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比弟兄更亲:我为何加入Acts29植堂网络

Article
2014-12-03

原文标题与链接:Closer than a Brother: Why I Belong to Acts 29
翻译:咸燕美

我为何加入Acts29植堂网络?答案是三个词:泰勒(Tyler),杰森(Jason),和克里斯(Chris)。但是我却用了一千个词写下这篇文章,请听我一一道来。

2010年8月1日的《纽约时报》表了一篇这样开头的文章:

在过去的几年中,一些鲜少关注却不甚乐观的发现浮出水面:和大部分美国人相比,神职人员患上过度肥胖,高血压和抑郁症的比例更高。过去十年来,他们使用的抗抑郁药数量在上升,而他们的预期寿命在下降。如果可以,很多人都会选择换一个工作。[1]

这种说法虽然令人不安,却并不奇怪。教会领袖们承担了特别的重担和压力,常常发现自己很孤独,缺乏亲密关系。

我也不例外。

要有意识地关怀牧师

七年前,我独自坐在达拉斯的一家牛排店,回想那天在Acts29训练营的收获。当时我还不是教会建立者,只是我们当地教会的同工。我在那儿,希望神会使用这个时间来给我智慧,引导我进入正在担任的服事角色。

我坐下不久,来了一群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一生。这群人中的一个是训练营讲员,由于白天的活动,他认出了我,站起来,走向我,介绍自己,并邀请我加入他们。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中,这些牧师亲切地拷问我,关于神学,我服事的教会,我的家庭,以及我的灵命。他们咄咄逼人,他们鼓舞人心,他们真实诚恳。

坐在我对面的是泰勒。他家在北卡(North Carolina),而我家住弗吉尼亚(Virginia)。他本可以轻松地结束晚餐,然后我们的人生再无交集。然而,他关心我和我作为牧者的处境。第二天晚上泰勒邀请我和几位牧师一起晚餐,在那里我们再一次讨论到了生活和使命。

带着提升和激励我离开了达拉斯。我知道我遇到了弟兄。

接下来的两年中,泰勒邀请我去他的教会,参加当地牧者的季度午餐会。我很开心——虽然有三小时的车程。每一次,他都邀请我留下参加Acts29的牧者晚餐和讨论。就在这些晚宴中我认识了杰森和克里斯,他们都是弗吉尼亚Acts29网络中的牧师。他们也都真诚地努力去了解我。听起来完全没道理——我感觉好像在街头赛中最慢的孩子第一个被选中。我不能给他们提供任何东西:我不是教会建立者,我甚至都没有植堂计划。但他们并不在意我能给予什么,或者我是否在植堂网络中;他们在意的是成为弟兄。

关怀牧者需要个人的牺牲

2007年春天,我发现自己再一次坐在泰勒的对面。这一次,我和妻子在一个早晨驱车三个小时去拜访他的教会。泰勒非常感激,改变了他下午的计划,并欣然邀请我们一起午餐。你看,他并不是特意在等着我们。

10天之前我们埋葬了刚出生的儿子。

泰勒和我们坐在一起。他问了一些艰难的问题。他倾听孩子去世的痛苦细节。他和我们一同哀伤。他让我们想起神在我们软弱上显出的能力。

几天之后,泰勒,杰森,克里斯要和他们的家庭成员一起参加海边的战略计划退修会。他们邀请了我们,希望那段时间能带给我们休息和安慰。

如今再想想这些。面对我们的沉痛哀伤,他们有义务一定要如此相待吗?不。这些人没有义务来关心我和我的家人。我并不在他们的教会或植堂网络中服事。他们有自己计划中的退修会,作为三个男人及他们家庭之间友情的联络。而他们邀请我,我的妻子,和我们蹒跚学步的宝宝去打扰他们——打扰这宝贵的梦寐以求的时间。

当然,他们能设想到我们的出现将破坏周末活跃的气氛,特别是我们当时正处于哀恸之中。但他们对有需要的弟兄付出了爱,因此认为这些个人牺牲是值得的。

就这样,我们闯入了他们的海滨别墅,我的家人认识了他们的家人,我们分享美食和故事。我们听他们吐露生命中重大的考验和苦难,被他们的毅力和对福音的坚定盼望所激励。我们在海滩玩耍,沐浴阳光,在这些朋友的爱中品尝神的大爱。

离开北卡的海滨时,我的脑海中清楚地浮现出一段经文“朋友乃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箴言17:17)。

终于,我确实在Acts29的事工网络中建立了教会。在泰勒,杰森,克里斯,以及其他使徒29弟兄们的鼓励和洞察之下做到这一切。因着神的恩典,我们已成立四年,并且发展良好。

但我并不止于建立一个健康的教会。其实我完全可能轻易落入《纽约时报》报道的神职人员境况中。事实很明显:教会领袖未能完成好比赛。他们以令人担忧的速度靠近边线,未能紧紧守住他们的生活和教导。

基督徒——特别是牧师——应当关怀牧师

作为基督徒,我们关怀牧师的责任不是可有可无的。同道的牧师能以独特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牧师和教会领袖应当拥有在工作中鼓励和帮助我们的弟兄。当我们自己看不到的时候,弟兄帮助我们看到那些紧紧抓住我们的罪;当我们在场上奔跑忍耐的时候,弟兄鼓励我们仰望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基督。

Acts29中弟兄情谊的优先

Acts29看重弟兄情谊。它是关系网络中的响亮鼓声。如果要充分涵盖Acts29完成这一目标的方式,我得需要另外的1000字。这里仅仅是几个牧师受益的例子:

  • 一次免费的年度组织退修会,带着妻子,互相激励,建立关系;
  • 福音性的教练培训和战略性的指导关系;
  • 以及一个活跃的在线社区,在其中弟兄们只有咫尺之遥,彼此之间有从生活到个人数年的深度交流。

在泛泛的描述中关怀很难被发现;而在某些瞬间它们更容易闪现出来。这听起来就像最近一位牧师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对我说,“嘿,罗伯特,有一位牧师刚刚失去了他的儿子。这是他的号码。他需要听听一位过来人的建议。”

出于对教会的爱,我们牧师之间彼此关怀的责任不是可有可无的。我们需要彼此坚立,真诚,在意和牺牲。在这一点上,使徒29已经证明对我和许多其他的牧师都是有用的帮助。

无论用什么方法,彼此鼓励

但这种有意识的关怀肯定不是依赖于组织或教派。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们牧师必须互相鼓励,把福音的丰富和牧师的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让我们一起因着神的恩典,好好地努力荣耀神,使祂呼召我们起来服事的家庭和教会得益处。


[1] http://www.nytimes.com/2010/08/02/nyregion/02burnout.html?_r=1&pagewanted=all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