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教会的课堂角色:马斯特神学院的历史

Article
2015-12-29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Church as Classroom: The History of Master’s Seminary

翻译:王悦

 

教会需要神学院,神学院需要教会。

1979年,詹姆斯·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在《今日基督教》一篇名为“教会与神学院:互惠的关系”的文章中谈及这点。他写道:“神学院需要教会提供榜样。教会需要神学院的学术力量。”

博爱思认为,神学院需要教会,理由有三:教会能够为未来的牧师提供敬虔的、可以效法的榜样。教会能够给神学生提供学以致用的环境。教会常常为受训作全职传道的学生提供经济和情感支持。

另一方面,博爱思说到,教会需要神学院,原因有三:神学院能够以最高水平的学术能力教育传道人。神学院能够给与未来的牧师坚固的神学网络,用来抵挡错误的潮流和趋势。神学院能够发表神学出版物,神学生毕业后仍然可以从此得到帮助。最后,博爱思总结道:“教会和神学院是互补的。没有教会就没有神学院;同样,没有神学院,教会就会变弱。”

《今日基督教》一年前的一篇题为“神学院走进教会”的文章表达了博爱思博士的观点。这是一篇新闻报导,有关刚刚由约翰·麦克阿瑟以及恩典社区教会的带领者启动的新的神学院延伸校园。文章引用恩典教会的一位牧师山姆·埃里克森说:“我们希望把神学生与教会生活整合起来。在神学院接受头脑上的知识是一方面,但是我们认为获取实际的牧养经验至关重要。”

文章继续描述说:

恩典教会的课程,大部分由本教会的20位牧师授课,旨在使神学生尽可能多地涉及教会生活各方面。恩典教会不再让年轻人离开教会接受三年或四年的神学院教育,而是把神学教育搬到屋里,给年轻人在职训练。

这就描述了约翰·麦克阿瑟和恩典教会众长老历年所祈求、梦想的:一个未来的牧师能够在地方教会的环境中受训的地方。

马斯特神学院简史

因着神的恩典,恩典社区教会的事工在20世纪70年代激增。几千人参加每周的主日崇拜,还有很多人通过迅速发展的盒式磁带(之后是无线广播)事工聆听约翰·麦克阿瑟的讲道。

领袖训练以及门徒训练是一切发生的关键方面,教会察看敬虔的弟兄既能胜任恩典教会的重要职位,也能被差派出去作牧师和宣教士。很多情况下,他们的训练使神学院教育显得有必要,这意味着每周要多次花上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去泰伯特神学院。为了帮助拼车,恩典教会购买了一辆巴士,后来又添了几辆面包车,方便几十个人去往神学院。

恩典教会的同工意识到需要离家近的神学院水平的训练。因此1977年秋季开始了延伸校园。当时只有两位全职教授在职,教学任务由恩典教会的牧师同工分担。九年后,即1986年,延伸校园独立出去,马斯特神学院(The Master’s Seminary,简称TMS)正式诞生(作为马斯特学院的姐妹学校)。那时,神学院有95位注册学生,4位全职教师。今日,神学院拥有将近20位全职教师,注册学生将近四百位。

自1977年建立以来,恩典教会的神学院将学术训练和教会生活的关系摆在最重要的优先位置。神学院的建校教师之一,布森尼兹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写道:

恩典教会里一所神学院的存在增强了训练,强化了榜样作用。神学生们不仅每天可视化地接触基督身体的内部运作,而且在教室里给他们上课的教授就是牧师以及长老,这些人密切地参与到恩典教会的事工中。各处的学校都意识到需要雇用能够由自己的经验出发教导的教授,把实际情况带到教室里,帮助学生把学术训练带到实践当中。(在此),这一理念成为我们建校以来存在和实践的中心要点。

20年后,情况仍是这样。

依托于教会的神学院之优势

TMS因其与恩典社区教会的密切关系享有几方面的优势。对初学者来说,教会成了“生动的实验室”,学生在教会里观察释经讲道在每天的实践中是如何进行的。而且,学生们很快就有各样事工和服侍的机会——这些是他们能够直接应用所学的渠道。因为很多课程是恩典教会的牧师教授的,学生们能一直接触这些有实际经验的教授。可以说,这就像以医院为基地的医学院;学生们一直接触在受训要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对恩典教会而言,也有很多益处。大部分牧师同工都在TMS训练过。有这么多热切想要侍奉的神学生,教会深受祝福。随着在TMS受训的学生去到全球的教会和宣教禾场,恩典教会在世界的事工范围得到极大拓展。TMS有将近一千名校友在46个州、40个国家服侍,TMS更加委身于她所宣告的使命:“通过装备学生成为牧师以及/或是牧师训练者,在基督教事工的战略领域卓越地侍奉基督,推进主耶稣基督的国度。”

对牧师和教授的激励

不是每个教会都能够或是应该成立神学院。在某种意义上,恩典教会与马斯特神学院的经验是独特的、不可重复的。同时在某种意义上,很多牧师和教授能够做更多以连接教会和神学院之间的鸿沟。牧师需要记住,他们有基于圣经的责任将所学之真理交托给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这可能是简单的每周的弟兄门训小组,或是非正式的平信徒训练中心。但是无意兴起下一代敬虔弟兄的牧师忽视了一项主要的基于圣经的责任。

同时,神学院和圣经学校的教授必须不能忘记,他们是机构事工的一部分——这一事工的主要目标是强化和帮助教会。他们在教室中的耕耘应该指导学生回到地方教会,而不是远离教会。优秀的学生不应该远离讲道事工(为了学术上更“有声望”),而应该被鼓励,接纳它为地球上最崇高的呼召。基督唯一应许建立的机构是教会,而基督的身体配拥有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

巩固马斯特神学院的理念对福音派的未来是有意义的——这一理念是,牧师领袖训练和当地教会事工应该携手同行。无论是发生在同一个教会,还是通过一些其它方式,牧师和教授双方都必须决意架通教会和课堂之间的鸿沟。正如博爱思博士所言:“教会和神学院互相补足……离了一方,另一方都无法有效运行。神学院需要教会。教会需要神学院。”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