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不可偷盗”,以及其它并非我原创的讲道要点:关于牧师剽窃的一些思考

Article
2020-10-22

大约十多年前,有人叫我为一位著名的基督徒作家代写一本书。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基督教领袖的剽窃现实。我以前只是听说过代写,直到看见福音出版界的内幕后,才意识到这种剽窃现象的泛滥。我很纳闷:一个声称是基督徒的人怎么能够把别人写的东西当成自己的呢?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听说一些基督徒传道人居然也在剽窃的时候,你可以想象我是多么地震惊!

后来我发现这种现象非常严重,其普遍性远超过大多数基督徒的想象。就在几个月前,一位朋友对我说,在他的镇上,他认识的一位牧师常常用别人的讲章来讲道,好像是自己写的一样。他问我该怎么办?甚至有一些教会和讲道资源服务机构还把讲章打包卖给有需要的传道人。

问题真的有那么严重吗?难道我们不都是依靠出于神,而不是出于我们的话语站立得住的吗?如果人们能从讲道中受益,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牧师剽窃的影响很大,因为用“心灵和诚实”(约4:24)的敬拜至关重要。牧师抄袭讲章其实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何出此言呢?

为什么牧师剽窃影响重大

一、剽窃是悖逆神。

神已经命令我们不要说谎,不要偷窃。把别人的作品当成自己的,是悖逆神的两面派。依赖剽窃别人讲章的讲道者不仅是欺骗,而且也是偷窃他人的辛勤劳动成果。

以这种方式试探神不是明智之举。这样的牧师定期站在会众面前宣讲真理,而自己却故意欺骗,这真是属灵的灾难。如果你在每周讲道这样重要的服事上采取懒惰,不正当的便捷方式,那么你就会在其它方面也同样投机取巧,也许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二、剽窃说明可能不够资格

牧养工作两个不容置疑的方面是“祈祷和传道”。(徒6:4)牧师有大量必须要做的重要事情,而这两样是最基本的。牧师职分的必要条件是“善于教导”(提前3:2)。这真的是圣经对牧师在技能上唯一的要求(因为其它的要求都是关于品格和性情的)。当然,善于教导不仅是技能,也是一种恩赐。但经常故意剽窃讲章的牧师,是在对自己的恩赐和技能提出了质疑。

“善于教导”并不仅仅指善于演说。重要的不是口才,而是要能够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如果你经常依赖别人的注解,别人的释经,别人的例证,那么你是在破坏你服事的可信度,从而削弱了你担任这个职分的资格。

三、剽窃明显不是牧养。

我的意思是:忠心的牧者在预备讲章的时候,心中想着他的会众。当他们在研读和默想经文的时候,他们尽可能多地为会众提名祷告。当他们在应用经文,或者写例证的时候,他们心里想着会众中具体的群体,以及他们的需要、忧虑、罪和偶像,从而使讲章有恰当的处境化。

忠心的牧者为他们的会众写讲章。而剽窃者满足于别人的剩饭剩菜。如果一个牧羊人依赖别人的工作来喂养他的羊群,你会怎么看他呢?如果他没有动力去辛苦劳力,亲自喂养羊群,那么很快地,你就会认为他实际上并不爱他的羊群。

既然你已经了解剽窃,并为此担忧,那么你该如何避免剽窃呢?

如何避免剽窃

一、不能确定的时候,要引用

大多数讲道者都明白,全盘复述别人的讲章不仅是欺骗,而且听起来也很奇怪。但他们更多的是指讲章中有时让人感觉模糊的成分。那么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该指出某个词语或普遍观点的出处呢?如果你不能确定某句话或段落的出处,你要努力尽职尽责地去查找。如果你知道某句话是某个人的原创,但找不到出处了,你就至少要添加上:“某某人曾经说过……”,或者“正如他们所说的……”。

二、能确定的时候,也要引用。

如果你知道某个短语或段落的原创者是谁,你想改编一下用在你的讲章中,那么你就要归功于原创者,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这样。当然了,如果只是用于讲台的讲章,你不必注明出版日期和页码。但如果你在引用这些内容的时候写上“约翰派博写道……”,或者“R C史普罗曾经说过……”,你不会有任何损失。除了那点你不应娇宠的自尊之外,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而明知故犯,把别人的话当成自己的,肯定没有什么好处。

这也适用于例证。我听说过一些牧师剽窃的最奇怪的例子——到目前为止我只是听说,还没有亲眼见过。有人告诉我说,他听到一位牧师用第一人称讲了一个很感人或者很有趣的故事,然后又听到另外一位牧师讲同样的故事,用的也是第一人称,而且用词也一模一样!把别人的亲身经历当成你自己的,不仅仅是说谎和偷窃,而且还是彻头彻尾的奇葩。不要做奇葩。如果那个例证真的那么好,而且你非要用不可,那么就说:“我曾经听马特·钱德勒说过……”,或者诸如此类的话。其实,更好的做法是,找一个你自己亲身经历,与之类似的故事。

三、做主工,信靠福音。

把别人的辛勤劳动当成自己的,实质上并不会给你带来满足感。也许讲章用得“恰到好处”,也许可以感动人,也许会让人笑,让人哭,还会让你赢得梦寐以求的掌声。但你心知肚明你是在撒谎,你从中一无所获,只是一个骗局。

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有时候牧师因为过度繁忙而陷入剽窃的试探。他们每周都没有时间准备讲道,在主日的最后期限前,他们会觉得走投无路。与其自己拼凑一篇粗制滥造的讲章,还不如抄袭别人深思熟虑的长篇大论。如果是这种情况,牧师可能需要对自己的优先事项进行彻底的调整。

要记住,神话语的服事是牧师的主要职责。也就是说,其它事情必须退居次要位置。在一些小型教会或半职的环境中,你可能需要殷勤地训练会众好好地彼此服事,而不是完全依赖你来供应他们的需要。但是,你要竭尽所能把神的话语作为优先事项,尽可能早地开始预备讲章,因为这是神对你的呼召。

然而,有时候不是因为缺乏优先秩序或时间管理不善,而导致牧师陷入剽窃的诱惑。有时只是由于他们自己的不安全感。他们不看好自己的讲道,害怕会众也有同感。也许有人甚至已经这样说他们了。我们暂时抛开没有讲道资格的可能性,请记住,圣经讲道并不依赖于口才或表演技巧(林前2:2),也不依赖于智力上的超群,或学术上的成就,而是依靠耶稣基督的福音。

所以你要信靠福音。努力写讲章,努力服事,就好像做在主身上一样。尽心、尽意、尽性、尽力地去做,你的会众配得你最好的服事。你周复一周地服事,其动力必须来源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蒙称许的地位。如果你在出色的表现、会众的称赞、或者人数的增长上,找到认可感或认同感,那么你注定会跌倒。要信靠福音去做即使在状态好的时候你也无法做到的事情。哪里有福音,哪里就有福音的大能。狄马可、H.B.查尔斯、雷·奥特伦德也许能比你更好地传讲福音,但他们传不出更好的福音 ! 

顺便说一下,这是雅各·司布真对他的孙子查尔斯·司布真说过的话。


译:韦柳萍;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Thou Shalt Not Steal” and Other Sermon Points I Didn’t Make Up: Some Thoughts on Pastoral Plagiar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