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单身、同性吸引与教会:对山姆‧奥柏里,罗莎莉亚‧巴特菲尔和袁幼轩的访谈

Article
2018-03-02

原文标题与链接:Singleness, Same-Sex Attraction, and the Church: A Conversation with Sam Allberry, Rosaria Butterfield, and Christopher Yuan

翻译:梁曙东

 

编者按:以下是对山姆奥柏里Sam Allberry),罗莎莉亚巴特菲尔(Rosaria Butterfield)和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的电邮访谈,讨论的问题是同性吸引、单身和教会。

1)假设你面对两位单身人士,其中一位单身,因为他/她经历极强的同性吸引,认定自己因此不可能进入婚姻。牧养门训这人,与牧养门训另一人会有什么不同?

山姆奥柏里:很高兴和大家进行这次访谈。我想发起回应,开始这次访谈,我们可以从这一点开始深入。

在一种意义上没有不同:我们没有人知道神对我们将来的计划,祂要我们结婚还是单身。但可能在期望方面有所不同。有同性吸引的人可能觉得自己结婚这不大现实,因此考虑长期单身,而另一个人可能仍然认定或盼望将来会结婚。无论如何,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相信,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天父为他们的安排都表明祂的恩待。

这两个人也需要努力培养友情。我们牧养服侍时有时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认定一些可能长期独身的人需要更努力建立友情,但已婚的人却不需要。我教牧事奉越久就越看到,不在丰富的友情方面进行投资,这对已婚的人和单身的人一样有害。

袁幼轩:谢谢山姆开场,带给我们一些很好的洞见!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

我很感恩,以牧养和门训为中心,这强调是正确的。通常同性吸引(我在这里把这当作形容词使用)的人寻求帮助,是聚焦在他们同性方面的试探(仿佛这些试探是他们唯一的问题),结果就导致以人为中心,努力通过不断发展的心理治疗方法根除内住的罪。这是方向错误,因为任何与罪抗争的目标,都是通过神的话语、祷告、团契等等,让我们走在神恩典的道路上。在这一切当中,辅导和门训发挥一种关键作用,我们与人同行、引导他们经历蒙恩之道。

一方面,我们应当帮助我们受同性吸引的单身朋友知道,他们可能觉得自己与罪的挣扎是独一无二的,但这其实在根本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牧养和门训的每一个人都有神的形象,经历堕落的后果:原罪、内住的罪和实际的罪,同性性行为的罪或对同性有罪的欲望,并不是所有罪当中最糟糕的。因此,为了天天治死肉体,这些同性吸引的人与所有其他人一样需要同样的恩典。不幸的是,同性吸引的人常常觉得自己是最糟糕的罪人,并且被当作最糟糕的罪人看待。为解决这一点,我们必须提醒他们,他们与所有其他人一样需要同样的恩典。

另一方面,牧师常常担心同性吸引的人会对牧师/属灵导师生出一种吸引。在这一点上,我一定要说一些事情。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因为一个人可能经历同性吸引,这并不意味着这人会被同性的每一个人吸引。

我在神学院去找一位我尊重的同班同学,开始每周一起祷告。我知道他晓得我的背景,就是我曾经是一个同性恋的人。我们会面的第一天早上,他对我说:“我甚至不想成为你的绊脚石。如果你开始觉得被我吸引,请让我知道。”这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尴尬的场面之一。我们需要让同性吸引的男人看到,健康、敬虔的同性友情看起来是怎样的。我曾错误地爱上男人(在性和浪漫方面),我需要别人让我看到基督徒的男子应当以尊荣神的方式彼此相爱,这种爱与性无关,与浪漫无关,但仍然是亲密的关系。

肯定的是,我们必须承认吸引是有可能的,但这常常始于关怀强迫症,或与关怀强迫症一同发展。警惕关怀强迫症,这应该成为任何门训关系的一部分。具体来说,女同性恋者的关系很少是从性方面开始,而是始于不健康的关系缠绕。我们进行牧养/门训时必须发挥敬虔的分辨力,警惕不健康的关怀强迫症,我们面对任何人都应有这种警惕。培养健康的亲密关系和避免关怀强迫症之间有一条界线,我们必须行在界线之内。但这界线足够宽广,让我们可以安心培养敬虔的友情。我认为罗莎莉亚在关怀强迫症方面很有发言权。

我常常发现,同性吸引的人是处在两种极端的其中一端。他们要不是相信他们绝不可能结婚,就是认为与一个异性的人结婚可以解决问题。无论哪种情形,我都要让他们不再牢牢关他们的性吸引和他们的关系状况,让他们而是聚焦在蒙恩之道上。

但是我也要排除一些错误观念。在第一种场景里,神能做成一切,这意味着祂能让有同性吸引的人——即使是有强烈吸引的人——对异性产生愿望。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在一些人身上发生,即使同性试探可能没有完全消除(这类似于其他罪的挣扎)。我也认为性的吸引不需要成为婚姻的基石。圣爱Agape love,自我牺牲、无私和圣洁的爱)必须成为婚姻的基石。婚姻一定要有吸引、激情和愿望,但并不一定要有一种强烈的性激情。实际上,建立在性激情上的婚姻可能变得不荣耀神,会失败。我常常对人说,因着我看其他妇女是至高神的女儿,而不是我性欢愉的对象,我实际上就会更容易找到我可能/潜在的配偶。我可以看到她成熟的灵命,对主的爱,重视领受蒙恩之道的习惯,而不是因着强烈的迷恋使我的分辨力就受蒙蔽。

对于第二种情形(相信婚姻是解决之道的人),我要对他/她说,婚姻是极大的祝福,但并不是你有罪欲望的解决之道。我要对他/她说,保持这种盼望,但暂时不要考虑婚姻。至于现在,因他/她单身,我会鼓励他们作为一个单身的人,关注于完全投入追求基督。预备婚姻,这并不是一个单身基督徒的目标,但可以把这当作一种健康的动力,朝这正确的目标前进。预备婚姻的最好办法,就是立定根基成为属神的男女。如果我们要爱某一个人,也被对方所爱,我们首先就要爱神。这就是最大的诫命优先于第二条最大诫命的原因。我好好爱其他人的唯一方法,就是首先爱神(Ok,这回答可能有一点太长了!)

罗莎莉亚巴特菲尔:首先我非常感谢山姆和幼轩开始回答这些问题。你们这些弟兄已经在这方面涵括了如此丰富和重要的领域,我几乎没有什么可补充的。我要把我的回答更关注在以上两种情形里门训女性的问题。

首先,这两个人之间的差异,就是有同性吸引的人可能感受到一种压制、长期的孤独感,而另一个人可能对已经进入婚姻的朋友感到苦毒嫉妒。至关重要的,就是与一位基督徒同哀伤(不管我们觉得这哀伤是否合理),我们都要努力从她的角度看问题。说“你摔断的腿就像鲍勃摔断的腿一样!”,这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帮助。

门训这两个人的时候,耶利米‧柏拉夫(Jeremiah Burroughs)的《基督徒的珍宝——知足》都是一个很好的资源。除此以外,我也要了解每一个人在教会的文化中有什么经历。一个受同性吸引的人对许多教会做媒促成婚姻的文化会有不同反应。她可能会觉得受到威胁,可能也会发起一场很危险的自言自语:“这些人不理解我,永远不会理解我。” 如果我们教会的文化有毒性(太过经常情况正是如此),我们就不能做好门训和牧养个人的工作。

第二,虽然确实许多人在性和性吸引方面是不稳定的,会随着时间改变;还有,最好的婚姻是两个人最重要在灵命和情感方面相配,但你对一个有同性吸引的人这样说,她会感觉你是在责备她,你是在对她说,她只需要快快摆脱不好的事,问题就可以解决。我曾门训过一些女性,她们就连想到异性性交都会有非常深的痛苦反应。对女性来说,同性吸引可能是受一种强烈吸引驱动,这种吸引经过一段时间成为性方面的吸引,或者是强烈对抗任何涉及进入肉体的性表达。

第三,关于寻求合乎圣经婚姻的女性。我们需要知道,对许多妇女来说,订婚有时也要求她经历某种痛苦的损失。大多数上大学的福音派女性开始的时候都想改变世界,有宏伟的梦想和计划。通常来说,这些改变世界的愿望是个人的愿望,与其他愿望,婚姻、家庭等等的愿望同时存在,但这些愿望很少有交集。但随着可能发生的订婚而来的,是丈夫作头的应许,这就会失去某种程度的独立。我这样说并不是批评,或定这为有罪。合乎圣经的丈夫作妻子的头,这是一幅关于基督和教会关系的美好画面。但是我们门训妇女的时候,认识到要成为敬虔妻子的人,也必须祈求神赐给自己一个温柔的心顺服丈夫,我们的门训就是做好了。在婚姻里,丈夫和妻子通过信心和操练学习作头和顺服;这些事情不会自然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单身女性需要知道,虽然这角色的“转换”(从独立改变世界的人到忠心的妻子,如果神预备,成为母亲)是神命定的祝福,这也会带来一种若有所失的感受,你不再是从前的自己。

2) 教会如何能很好地把经历强烈同性吸引的人融合进入到教会的生活和群体当中?

奥柏里:生活却无性生活,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耶稣祂自己就是这样,但神没有把我们任何一个人设计成为生活无需亲密关系。可悲的是,我们生活在西方文化的当下,已经把我们关于亲密关系的想法都收窄成为这关系的一种表现——浪漫或性关系,现在人实际上认为,这是他们可以找到并表达亲密的唯一形式。

只要在文化方面情况如此,只要这在我们教会中有所反映,任何单身的人就很难感到基督教的性伦理是可行的。因此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的教会家庭确实是一个家庭。耶稣应许说,“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情况应当就是,任何加入我们教会的人都能说,他们经历了在亲密关系和群体方面的进深。换言之,牧养单身人士,无论是不是同性吸引的人,其中一个最迫切需要的做法,就是牧养教会其余的人如何在一起作为家人生活。

而这需要在两方面进行牧养。我认为教会常常会犯的一个错误,就把所有单身的人聚集起来,开展一种“单身事工”。结婚的人常常因为在婚姻之外缺乏深入的友情而有挣扎,孩子需要教会当中其他好的叔叔阿姨的意见和榜样。单身人士可以因着参与家庭生活得到极大祝福。因此我们需要鼓励跨越代沟和婚姻分界线的友情。

袁幼轩:我认同山姆的看法。融合是关键。大多数教会能见证这一点,就是“大学和职场小组”,我常常把这称为单身人士隔离区,并不总是有活力和固定门训关系发生的地方。它往往成为某种接近基督徒肉菜市场的地方。我从贝里‧戴尼拉克(Barry Danylak)写的一本关于单身圣经神学的书中收获良多。我们需要认识到,小家庭是暂时的,而教会—神的家是永远的。在旧约,神的家通过繁衍增长;在新约,神的家通过重生增长。

融合的责任落在非单身人士(如已婚的人)身上。一个单身的人把自己融合进入一个家庭的家里,不邀自来,这通常并不合适。但是,家庭和夫妻邀请单身弟兄姐妹进入他们的家,这不仅是恰当的,还是必须的。单身的基督徒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的女儿儿子,我们的叔叔阿姨,不是因着人的血亲,而是因着基督流的血与我们有关系。

巴特菲尔:福音派教会已经失去了把人融入基督徒家庭,作为神的家过群体生活的艺术。没有了基督徒接待这门失传的艺术,不当的重担就加在了单身人士身上,人对教会应当做什么就有了不合理的期望。

我的丈夫肯特,我和我们的一些孩子是我们家庭中唯一信主的人。如果从前我们没有其他信徒在我们家里发挥作用,我们现在就不会有弟兄姊妹,我们的孩子就不会有叔叔阿姨和爷爷奶奶。认识到全世界的信徒是神的家,这当然是跨越家庭,但这并没有让在家里一同生活变得无足轻重。

肯特和我看婚约是这种生活的起点。我们家几乎每天晚上都与教会这大家庭的成员,我们的邻居一起吃饭。我们吃饭的时间拖得很久,碗碟还没有从桌上收走,我们就拿出圣经和诗歌本,人还在挑吃的。这没有问题。耶稣也吃也喝。

在家庭敬拜之后,肯特拿出手电筒,送其他家的孩子回家,我们其他人清洗碗碟。孩子洗澡的时候,叔叔阿姨谈话。我们家几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因为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我们的家相对稳定。我们也几乎不断使用我们的客房,特别是在节假日期间,那时孤独会偷偷临到人身上。

太过经常的就是,挣扎于同性吸引的基督徒,会觉得自己像是教会的弃儿。但我们知道,按神的方式挣扎的人——治死有罪的欲望,深深畅饮蒙恩之道,作一家相信圣经的教会忠心的成员,为罪悔改,把信心应用在我们损失和受苦这事实上——这些人实际上是信心的英雄。当人知道他们有归属,是蒙爱的时候,这就改变一切。

应由基督徒家庭,而不是教会支持的小组生发出这种现实。你能想象,如果我们所有教会当中所有基督徒家庭实际都这么做,这会带来什么改变吗?当然,在人生有一些时候,我们是不能这样做的;比如,当我母亲即将离世的时候,或者我们刚刚从寄养服务中心收养已经是青少年的孩子的时候。在这一点上需要有起伏。但你的教会当中没有家庭践行深入的接待,这就指向一个问题,一个在教会内部的文化问题。

3) 同性婚姻合法化总体上如何让人更难牧养单身人士?

奥柏里:这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观念,就是没有性满足的生活其实是没有价值的。同性婚姻推手后面极多的叫嚷,讲的是一些人不能把他们选择的亲密形式称为“婚姻”,这是如何不公平,要他们这样生活,这是何等不宽容。因此,同性婚姻合法化进一步拉开了我们文化对性和婚姻理解之间的距离——具体来说,这是性和婚姻与人类兴旺和圣经世界观关系的问题。我们的文化让单身的人现在觉得更古怪,至少如果他们坚持独身,人会认为他们古怪。这很不幸强化了当前盛行的观念,就是要紧的唯一真正亲密关系,最终是性的关系。

袁幼轩:同性婚姻合法化让牧养单身人士更难,因为神不把同性关系正常化、浪漫化、不对此加以赞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却反其道行之。虽然这么说,我却确实相信一位完全彻底在万事上掌管主权的神。神在祂话语中说的是真实的,特别是创世记50:20:“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即使在人类的罪、悖逆和堕落这些事情上,神仍然掌管主权。因此,虽然这世界对神不使之正常化、浪漫化、加以赞美的事反其道行之,人却更容易谈论他们个人与性方面罪的挣扎,而这打开了一道门。

这门是如何打开的?教会不仅在讲台上以教牧和怜悯的心肠谈论性的问题(即不是仅仅把这看作是一个伦理问题,更重要的,这是一个牧养机会),彼此谈论,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约1:14),还讲到他们自己的挣扎,无论是在色情,还是对不是我们配偶的某个人产生淫念,或倾向有关系方面的偶像崇拜(我把关怀强迫症称为偶像崇拜),以及/或者经历同性吸引。这是教会的机会,谈论这问题,能够开始为彼此祷告,彼此督责,因此在群体之内一同追求圣洁生活。我认为,处理性方面问题最好的地方,不是在这世界,而是在基督的身体里。教会应当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但我们安全吗?

同性婚姻合法化已经把婚姻提升为其中一种“爱最高的理想”,这正正就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在多数意见书最后一段所写的。罗莎莉亚和我写了一份回应,题目是《比婚姻更大的某件事》,我们在文中论证,婚姻并不是爱最高的理想,神才是。我们需要帮助人不把婚姻美好的恩赐当作偶像,而是唯独敬拜神。我们满足喜乐主要的源头,不应当是另一个人,如我们的配偶或男女朋友;这源头必须唯独是耶稣基督。

罗莎莉亚:是的,因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已经把性取向的概念变成一种民事权利。性取向始于19世纪人发明的范畴,拒绝人是按神形象受造的观念,而是根据人性欲不同的对象把人归类。这问题很重要,因为基督徒需要治死个人的罪,与此同时保持警惕,认识到罪是如何扎根在文化当中。

在二十世纪,性取向成为性自主的一个偶像。到了这世纪,它成为一种民事权利。福音是与性取向这人格分类冲突的;这正是“同性恋基督教信仰”—无论独身与否都不符合圣经,都对人没有帮助的原因。在这种氛围之下要“对慕道友友好”,人就不得不编造出一种错误的圣经性伦理观。

但教会今天必须教导的基督的爱是一种真实的爱——赎罪的爱,耶稣流血的爱,祂最认识祂的百姓,最爱祂的百姓。我们必须宣告,为罪悔改是到神面前来必须跨越的门槛;为罪悔改,这把荣耀归给神;为罪悔改,让相信的人得到更新和挽回。

同性婚姻的文化把性取向变成犯罪的借口,邀请人绕过基督的血。要对抗这一点,教会就必须让人看到,悔改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实际上,悔改和谦卑顺服神的生活是防止人羞耻的最好办法;悔改相信的人,神都给他们穿上义袍,站在基督的宝血当中,被称为君王的儿女。即使我们与罪挣扎的时候,这依然是真实的。信徒的标志就是我们与罪挣扎,包括与我们一开始从未选择的罪挣扎时仍与基督联合。

4) 在你门训的时候,你是否鼓励有强烈同性吸引的基督徒追求圣经定义的婚姻?如果是,你会怎么说?你有多努力推动,等等? 

罗莎莉亚:我不会这样做。神呼吁基督徒要看重合乎圣经的婚姻,因它反映出基督和教会。合乎圣经的婚姻是神设计的,但神并没有设计让所有基督徒进入婚姻。人不应把合乎圣经的婚姻本身看作是目标。操纵人进入一种神并没有发出的呼召,这是残忍、压垮人和危险的。

我们要追求圣洁。虽然这么说,如果我门训一个纠结于同性吸引、愿意进入合乎圣经的婚姻的人,那么我们就需要从预备她成为合乎圣经的妻子的基督徒操练开始。基督徒寻找一位合乎圣经的配偶时,不应往外看,等某人出现开始。你必须首先往里看;你必须用你手中的圣经翻开你内心这本书。对于许多有同性吸引的人来说,神在合乎圣经的婚姻中赞许的性爱,是出于与你配偶坚强的合乎圣经的联系,一种信任和深入的友情,认识到丈夫和妻子是生命当中祷告的伙伴,愿意服侍你的丈夫、讨他喜悦、帮助他,带着信任愿意分享,愿意敞开、即使受伤也在所不惜。如果教会推动(其实是操纵)在同性吸引方面有挣扎的单身基督徒进入合乎圣经的婚姻,教会就需要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种操纵意味着教会看单身的人是二等福音公民,如果单身的人是二等福音公民,那么我们就是在服侍一位二等君王,而这是万万不可的。

袁幼轩: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在慕迪圣经学院教书的时候,常常门训年轻的男生。一些人经历同性吸引,一些人没有。我的回应基本上是一样的:我鼓励他们追求圣洁。在我的第一本书中,我引入一个称为圣洁的性的概念,我会在我即将出版的《圣洁的性与福音:重新围绕圣经神学、系统神学和实践神学展开性身份的对话》中更详细说明这问题。

圣洁的性讲的是基督徒如何面对他们的性吸引过每一天的生活。我选择这种说法,把它与异性/同性取向并列处置,最终帮助我们不再使用异性/同性取向作为个人身份定位坐标。圣经讲得很清楚,面对性吸引,人每天的生活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如果你已婚(按圣经定义的婚姻),那么对你的配偶完全忠心。第二种选择,如果你单身,通过贞洁或性节制,做到完全忠心。因此,圣洁的性就是在婚姻内忠心,或在单身中贞洁。

当学生问我:“我怎能知道神有没有呼召我结婚还是单身?”我对他们说,我不能预见将来,但我可以看到现在。无论他们目前在什么处境(已婚或单身),为了神的荣耀活出这处境(参见林前7:17-24)。我知道牧师常常感到难过,就是他们教会中的年轻男士逃避责任和委身,不想结婚。我确实认为这让人担忧。但问题是这些人灵命不成熟。他们不需要被人推动去追求婚姻。他们需要被人推动去追求基督,让他们自己通过神施恩的管道,站在神恩典的道路上。追求婚姻的最好办法,就是在神的恩典中长进。

根据我在教会和基督教高等教育机构的经验,问题并不是人回避婚姻。问题是他们几乎把婚姻当作偶像(因此把慕迪圣经学院变成慕迪婚姻学院)。我们都知道所有的陈词滥调:到了春天交换戒指,姊妹上神学院找丈夫,等等。但我们作为新约的百姓,知道婚姻并不比单身“更美”。

我要再一次推荐人看贝里‧戴尼拉克的佳作《单身的圣经神学》。丈夫和妻子间的婚姻是暂时的(太22:29-30),只是基督和教会间那末世婚姻(弗5:32)永恒现实的影子/奥秘。当我们最终婚姻的末世现实实现时,影子(丈夫和妻子间的婚姻)就不再有存在的理由了。因此,单身并不是结婚前的一种暂时状态。(丈夫和妻子间的)婚姻是永恒前的一种暂时状态。

我也要对我门训的单身年轻男子说,单身的呼召并不意味着这呼召是一生之久或不改变。神的呼召可以历经时间改变。祂可以呼召某人在他生命的一个篇章当中做一些事,然后神可以呼召这人做别的事。我们应该开放,甘心乐意。如果至高的神没有供应一位帮助者,那么就完全活在单身的呼召中,喜乐、连贯、坚持让自己走在神恩典的道路上。如果神预备了某人,这人可能成为一位帮助者,就么就带着谨慎、在群体之内面对这关系,确保向灵命强健的基督徒同辈、导师、牧师和父母寻求智慧的意见。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