诸如教会的标记和使命,教会的属灵含义,神的国度与教会的关系,已然未然的末世论,在救赎历史中哪些是规范性的原则,哪些不是,等等。

不仅如此,在教会历史中,这不是第一次基督徒关心教会外部的道德文化多过在教会内的。比如说,要了解从1850年到1920年间教会纪律的衰落,教会史学者格雷格·威尔斯观察到:“从戒酒到守安息日改革,福音派尝试说服他们所在的社群接受教会的道德准则。当浸信会人士尝试改变整个社会时,他们忘记了他们曾经如何在历史上改革教会自身……福音派越要改良社会,他们就越少意识到教会纪律的紧要性以及教会要与世界有所分别。”是否所谓的带着使命的教会,在谈论文化转变的时候,正面临成为21世纪的“禁酒运动”的危险?

牧师和神学家圆桌论坛就这些问题发表了他们的看法。迈克尔·霍顿提供给我们广泛的历史及神学的考量。同时,普利亚·亚伯拉罕就如何看顾那些当今文化中饱受压迫的人给我们一些具体的建议。

九标志事工在这些议题上并不是要给出一个终极答案,但由于越来越多教会基于转变文化的理念重整教会的事工,我们认为值得花时间针对这个流行的趋势做一些讨论。

谈到“趋势”,迈克·麦金利并非如此。他是个朋克摇滚仔。但是他真的在乎这个吗?欧文·斯特拉坎确实关心不同年龄层次的人。而且大卫·威尔斯也同样关注普世教会的状况。一起来看看吧!

目录:

本期翻译志愿者有:梁曙东,何之是,刘立君,王清彦,叶珊珊,张金星,陆骋,特此感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