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九标志问答(四):福音文化,与情欲争战的长老

Article
2016-08-08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孙瑶姊妹翻译。】

亲爱的九标志,

如果有一个在人数上日益增长但属灵上并没有同时复兴起来的小教会,在发展教会的福音文化这个问题上您能否给我一些实践建议?

——克里斯,澳大利亚

克里斯,

请考虑下你的讲道内容是什么,试问它们可以如何被更新以体现福音。这是第一条实践建议。另外还有一条发自内心的忠告我留到本回复的最后一段。

让我们从实践的角度来思考下面的问题。除了福音,教会生活和教会合一别无源头,教会也别无存在的理由。因此我想问你一个诊断性的问题,如果你所在的教会人数增长不是由于福音复兴的话,还能是什么?难道另有其他更加吸引人的事情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暂时人们看不到什么危害,甚至会为之兴奋。但是如果你的教会是透过福音以外的事情在吸引人们前往,那么你就是把根基建立在那些事上——你很可能正在把你的教会变成一个制造挂名基督徒的工厂。

挂名基督徒反而应该会觉得我们教会有些无聊,有时甚感不安。这些不安并非出于我们的粗鲁、刻薄或严厉。他们的不安是由于这里有太多的软弱,太多的认罪,太多向神情真意切的祷告,太多的人愿意为神摆上,活出与世俗不同的生活。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谈你的讲道内容。真正的基督徒生活来自圣经中的话。就像你需要一辆更换引擎的车一样,我希望也能把你的讲道开进修理站,然后将它们拆开。提出下列的问题:

我的讲道是主日崇拜的中心吗?相比较于其他服事,事实上我为讲道付出了足够的时间吗?讲章是在属灵上丰盛的吗?当人们聚完会离开后,它们更可能记住的是我的风趣和我举的例子是多么棒吗?还是他们被圣经中的某个点所触动了?谈到圣经,我是花一周的时间认真准备讲稿,并确保自己明白那一段圣经中的每一个小点,而不是把讲道当成一个跳板去传讲自己吗?如果上帝每周都在听众中间,祂会说“是的,那就是我在圣经中所说的”吗?我的语调适合那段经文吗?我正在努力寻求使我的讲道更适合特殊群体的听众吗?我的讲道是太深奥还是太浅显?不分男女老少,遵规守纪还是放荡不羁、灵里沉睡还是过于火热的人,我的讲道都于他们有益吗?我在向他们宣讲圣经吗?是在应用圣经中的原则吗?我的布道在宣讲基督教的福音信息,而不是伦理道德,并总是在显明某一段圣经是如何指向人的罪和基督完成的工作吗?同等重要的是,我个人生活中有背负圣经中所讲的重担——信心、悔改与颂赞吗?

回答完这一系列问题后,我会想要寻求别人的帮助,特别是那些我信赖的、愿意与我以诚相待的人。我会寻求他们帮助我拆开我的引擎,然后再进行重组。

最后,也最重要的一点:最近我和一个熟知如何把圣经原则应用到教会的牧师朋友谈话,但他列出了近百种基于实践的理由,告诉我无法在教会中应用这些原则。我不断地向他强调圣经。他对此认同,然后说道“是这样,但是……”。逐渐我开始怀疑真正的对话是这样的:他想要拥有一个更大的教会,但是我所说的圣经原则并没有给予他想要的。这个问题你也应当省察,你所在教会人数增长的速度是不是远超福音复兴的速度?究竟什么激发你成为一名牧师?如果带来的是真正福音的复兴,而不是人数的增长,那么你是否还愿意继续坚持这样的事工,尽管人数增长速度大大减缓?不,这两个不是互斥的,我明白。在福音质量上的增长只是想对大多数福音派而言对信徒有更高的期待。真正的问题是,你愿意为了福音的复兴而舍弃人数的增长吗?如果一个牧师的答案是毫无犹豫而坚定的说“是的”,我可以预测到他会使用哪些方法去建立教会。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果他使用了其它的方法,那将成为他的教会,而不是神的教会。

 


 

亲爱的九标志,

读神学期间,我经历了一场持续两年的情欲之战。我总是首先向神赤露敞开,承认我的罪,然后向我的妻子和教会领袖认罪。从那以后,藉着上帝的恩典,这样的罪很大程度上被制伏了。我的生活中不再有这种情欲的罪。我所在教会的领袖通过讨论,一致认为我有资格做长老。尽管我想尝试一下,并藉此对上帝有一些新的认识。但是我想认真对待这件事,如果实际上还不够资格,我就不想开始这个服事。我明白如果我对自我还没有认识清楚,那么就很难在这件事情上作出准确的评估。但是如果神的话能够临到我,这将是一个极大的奖赏。

鲍勃,来自美国

鲍勃,

首先,我要对你和长老、妻子一同探讨这件事情表示赞许。你做得对。其次,我也为你能够成功治死这样的罪向神献上颂赞。

我可以从两个方面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问,“因为我几年前所做的事,现在仍陷在罪中不够资格吗?”我会倾向说“不,你并非不够资格。”如果我们的长老正在考虑提名一个尽管以前看过色情影片,但这四五年内并没有这样做的家伙。我个人会觉得很平安。(以防有读者理解错误,我再说明一下,我指的并不是说四五年前发生过婚外情。跟这个话题完全是两码事。)

然而,如果你问,“尽管我偶尔一次跌倒,但是大部分时候都已经战胜了它,这不再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模式时,我仍然是不够资格吗?”那么我建议你再等等看。如果我们的长老正在考虑提名某个人,尽管他过去一年都没有看过色情影片,但是上周却有一次看了五分钟。如果教会这样做,那么我认为不合适。我会感谢神带领他有这样的进步,让我们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继续朝着同样的方向前进吧!

现在我来解释这两种情况为何不同:

如你所知,分析这两个案例的相关经文是保罗所讲的有关“无可指责”和“有节制”的“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提摩太前书3:2)这三个条件都是至关重要的。评判这些标准的办法之一是——作为假设——就是把罪带到光明中,向众人承认。如果整个教会都知道一个长老五年前曾经与情欲争战过,他们能说他符合长老资格吗?我认为他是符合的。事实上,他在这五年期间对付罪所取得的果效,不仅可以作为一种信心的榜样值得称赞,而且,会众也不太可能看着他说,“好吧,他居然犯过罪,那我也能犯。”

然而,如果整个教会都知道一位长老上周看了五分钟的色情影片,他们仍会有同样的感受吗?实际上我想过他们其中一些人开始为他找借口:“嘿,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也不能期望完美,难道不是吗?”“我不并打算当第一个扔石头的人。”“神并没说我们不能有性欲,并且谁没有呢?”“饶恕体现在哪里呢?”诸如此类。但是所有的这些借口一是在回避这个弟兄一周前没有完成三个标准这个事实;二可能来证明如果他们像这位弟兄一样偶尔看色情影片,也是情有可原的。

当一个人看色情作品时,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心灵固然不愿意,行动中却违背了他在婚礼上的誓言。他想要利用另外一位女性——某个人的女儿,某个人将来的妻子。他想要偷窃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他并没有操练自制。

我们能得到什么教训呢?我希望会众能够从长老的言语和行为中学到功课。我并不想训练他们成为爱找借口的人;我想要这样训练他们:“你要喝自己池中的水,饮自己井里的活水……要喜悦你幼年所娶的妻……愿她的胸怀使你时时知足,她的爱情使你常常恋慕。我儿,你为何恋慕淫妇?为何抱外女的胸怀?”(箴言5章)

思考自制这个话题。我还真不希望一个跌倒了,却不想让任何人了解实情的弟兄成为长老。他不必承担那样的重担!多给他些时间。至关重要的一点:没有人理应成为长老,也没有人需要成为长老。所以多给他一些时间成长成熟,你会失去什么吗?

最终,我并不认为一群人从不看色情影片是不可能的,就像我们期望我们的长老从不会有婚外情一样。我知道我们的文化轻视了色情的含义,但藉着神的恩典,让我们祈求不要让长老成为我们的同谋。

我心里恐惧战兢地提出个人的这些忠告。我知道我里面仍然还有老我。恳请你也为我祈求,求神保守我不至跌倒。我无法诉尽在这些事情上我是如何深望上帝的怜悯和恩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