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权柄及其滥用

Article
2018-06-25

原文标题与链接:Authority and Its Abuse

翻译:刘成壁

 

一件可悲的事实是,当权者对权柄的滥用并不罕见。我们可以参见以下这些不同的例子:

选自《华盛顿人》2013年一篇关于不良上司的文章

我以前公司里的一个人曾经让他的员工在上洗手间之前向他报告——他会给他们计时的。 如果他们离开超过五分钟,他会在一周结束时累计这些时间,并让他们用休假时间来补。他让任何参加会议迟到的人在角落里罚站,并让其他说了任何“蠢话”的人站在椅子或桌子上。

选自兰蒂·克雷格的《亲密的陌生人:给边缘人格亲友的实用指南》:

我的父亲用恐惧、内疚、恐吓、指责和操纵来控制我的整个家庭。他对别人有毒害性——是那种让你怀疑自己的看法和信念的人。与他在一起生活的多年就像是上上下下的过山车。他前一分钟狂怒和咆哮,下一分钟就真诚道歉并期望你忘记一切。持续的不稳定和不安全感最终使我完全麻木。他拒绝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弄得好像我们关系中的任何裂痕都是我的错。我正试着去原谅他。

另外一个例子,选自司法部关于巴尔的摩警察局的报告 :

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巴尔的摩警察局在执勤中对非裔美国人进行歧视性对待。统计数据表明,警察局在其执法活动的每一个阶段都会对非裔美国人的生活进行比例失当的干预。 巴尔的摩警察局的官员大量截停非裔美国人;对其进行更频繁的搜查;并以明显超过犯罪活动相关基准的比例将其逮捕。因此,非裔美国人经常遭受错误的拘押。实际上,对于我们检查的每一项街头轻微犯罪,当地检察官和书记员在初步审查时给非裔美国人发逮捕令的比例都比给其他种族背景的高。巴尔的摩警察局官员还过度使用暴力(包括本质上的过当暴力)来对付非裔美国人。司法部审查确定,近90% 的过当暴力事件涉及对付非裔美国人。

这些故事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对权柄的滥用。当其发生时,结果往往是毁灭性的。对于工作、家庭,以及整个社区的人都是如此。权柄越大,滥用时带来的痛苦就越深。

如果滥用权柄在世界上都是毁灭性的,那它在耶稣基督的教会中更会有多大影响呢?

定义权柄

人的权柄是一种被赋予的力量,为的是让人作决定并在受其权柄辖管的人身上践行法律。圣经明确表示这是一件好事。罗马书13章1节说:“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在经文背景下,它讲的是执政者的权柄,但是所有权柄都是如此。 一切权柄都不能来自神之外。

还记得约翰福音19章中耶稣和彼拉多之间的对话吗?彼拉多说:“你不对我说话么?你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么?”但是耶稣回答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

权柄是好的,因为如果使用得当,它便体现了神的力量,智慧和爱。

耶稣的权柄

滥用权柄即是对权柄的不当使用。像所有的罪一样,这是一种扭曲。滥用权柄是对神所设立的美好东西使用失当。所以,为了理解这糟糕的情况,我们先来看看美好的情况是什么。你也许想到了,要看到好的情况,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注视耶稣,因为他是一切美好事物的缩影,其中也包括权柄。

当我们看约翰福音10:1-11这样的段落时,这一点尤为清楚: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耶稣将这比喻告诉他们,但他们不明白所说的是甚么意思。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

这段经文紧接在耶稣医治了生来瞎眼的人之后,主耶稣将自己形容为“好牧人”。牧羊人和羊的形象在旧约中含义丰富,体现了神和祂子民的关系。

在耶稣所处的文化中,这是一个明显的对于权柄的写照。牧羊人对羊有权柄。牧羊人决定羊去哪里,什么时候羊要从野地里入圈。他喂养羊,照顾羊,在羊走迷时纠正它们的方向。他显然能够控制事态,并对羊有权柄。

但是,这是令人惊讶之处。耶稣用他的权柄不是要伤害羊,不是要摧残或虐待羊。耶稣用他的权柄来祝福羊。这表明耶稣的权柄是保护性的,慈爱的,牺牲的。

保护性的

注意第3节的结尾:他“把羊领出来”。再看第4节的中间:他“就在前头走”。牧羊人走在前面。所以如果任何捕食者想要攻击羊的话,它们必须得先经过他。他使用他的权柄来保护羊。

慈爱的

耶稣按着名叫自己的羊(10:3)。这是个人化的。他不只是照顾一群毫无价值的羊,光是为了满足他的目的和需求。相反,他认识它们,并按名称一只一只分别叫它们。

牺牲的

在第11节,耶稣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这令人震惊。虽然羊的确在当地文化中有价值,但羊的价值与牧羊人的价值相比就不算什么了。人们不会期待牧羊人因为羊而将自己置于险地,更别说为它们舍命了。

但那正是耶稣所做的。权柄的目的是让被管辖者得享益处,祝福和丰盛。这正是耶稣在第9节中提到的,用他权柄来做的事:“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

从什么境况得救?从神的忿怒下得救。我们都是罪有应得。我们都如同走迷的羊,每个人都偏行己路。主已将我们众人的罪孽加在他身上。因此,耶稣通过他的死亡和复活,确保了我们最大的益处,最重要的祝福,和最丰盛的生命。他救了我们。耶稣用他的能力和权柄来拯救我们。

耶稣与当时的领袖和过去的坏牧羊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耶稣的这种对比把听众的思想带到类似以西结书34章这样的经文。

以色列滥用权柄的牧羊人

以下是以西结在以西结书34:1-10中所说的: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吗?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

“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我想不到有比这更坏的描述,但这就是神对滥用权柄者说的话),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

作为好牧人的耶稣是对这里预言的应验。但请注意,此处对以色列牧人特别的批评恰恰符合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中所说的盗贼和强盗。

神对以色列牧人的批评表现在以下十个方面:

  • 他们牧养自己而不是群羊。(34:2)
  • 他们吃脂油。(34:3)
  • 他们穿羊毛。(34:3)
  • 他们宰肥壮的羊。(34:3)

换句话说,就像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里说到的贼和强盗一样,这些牧羊人为了自己可耻的利益而从羊身上偷窃。但还不止这些:

  • 他们没有养壮瘦弱的。(34:4)
  • 他们没有医治有病的。(34:4)
  • 他们没有缠裹受伤的。(34:4)
  • 他们没有领回被逐的。(34:4)
  • 他们没有寻找失丧的。(34:4)
  • 他们用强暴严严地辖制。(34:4)

换句话说,就像贼和强盗一样,这些牧人的视而不见杀死并毁坏了羊的生命。

注意在这段经文中对权柄的滥用并不是体现在他们如何对待强者,而是体现在他们如何对待瘦弱的,有病的,受伤的,被逐的,失丧的(34:4)。他们不将软弱者看成神眼中需要被坚固的宝贵灵魂,而是看作麻烦。他们不把有病的看作被神拣选和疼爱的,而是看成一种不便。他们认为受伤的拖累了事工。他们认为不必花功夫去找回被逐的。他们把失丧的看作是毫无希望的。他们虐待了羊群,因为他们没有从神的眼光看待羊群。

实际的建议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如今经常发生。使徒彼得在教导牧者时,在彼得前书5:1-5中提到了这些主题中的一些: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我假设你们没有人想要滥用神赋予你的权柄。我猜那些落入滥用权柄试探的人在开始服侍时的目标并不是成为一个滥用权柄的牧师。我的猜测是,像大多数罪一样,它是潜移默化发生的。希伯来书3:13谈到“被罪迷惑”是有原因的。

再看彼得前书5:2,你注意到了这是谁的羊群吗?这是神的羊群。不是你的羊群。这是神的。他们是神的羊。并注意他们在哪里?“你们中间。”而不是在你们之下。这节经文明确否定的是,“辖管你自己的羊群。”

然而,今天很多的牧养看起来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必须问彼得,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牧养我们中间神的羊群?彼得告诉了我们当如何做。

首先,他说“照管他们”。这是神授予的权柄。在这里“权柄”的意思很重要:“因着对照看对象的关心而仔细关注。”这一目标也很重要:照管权柄之下的人。然后他以三个成对的方式给出教导,每一条都有否定和肯定的表达。这些都是为了帮助牧师,帮助我们避免滥用权柄。

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 —  (骄傲)

这让我们思考我们的动机。它使我们去察验我们的内心并问自己,我们为什么在事工中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你为什么进入事工?或是你为什么想要进入事工?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正确的答案。为了神的荣耀,为了传扬福音,为了帮助和服侍别人。这些都是正确的,符合圣经的答案。但有正确的答案是不够的。我敢肯定,我们圈子里的所有滥用权柄的人都知道正确的答案。

人们因种种原因进入事工,我在这里列举一些不好的原因。

1.对权力的渴望

有些人渴望权力。他们喜欢成为老板,喜欢掌控。他们喜欢人们必须按他们所说的做。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小时候感到弱小,现在他们有机会展示他们始终渴望但从未拥有的权力。

2.对被肯定的渴望

有些人想得到人的肯定甚于其他任何东西。这是那种渴望赞美并活在热烈掌声中的人。被人肯定感觉很好,而对于这种人来说,他们每周都有机会被告知他们做得很好。当然,多数情况下,当他们被呼召到一群批评多于肯定的会众中时,情况就糟糕了;这些弟兄经常被批评压垮。

3.对被尊重的渴望

有一种尊重来自头衔。我曾经听说过一个人,他坚持不让会众直呼其名,而是称呼他的头衔。

我不禁想知道那个人是否读过马太福音23章:“但你们不要接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老师;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不要接受师傅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傅,就是基督。”

作为拉比,老师或者讲师没什么问题,但是以此为荣就非常错误。因为以此为荣是骄傲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耶稣马上说:“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甘卑微的,必升为高”。

4.对“平台”的渴望

这就是为什么大型会议可能是危险的。因为无论组织者多么小心,它都可以强化一个错误观念,即最忠心的牧师是有最大事工和最明显恩赐的牧师。讽刺的是,实际上“平台”越大,在羊群中牧养的挑战就越大。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将讲道与牧养分开了。这绝不应该发生,因为它们是密不可分的。我喜欢安东尼·卡特所说的他不在更多的会议上发言的原因:“神没有叫我牧养世界,而是牧养羊群。”

不是因为贪财,而是出于乐意—(贪婪)

这在以西结书34章中已有明确说明,并且在约翰福音10章中,当耶稣说盗贼和强盗偷窃时,他就暗示了这一点。对于贪婪的警告是圣经中经常发出的警告。将教会的钱用于我们自己罪恶的目的是一种试探。这就是为什么对财务的监督非常重要——每张支票都要有两人签名。

不要辖制所托付你们的群羊,而是要作他们的榜样—(能力)

以下是一些辖制的方法:

  • 不倾听
  • 被批评时报复。我知道有一个人,每当他受到批评,都会让批评者离开事工
  • 使用神的话来支持你的观点,而不是从神的话中得出你的观点
  • 把你的建议与圣经等同起来,约束人的良心
  • 在神的话没有命令的地方命令人顺服。

这告诉我们如何严严辖制别人。

结论

弟兄们,我们必须认识到,骄傲是每一个权柄滥用的根源——在家中、在工作中、在教会中,在任何地方。我们还必须认识到谦卑是避免它的关键。彼得在彼得前书5:5中明确指出了这点:“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可以肯定的是,很多人会不小心滥用权柄。在这些时候:

  • 祷告
  • 倾听别人可能怎样解读了你的行为,甚至是误解,以此表现出深刻和真实的谦卑
  • 依靠你的长老们
  • 教导教会会众制作为反对专制领袖的保险
  • 活在你的羊群中,定期探访和交谈,了解他们的属灵状况。

关于这个问题还有更多要说的,但我要用彼得的话作为我的最后劝诫:“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